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作品欣赏 >> 小说故事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桃花劫         ★★★
桃花劫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1086 更新时间:2008-11-5 10:29:50

  人面桃花。

   一个在许多忘记了情节的梦中,时常让我不曾寂寞着自己的寂寞的人。我知道,每年的春天都会如期而至,桃花也依旧会盛开,可是,告别了那个春季,我心中的天长地久,却成了如今的天涯海角。

   春风依旧,桃花依旧,然而,我却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那种感觉。

   许多年后,我回到了曾经梦寐以求的长安,旧地重游,在都城南庄,褪了色的园壁上,看到了一首诗,曾经风靡一时的绝唱。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是我在大唐德宗贞元十年,题在都城南庄的一首绝句,写完这首诗的时候,一缕被悲哀渲染的惆怅,无声无息地划过心中的某个地方,也如这个春季,忽然飘起的漫天花絮。

   德宗贞元九年,都城长安,满城的桃花在暖风中荼靡开放。这一年,清明时节,长安的春闱放榜,悠长的榜纸上竟容不下两个字——崔护,我落榜了,那些考中的举人们,骑着高头大马,在繁华的长安大街上游荡。

   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

   可是,这一切都与我无缘了。长安的春天很美丽,清风微拂、春意袭人。我在长安的郊外信步走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南庄,南庄的周围都是盛开着的桃花,桃花掩映中的都城南庄,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

   我在想,南庄的主人应该是一个闲居雅士,世外高人。看着满庄盛开的桃花,我突然感觉腿酸口渴,想找个地方歇脚,于是,我敲动了南庄的庄门,开门的是一个清丽脱俗的妙龄少女,面如桃花,目若秋波,我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出水芙蓉,人面桃花,姑娘,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面?”,我笑着问道。

   少女轻轻一笑,明眸皓齿。

   “小女子久居南庄,不曾涉世,公子可能认错人了”,说着便要关门,我说明了来意,少女仔细凝视了我一会,觉得我并无恶意,便把我带进了南庄。

   庄内的摆设很雅致,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墙壁正中悬挂着一副对联,联文是:“几多柳絮风翻雪,无数桃花水浸霞。” 旁边的桌上放着一帧诗笺,上面用行草写着: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这是张九龄《感遇》中的一首抒发怀才不遇的诗歌,我知道这个庄子的主人并不是一个世外高人,因为他还贪恋着世间的功名利禄。

   “公子,请用茶”,那个少女落落大方地走来,粉白透红的脸上秋波盈盈,像极了一朵在春风中盛开的桃花,但是,我一直想不起来,我曾经在哪个地方见过她。

   我品了一口茶,清香袭人,余味无穷。“这种茶采自云南大理的茶山,用陈藏的雪水泡制,甘而不涩,涩而不苦,好茶,多谢姑娘”,我向少女作了一个揖,那少女满脸羞红,笑着说道:“公子见识不凡,小女子佩服”。

   “我是一个落第书生,名叫崔护,请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生于桃花盛开之时,家父取名桃花”。

     桃花。

   我心中一惊,桃花,桃花劫,一个江湖术士曾对我说:戊子年,二月初二,辰时,天龙冲煞,命犯桃花。

   我就是这一年的这一天,这一天的这个时辰出生的,难道我真的会命犯桃花,桃花劫,或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已经注定的一种夙缘。

   如果真是命中注定,那么,该发生的迟早总是会发生的,我不会抗拒,我也不想抗拒,因为,我对桃花,已经一见钟情。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黄昏时,我要离开,她将我送出了南庄,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了一抹淡淡的离愁。

   她的父亲是原户部侍郎,被人弹劾,谪居于此,她只是户部侍郎小妾的女儿。

  桃花,我心中盛开不败的花,她的嫣然一笑,让我时常梦中遇见她。

   天涯地角有穷处,只有相思无尽时。

   一年后,我回到了都城南庄,南庄的门上挂了一把大锁,周围的桃花却开的很鲜艳,我的心中很落寞,于是,拿出了笔,在南庄的园壁上写了一首绝句,名叫《题都城南庄》。

   桃花的最后一片花瓣开始凋落的时候,我离开了长安,到了渭城。

   渭城朝雨邑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这是王摩诘的《渭城曲》,当时很流行,很快便被谱成了《阳关三叠》,竟相传唱,我暂住在渭城的旅馆,寒窗苦读,等待来年的科考。

   有些时候,我很想念桃花,有一天,我写了一首《五月水边柳》:结根挺涯涘,垂影覆清浅。睡脸寒未开,懒腰晴更软。摇空条已重,拂水带方展。似醉烟景凝,如愁月露泫。丝长鱼误恐,枝弱禽惊践。长别几多情,含春任攀搴。好些人都在传唱,他们说这首诗精练婉丽,语言清新,可是,他们却不明白我的感情。   日出日落,云卷云舒,我突然发现,喜欢上了桃花,真的是我的一种劫难。

   第二年的秋天,渭城的天空在酝酿着一场大雨,一川烟草,满城的梧桐树叶在风中飘荡,看着南飞的秋雁,我竟非常想念桃花,不久,我大病了一场,和我住在同一个旅馆的人说,我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可是,我却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他们说我命不该绝,只有我知道,我依稀在一个色彩单调,到处弥漫着雾气的冥界走过,那里主事的人说,我的尘缘未了,还要经历一个桃花劫。

   我的病完全康复的时候,离科考的时间很近了,我收拾了行装,赶赴长安。那一段时间,都城长安一直在下雨,阴雨连绵。

   某一天,我在一个破旧的庵中避雨,那个庵名叫桃花庵,我奇怪的是,它竟然和我喜欢的桃花同名。   桃花庵,去年的一场大病中,我恍惚来过,我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但我知道,我真的很怀念桃花。   我在庵中生了一堆火,在火光的映照下,我竟然看见了朝思暮想的桃花,她站在火的对面,楚楚动人,我使劲擦了一下眼睛,桃花庵外的夜雨是真的,站在我对面的桃花也是真的。

   “公子,你还记得我吗?”,我一怔,离别后的刻骨铭心,让我如何把你忘却。

   “我当然记得你了,都城南庄的妙龄少女,桃花”。

   她沉默了,我能看出她心里的悲凄,我不知道为什么,隔了好一会,她幽幽地吟唱了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面桃花,我再也抑制不住对她的思念,我拉起了她的手,感觉到好凉,我脱下了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那个有雨的夜,我半拥着她睡熟了,我感觉这是我这几年来,睡得最甜的一夜。

   醒来的时候,雨停了,天已大亮,外套齐整地披在我的身上,桃花不见了,我找遍了整个桃花庵,始终没有桃花的倩影。

   晚上,桃花又来陪我,她说,我昨晚睡着后,她去了一个亲戚家,还说,为了不影响我的科考,她决定不打扰我,偶尔,晚上会来陪陪我。

   我心里很感动,但我也隐约知道了一些事,桃花庵的后园中停放着一副棺材,前园的大门上,贴着许多驱鬼的灵符。

   我想,这些都不重要了,桃花是人是鬼,这些对我真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喜欢桃花,已经爱到了痛彻心扉。

   科考的前一天晚上,桃花姗姗而来,一抹深深的忧郁划过她的双眸,她给我说对不起,她说她很痛苦,不想再骗我了,她说她已经不是人了,两年前的秋天,她便离开了这个繁华的人间。

   她说,她爹是多年前的新科状元,才华横溢,天下无双,被皇帝招为驸马,顺理成章的成了户部侍郎。   那年春天,他出外踏春,在郊外的都城南庄,看中了我娘,后来,便有了我,我八岁那年,他把我娘接进了府中,不久,我娘便死了,说是服毒自尽,当时,跟随我娘入府的贴身丫鬟说,我娘被他的夫人毒死了,说完这些,那个丫鬟就再也不能说话了。

   她说她一直住在南庄,他父亲对她也一直很好,三年前的春天,你出现了,当我问她是否在哪里见过时,她没有怪我轻狂,因为,她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说那天,她第一次和一个男子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

   第二年春天的清明时节,她和她父亲去祭奠她娘,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我留在园壁上的那首绝句,她说,那首诗流传很广,许多人都来到了南庄,后来,宰相的儿子也来了,他让他父亲帮我爹官复原职,不久,他来提亲,我爹不好拒绝,只好答应,就这样,我成了宰相儿子的小妾,故事还没有结束。

   她说,两年前的秋天,她偶尔听到了他们的一个阴谋,他们想谋杀钦差,嫁祸给兵部尚书,因为他们在江南的赈灾中,贪污受贿,致使江南一带,出现了人吃人的人间惨剧,她知道了他们的阴谋,于是,写了一封书信,准备揭发他们的罪行,不料,被他们发现了,她被他们活生生的装进了棺材,抬到了桃花庵的后园,她爹也被他们诬陷,关进了死牢,秋后问斩。

   听完她的话,我泪流满面,桃花劫,原来,这只是一个名叫桃花的姑娘,遭受的劫难。

   德宗贞元十二年春天,我中了新科状元,其他考中的人,唯恐天下不知,他们按照以前的惯例,长安游街,可是,我却没有了当年那种想要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欲望。

   我到了桃花庵,打开了两年前活葬桃花的棺材,看到了桃花死前苦苦挣扎的痕迹,她的手中还拿着那封信,想要送出而又一直没有送出的信,我取了信,将她火化了,带着她的骨灰盒离开了桃花庵。

   我将信交给了皇上,皇上派人严查,那些被宰相长期欺压的官员,纷纷列举宰相的罪状,宰相被满门抄斩,当年的许多冤案得以昭雪,皇上追封桃花为一等贞烈女子,可是,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不想呆在这个勾心斗角的宫廷,适逢岭南节度使暴毙,皇上派我镇守岭南,我便成了岭南节度使。

   这天晚上,桃花来看我,嫣然一笑,正如三年前的那个春季,她说,今晚她就要轮回转世了,我问她,我们还能够再见面吗?

  她说,桃花劫,桃花落,桃花殇,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注定了我们要经历三世的夙缘,我不明白为什么。

   她把我带过了奈何桥,在轮回隧道口的阴阳镜上,看到了我们曾经共同拥有过的回忆,那是在云雾飘渺的仙境,某一天,我在桃花园中游荡,看到了掌管桃花的女神,我便一见钟情,我们聊的很投缘,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第二天,我又到了桃园,却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我有些惆怅,便在园门上留下了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我把我们当成了两个凡人,因为我们都厌倦了仙界的生活。

  不久,我们又见面了,在王母的蟠桃大会上,她翩翩起舞,不时对我浅笑,眼中柔情似水。可是,这一切都被王母看在了眼里,我知道,她很不喜欢看到这一幕,因为玉帝也看中了牡丹花神,她很无奈。

   她命二郎神将我们捉了起来,说我们有奸情,我们没有辩解,她身为天上的王母,掌管着天上和人间的一切,没想到,竟然不辨是非,她说,要把我们变为凡人,经历人间的生离死别。

   我们被打入凡世,这一切只是做给玉帝看的,果然,我们经历了在人间的第一次生离死别,桃花劫。   桃花是这场劫难的悲剧者,而我,心爱之人离我远去,我还要痛苦的活着,这一切都被命运操纵着,可是,我还是很喜欢桃花。

   桃花笑着走进了轮回隧道,我也悲哀的过了奈何桥,孟婆给了我一碗孟婆汤,说是喝了它,会忘掉好些痛苦。

  我忘掉了痛苦,可是,我没有忘记桃花,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妙龄女子。

   我离开了长安,这里留下了我太多的回忆,我知道,将来的某一时间某一地点,我和桃花还会很偶然的相遇,那时侯,她是否还会像多年前的那个春季,回眸之间,浅浅一笑,眼中柔情如水。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