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作品欣赏 >> 小说故事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离婚陷阱         ★★★
离婚陷阱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1023 更新时间:2008-11-5 10:33:29

1、

     走出民政局的服务大厅,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四年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把一个喜气洋洋的红本子换成一个死气沉沉的绿本子,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绿帽子是不好的东西,今天才知道还有一种绿本子不是谁都喜欢的,搞不懂发明它的人是不是觉得美国有个绿本子很吃香的,故意把它也设计成绿色讽刺一把,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大多人的心里。都这时候了我还能想到这些,自己都觉得好笑,我随手把那个绿本子撕成两截扔到垃圾桶里,实在不是能拿出来炫耀的东西。

 

     燕儿(现在只能说是我的前妻了)的表情倒是很从容,甚至有些得意的神色,我还站在门口想等她出来说最后一句话时,她从我身边风一样飘过,那米黄色裙子的下摆和棕红色的长发随风飘起,依然是那样的自然和美丽,她只在打开车门时浅笑着对傻傻呆立的我挥了挥手,手不过头顶,笑不够灿烂,与原来机场送我出门或迎我回家时截然不同了,是那么的不自然,那么的局促。

 

    望着那熟悉的宝马绝尘而去我感到了心的冰凉,身的孤单。其实,我想对燕儿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做夫妻了但愿我们还是朋友,毕竟我们没有仇恨,即使都是我的过错,我已经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希望你能理解我,因为到目前为止我心里还没有第二个人。

 

   是的,因为过错在我,燕儿拿着那些照片大吵大闹着要与我离婚时我无话可说,我怕伤着她,结果还是伤了,我求她原谅,她说无法容忍,连一个男子跪地也挽回不了的事我只能放弃,当然,离婚的条件她说怎样就是怎样:车子归她,房子归她,存款的本子归她,我扫地出门。她问我要不要通过法院给个正式合法的手续,我说:何必还去丢人现眼呢,你写个东西我签字就完了,民政部门现在态度好着呢,不为难我们的,再说,车子、房子、本子本来都是用你的名字办的,你还担心什么呢?

 

一对青年男女出门来高杨着红色的本子在我身边欢呼,最后紧紧拥吻,高跟鞋踩在我脚上都没感觉出来,我生疼地往回抽脚时,女孩才红着脸说不好意思,我呲着牙,苦笑着对她说:没什么,祝福你们。然后我招手拦了一辆的士坐上去,对司机说给我找个僻静点儿的酒吧就行。

 

2、

我昏昏沉沉中被人摇醒,头疼得要爆炸。

 

“咳,天亮了,你该起来了哈!已经让你借宿一晚了,别不知足,你的东西我都堆在储藏室了,收拾收拾走吧,不用的也请自己扔了,钥匙我已经收了起来,卫生间里那一堆污秽的东西是你昨晚回来后吐的,麻烦你冲洗干净,喷些空气清新剂,我有事先走了。”

 

燕儿的声音还是那样好听,言语却是那么的绝情,曾经温暖的家我多待了几个小时就算是借宿了,她不收费已经是很大的人情。我挣扎着从柔软宽大的沙发上坐起来,燕儿打扮得仙女一样从房间里出来锁上门,拔出那个从装修房子到现在就没拔过的房间钥匙。

 

“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吧?别装可怜了,我不会同情的。”燕儿望着发愣的我冷冰冰地说了一句,提起她精致的小手提包出了家门。

 

我一阵恶心,起身摇摇晃晃冲进卫生间又被那种更让人恶心的气味逼了出来,本能地去扭房间的门把手,想去那里面的一个厕所,扭不动才想起来已经被燕儿锁上了,我只好回到卫生间,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扶着墙,干呕着想要吐出我的胃,甚至我的肠子。

 

我打开了卫生间所有能放水的阀门,看着那一堆我在酒吧吃下、喝下又在卫生间吐出来的东西一点点淌进漏斗里消失,我似乎清醒了一些。浴缸里的水满了,我三下五除二扒下身上的衣物塞进柜子里,赤条条进到浴缸里,凉水比热水放的多多了,冰凉冰凉地刺激着我,我没有犹豫,直接躺了下来,巨大的水浪涌出了浴缸。

 

空气清新剂的确是个很好的东西,整个卫生间立即充斥着葵花的清香,那是我最喜欢的味道了,这一瓶还是上次我喝醉吐酒后燕儿买回来的。空气的味道是可以借助别的东西来瞬间改变,可是,我的困境该用什么来马上改变呢?由穷到富我奋斗了十年,由富到穷我只用了几小时。燕儿临走时的话还在撞击我的耳膜,我望着镜子里的我一夜之间憔悴了许多,颓废了许多,落寞了许多,那个我每天精神奕奕面对着整理领带的镜子怎么也变了呢?我不是你的主人了至少也是你的前主人吧?这么快也不认识我了吗?我真的体会到了世间的炎凉,人情的冷暖。

 

3、

我拖着行李箱游荡在这个城市繁华的街道上,如当年我来这里时一样,茫然地不知道往何处去,不同的只有心情。那时刚走出校门的我朝气蓬发,充满了希望、充满了闯劲,是为我出人头地的理想而来的;今天的我却是被人扫地出门的,真正的丧家之犬。我深知悔之晚矣!

 

十年的创业之路充满了艰辛,我给人打工慢慢积攒了些钱就出来鼓捣些投机倒把的小生意,虽然提心吊胆收入还是可观的,很短的几年我就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终于我也合理合法地办起了自己的贸易公司,并且生意红火,订单一个接一个,财源滚滚而来。也就是在那年燕儿这个才毕业的大学生来到了我的公司,我欣赏的不仅是她的美貌,还有她的才华,她很快从普通职员升到主管、经理助理,我们的恋爱不算浪漫却也甜蜜,两年后在我的公司到达顶峰时燕儿成了我的娇妻,公司的老板娘,我承认为了生意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她花前月下,甚至很多时候让他独守空房,我常说咱们要个孩子吧,我不在家你也好有个伴儿。燕儿说:咱们都忙的没吃饭的空了那还有时间管孩子,过几年咱们钱赚的差不多了把公司转出去,好好的在家养孩子吧,到时候你要几个我就给你生几个。燕儿说着也是一脸的娇羞,我听了更是如吃蜜饯。我说:咱们最多只要一儿一女,我希望你永保青春美丽,怎么能让你成为生孩子的机器呢?

 

谁知道赚多少钱才叫差不多、才叫够呢?我们在这个大城市里有了自己宽大的房子,有了让人羡慕的车子,个人资产也该有八位数了,可是我们没有停下来,总说再干一年吧,反正还年轻,这个社会财产贬值太快了,为了将来的幸福生活,也为了孩子有更好的家庭基础我是不能停歇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利润率也越来越低,我却越来越忙,应酬也越来越多,燕儿在公司支撑着,我大多时候在外面穿梭,为了一个个订单去巴结一个个比我财大气粗的老总。上个月我累得筋疲力尽回家时,燕儿心疼地对我说:老公,照这样撑下去非把你累跨了,咱们还没有接班人呢,正好有一家公司愿意收购咱们的公司,价钱还可以,要不你考虑一下,把公司处理了吧,也好实施咱们的“造人”计划。燕儿的话让我很是感动,我根本没考虑就答应了,与那个公司只商谈了三次就以一个我认为可以接受的价钱签约了。

 

一切转让手续办好后真的感到了轻松,感到了惬意。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清晰的数字电视,让燕儿躺下把头枕在我腿上,我的手自然地升进她的衣服里游走,很快我就心猿意马了,燕儿也闭上了眼睛,呼吸急促,甚至发出了微微的“哼”声,我们麻利地褪掉了对方的睡衣,在沙发上交织一起,痛快淋漓的来了一场,任由电视里的节目热闹精彩地进行着。真的,这次的疯狂对我与燕儿来说都是久违的,从高潮的顶峰下来时,我和燕儿仍然久久地抱在一起,脸贴着脸,听着对方的心跳,回味着刚才的快慰。

 

“燕儿,我们是先要儿子还是先要女儿呢?”重新穿好衣服后我揽着燕儿甜甜地问。

 

“顺其自然吧,我最想要的是你先休息好,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我在一个旅行社给你订好了南方四城的十日游,明天就出发,你好好玩玩吧。”燕儿说完回过头轻轻地亲了我一下。

 

“啊?怎么没提前告诉我呢?你不和我一起去吗?”我很是惊讶,搬着燕儿的肩膀问。

 

“提前告诉你你能答应吗?现在咱们是该享受生活了,你就别心疼钱吧,我给你的银行卡上又打了三万元,你就大方地花吧。我想就这个机会回老家一趟,下次咱们再一起吧,出国玩都行。”燕儿很认真地对我说,说完又把头亲昵地靠在我的胸前。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是更感激我的燕儿,把她搂的更紧。然而,正是这十天改变了我的一切,近乎毁了我的一生。

 

4、

多么熟悉的闹市,多么熟悉的高楼大厦,原来我和燕儿驱车而过时,道路两旁的树木和高楼都向我们点头哈腰,我们谁在意过它们呢?现在,当我孤零零地走着时它们似乎都在嘲笑我,把我映衬得那么矮小,那么卑微。一家保险公司醒目的牌匾刺着我的眼睛,让我不由想起她来,那个让我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女孩不就是说在本市这家保险公司上班吗?也许她那里才是我目前可以避风的港湾。我摸出手机,翻出她的号码打过去,语音提示手机停机,一个不好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难道燕儿找到她了吗?苦果我独自咽了也就行了,何必还要找她呢?

 

那个女孩叫海棠,就是我去南方游玩时认识的,她与我一个团队,巧的是不管是坐飞机还坐车她总是与我同位。我十年来只知道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都快成出土文物了,根本不知道这个社会进步有多块,海棠这样一个时尚前卫的女孩在我眼里简直是异类了,我想我在她眼里也同样是个异类吧。出发时我们坐的是大巴,晚上就能到达第一站——长江边上的一座名城。海棠与我紧邻而坐,她皮肤白皙,穿着紧身的露脐衫,短小的牛仔短裤,曲线玲珑,乳沟深陷,坐在我身边本就惹火的很,要命的是她用的香水是我最喜欢的葵花味的,一阵阵刺激我,挑逗我。我只能闭眼装睡觉,她却一下也不安生,不是吃东西就是照镜子,有意无意地碰碰我、挨挨我,我一睁眼她就微笑着说一声对不起,我能怎么样呢?只好勉强地笑说没关系。没办法我只好找出本书来看,其实那里看得进去呢?半天没翻一篇,海棠也好笑,不过他只是客气地说:大哥,车上看书对眼睛不好,你要是闷的话,我陪你说说话吧。我合上书真的与她聊起来。

 

海棠是个很有知识,也很健谈的女孩,没多长时间我们就熟络了,都说出了很多自己的情况。海棠说她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骨干,上月任务完成得很出色,这次出游是公司对她的奖赏,就冲她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我也深信不疑。海棠的嘴不仅会说,而且很甜,那一句一个“大哥”叫的特别亲切,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运气好碰上我这个大哥,希望我能多照顾她,我能说什么呢?就凭自己是个爷们也得先应承了,并不遗余力地实现。

 

一路上,我和海棠真的如兄妹样相互照顾,玩得格外的开心,就是她一高兴、一激动了就紧紧地抱住我让我受不了,开始我还脸红耳热的很不好意思,想一想这在兄妹之间也没什么,后来竟能主动的伸开双臂彼此相拥。错误就是从这时悄悄开始的,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更是有感觉的动物,男人与女人太过亲密是很危险的,就算是真的有“柳下惠”那样的男人,我相信他撑得住一时,不见得能经的住常时间的诱惑,我从海棠的多次眼神中能看出她不只是一时的激动,那里面有挑逗,也有渴望。我努力回避、躲闪,我知道那道防线随时都会突破。

 

第八天,我们到了南方那个最先改革开放的城市,也是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第九天的上午游玩了最后的景点,导游说下午带大家去那条有名的“中英街”购物,没兴趣的可以自由行动,晚上回旅店就行,明天一早的飞机返回。其实,这几个城市我多次来过,没游玩而已,逛街就太没意思了,这么多天马不停蹄的还真是累得不行,所以,我决定下午就在旅店休息,养足了精神回家见我的燕儿。海棠问我的意见,我如实跟她说了,她说她也不想去了,也想休息呢。

 

中午我带上海棠去一家海鲜店大吃了一顿,不甚酒力的我在海棠的劝说加激将下与她喝完了一瓶人头马,回到旅店后我就觉得头有些晕乎,换上睡衣倒床便睡了。迷糊中我听见有人敲门,起来打开时海棠穿着白色的睡裙闪身进来了。

 

“大哥,你还没睡好吗?我怎么也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海棠说着把一个软垫靠在沙发护手边,踢掉拖鞋斜躺下来,光洁的玉腿裸露着,磁石样吸引人的目光,由于没有乳罩的束缚吧,高耸的胸部的顶端那两颗豆子要刺破睡裙的薄布一样凸现着,她面如红潮,睁大眼睛看着有些痴迷的我,那闪烁的温柔的光芒仿佛要融化我。

 

我走到床边,背对着海棠,拿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来定定神,我的额头有汗沁出,我真的不敢再转身看她,轻声对她说:“海棠,你回房间吧,别人看见了不好。”

 

“都走了,哪有人呢?大哥很讨厌我吗?”海棠说着话,赤脚走到我身后,从背后抱住我,那两个肉疙瘩抵在我的背上如两把尖刀刺透我的胸膛,我颤抖着掰开她绕到身前的双手转过身来,只看了她一眼我就魂飞魄散了:海棠的睡裙褪在了沙发上,她赤条条站在我面前,白如瓷像,媚如仙姑,不容我反应她就扑到我怀里,把我推倒在床上……

 

“海棠,大哥对不起你,又不知该如何报答你。”激情过后,我看着海棠惭愧而又后悔,我对不起燕儿怕是也伤了海棠吧?

 

“没什么对不起的,也不需要你的报答,回去后我们谁也不找谁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好吗?”海棠说着套上了裙子,没事人一样离开了我的房间。

 

回家的飞机上,海棠闭目养神,我心里却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我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鬼使神差,我回来后的第三天就出事了:燕儿拿着一叠照片疯子样甩在面前,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一眼就看出那些正是我和海棠在床上疯狂时的情景,我把一切都跟燕儿说了,希望她能原谅我,可是……

 

5、

保险公司的大堂经理给我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有海棠这么个人来,并且说全省的业务骨干里也没有叫海棠的,更没听说上月奖励谁出去游玩的。我惊愕无语,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谜团更大了。

 

燕儿说照片是一个人找到她,一万元卖给她的,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人。我是听说过一些这类的敲诈勒索的事情,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一同出游的团队里应该有海棠的同伙了,他们应该是有预谋的,一开始就盯上我了。

 

我的心怎么也不能平复,作为男人我从没这么失败过,这么窝囊过,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决心报案,不为向燕儿证明我的清白,也得解开这个迷。然而,真相大白时,给我的打击却更大!

 

6、

人民警察的办事能力还是很让人佩服的,我报案时,他们说已经有类似的案件了,正在侦破中,相信很快就会有突破性的进展。我出了刑警队,找个旅店住下来,还好我的银行卡里还有些钱,暂时不至于露宿街头。我希望尽快弄清真相再决定我的去留。

 

果然,两天后刑警队通知我:海棠和她的同伙落网了。

 

我见到海棠时她已经全部招供了,我不信警察的审讯记录,我一定要让海棠亲口告诉我,警察没办法,批准我到看守所与海棠见面半小时。

 

原来,海棠与他的同伙是开“婚姻服务社”的,名义上是婚姻介绍所,近来开发了一个新的服务项目——为要离婚的人服务,说穿了就是私人侦探一样,为别人离婚找证据,并且为了挣大钱,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上个月,燕儿就去了他们那里,说是一定要搞到我与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的照片,这样,就有了离婚的理由,肯定能离掉,并且在财产分割上她是受害方,是要偏向她的。

 

海棠的话让我如遭雷击,我怎么也不信燕儿是那样的人,就算要与我离婚也不用这样费尽心机呀?我拍打着脑袋沮丧到了极点。

 

“大哥,说句心里话,我还是挺佩服你的,我们的计划差一点就泡汤了。有句话我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海棠望着我突然说道。

 

“海棠,到现在我也不埋怨你,你还知道什么就都告诉我吧?大哥求你了。”我立即乞求着海棠说。

 

“大哥,其实燕儿离开你是好事,她的心思早就不在你身上,她私下跟我说过她的苦衷,我理解她,但还是觉得她的心太狠了,唉,人活着何苦为了钱就不顾一切呢?”海棠长叹一声讲述了让我更难接受的事实。

 

燕儿不是不想要孩子,是她根本没有生育能力,她早就去医院检查过,怕我知道了就不要她,所以一直瞒着我。又加之我长期在外,燕儿耐不住寂寞与她的一位同学发生了关系,她的那位同学今年离婚了,所以催着燕儿尽快与我离婚并打起了我的钱财的主意,希望拿到更多的钱离开这个城市,如是,他们找到海棠的“服务社”给我布下了这个温柔的陷阱。

 

7、

燕儿与她的那个同学涉嫌诈骗被公安部门通缉,他们逃离了这个城市,带着我十年的心血,也带走了我六年的爱情,那些钱并不让我心痛,让我心痛的是六年来我深爱着的燕儿。

 

我不再关心燕儿是否落网,也不打算再拼死拼活去挣更多的钱,没有钱肯定不会幸福,钱多的人其实也不一定生活如意。我因为有了钱,不知不觉中戴上了一顶绿帽子,也因为有了钱,无可奈何地去领了个绿本子,我的生活尽是绿色啊,只是不见有阳光!

 

我拖着行李箱朝车站走去,我要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城市,只是我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归宿,哪里还有我爱的人。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