{$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作品欣赏 >> 作品赏析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在灵魂的高地牧雪         ★★★
在灵魂的高地牧雪
作者:毕亮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997 更新时间:2009-6-7 9:31:30

——读堆雪关于雪的诗文

    堆雪在新疆乃至在全国都是独树一帜的散文诗人,尤其是他那一篇篇关于雪的诗文,几乎都是佳作名篇。

    我不知道生活在乌鲁木齐的堆雪,怎么能把雪写得那么华美,忧郁以及心事重重。因为在乌鲁木齐,雪下后,不会过太长时间就是一片黑色,雪的洁白代之的是灰黑,诗人沈苇就曾经写过这种黑色的雪。但是作为军人的堆雪,在乌鲁木齐生活十多年的他,依旧冷静地坚持着对雪的书写,依旧是那么寂静、华美。他对雪的爱已经紧紧渗进了他的骨子里,这已不言自明。

   他似乎是把自己隐藏在大雪之下,把感情深深埋在心底,只是冷静地书写,如果你不能解读他,就不会很好的解读他的雪。

   看其文,读其人,感触最深的就是他的真诚了。“冬天,是一个举重若轻的季节。我想象自己幻化为一场雪花,要么落在人们正在做梦的屋顶,要么化在一个看雪人的手心。”(《冬天,我举重若轻》)没有雪的冬天是残缺的冬天,雪在冬天至关重要,而堆雪为了满足众人的心愿,甘愿把自己化为一场雪花,来用短暂璀璨的生命了却一个冬天都在盼望下雪的知己的心愿。哪怕很多人并不知道雪到底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或者雪一场场地来,心情也随着雪花一次又一次的激昂和落寞。其实,这些都无关紧要,对于堆雪,那些积雪都是一个个梦的痕迹,如是便有了诸如《冬天,我们吹响骨头的洞箫》、《大雪,我心事重重》、《雪,抑或我们虚拟的爱情》、《雪花,抑或些许生存的参照》《扇动一对风和雪的翅膀》、《十万雪花合唱的北方》等篇章的诞生。

    堆雪时尔和雪花融为一体,时尔站在雪花之外冷静地思考,雪把他带进了关于人生、爱情、大地的思考中,而不能自拔。于是,他开始心事重重,“渴望在一场更大的雪中飞翔,拥有我所幻想的一切。像雪花一样怒放、焚烧。渴望在雪地里奔跑、喊叫、打滚、撒野,渴望在雪地战斗、负伤,渴望在洁白的纸上流血,渴望雪将我尘土飞扬的欲望毁灭……大雪,我的心事重重。在冬天,我情愿把自己的一生留在一场大雪里,留在一个人对于美或者死的渴望中。”(《大雪,我心事重重》)

    这章《大雪,我心事重重》可算是堆雪的代表作,作为军人的他,渴望战斗,军人的强劲在此表露无遗。对于此章,耿林莽先生有非常精辟的阐述,他说:堆雪此章,将雪的苍茫和轻盈,作为‘心事重重’的一个对立面构思,将自己全部沉重的心思,向铺天盖地的雪原旷野倾诉,却又觉‘无话可说’,便将尘世中人的那种难以言说的内在压力,表现得入骨三分。一个人在风雪漫漫中怅望远方,心怀悲怆,而又两手空空。渴望雪的覆盖,渴望迷路,这一种迷惘的心情,是现代人困于物质世界喧嚣人世的包围而无所求助之心态的深刻揭示。” 耿先生毕竟老道,能把一篇文章分析得入木三分,让你不得不服。

    堆雪的磅礴,细腻,柔情,豪迈,沧桑同样在此章里有很完美的表现。堆雪的柔情在《雪,抑或我们虚拟的爱情》里表现得似乎更明显。“两个人打洁白的雪地走过多好。/从一望无垠的雪地走过,就是一生。/雪地是过去,雪地也是未来,但雪地不是现在。雪地是梦。/我们铺大雪为纸,铺视野为纸,用心跳和呼吸写下天地,写下爱情的浪漫和生命的永恒。/整个冬季,雪是我们眼里最美的风景。/……我们知道,走过雪夜,就是一生。”每个男人都有柔情的一面,军人堆雪也不例外,而且他还有更多的柔情,在一场虚拟的爱情里,蘸雪为墨,写下雪的诗篇,爱情的诗篇,然后走过雪域,度过或漫长或短暂的一生。

    堆雪说,雪使我们比诗歌更神圣。对于一个真正的诗人,诗歌是他不可触碰的逆鳞。但在诗人堆雪心中,雪要比诗歌更神圣,因为落下的一场场雪本身就是一首首诗,并且是天然的诗,没有人为的打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雪的诗篇同样如此。

    由雪,堆雪想到了人生,以及生存的参照。他引用诗句“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抷净土掩风流”来解读雪的注释。人生不也如此吗?堆雪说,一场雪就是一场没有恶意的梦,能够把我们带向一个充满温馨的伟大境界。而雪花的随意,或者漫无目的,缓解或释放了天空给我们生活的压力。这就是雪,雪的功用。在堆雪的意识里,雪是人生中的一种神性的暗示和慰藉,难怪生活在“混血之城”乌鲁木齐的堆雪,面对一夜过后的黑雪,同样写出了雪的华章。

    看堆雪的诗文集《灵魂北上》,一开始就被著名诗人、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张新泉先生的一句话给吸引了:“能够把马奶子葡萄从新疆带到乐至来的堆雪,一定能把坦克驶向诗歌的高地!”原来在2005年10月,堆雪千里迢迢到四川乐至去参加第五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为了表达西北人的热情和对诗歌的诚意,他为与会诗人带去了新疆的特产,一箱马奶子葡萄。品尝着从几千里之外背去的晶莹剔透、味道甘美的葡萄,被堆雪的热情和真诚感动的张新泉,欣然为堆雪题写了这句话以作勉励。堆雪的真诚、豪迈由此可见一斑。

    生长在甘肃,生活在新疆的堆雪,豪迈、沧桑是他不可掩盖的。无论做人还是做文,无不如此。

    在《十万雪花合唱的北方》里,堆雪用十万雪花来填充北方的豪爽与空白,“今夜,我只有填大风为词,谱狂雪为曲,回味你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春意。我只有挥记忆为笔,泼想象为墨,在万籁俱寂的纸上,写下一个诗人内心最白的空白。”

    堆雪一直在一个叫风雪宅的书房里营造自己的雪的王国,诗歌的王国,脚踩在大西北坚实的土地,禹禹独行。

    这里主要阐述的是堆雪的关于雪的诗文名篇(他的乡土诗文写得同样十分优秀,希望有机会另作它文尝试着赏读),正如他在诗文集《灵魂北上》的《跋》最后写到的:感谢生我养我的大西北,是您给了我粗砺的性格和豪迈的视野,是您给了我灵感的闪光和激情的张扬,让我能够挥风云为笔、泼烟尘为墨,写尽天空和大地的纸张!

    这才是真正的堆雪,无论是他的为人还是为文。拥有如此心胸的堆雪,在灵魂的高地上牧雪的堆雪,写出的诗文都是值得期待的!

 

                                                    08.11.15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