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小城故事》(一)我的父亲母亲         ★★★
《小城故事》(一)我的父亲母亲
作者:红尘绿柳 文章来源:夏天雪美篇 点击数:1301 更新时间:2021-6-23 10:47:20
 

 

我的父亲母亲

 

 

作者:红尘绿柳


 

 

   

     我的父亲母亲年轻时堪称才子佳人,一个是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一个是学富五车的荆南才子。祖父是外公的佃户,父亲从小聪颖好学,被外公看中,从“三袁故里”请来先生教父亲和母亲读书。几年后,双双到武昌求学,学成归来,供职于县党部。


 

 

 

      钟山风雨起苍黄,蒋家王朝土崩瓦解,父亲劝外公率先交出地契和商号的账本,外公照办,成了开明绅士。母亲带领学生们打腰鼓、扭秧歌,迎接解放军进城。

 

 父亲带领土改工作队进乡,他因为人正直,对政策悟性好,能言善辩会写,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深得首长信任,因而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母亲是县“米高扬”似的校长。

 


 

 

   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政治运动之后,父亲被发配到一个偏远的荒村教小学。父亲万念俱灭,给母亲写了一封信,要求与之分手。母亲立马展纸挥毫:“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竭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半月后,母亲带着我与弟弟来到父亲身边,由校长降为临时代课老师。

 

 


 

 

  这里芦苇丛生,钉螺密布。我们住的两间草房四面来雨,八面进风。虽陋室空堂,但一家人能团聚,也算幸福。清晨,父亲带我们读诗:“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唏;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黄昏,悠扬的琴声伴着清越的歌声,飞出窗外。“天涯海角觅知音,小妹唱歌郎奏琴,患难之交的人儿恩爱深……”

 

 


 

 

  在那苦难的岁月里,缺粮少油,每次母亲做好饭,总是要父亲带孩子们先吃,自己就去洗衣服或批改作业。等我们吃完了,就把剩下的锅巴用青菜一煮,对付一顿。一天父亲给母亲买了六尺花布,要她做一件棉袄,母亲却给我做了一件棉衣。父亲苦笑着说:“你已有五年未做棉衣了。”母亲笑了笑:“你不也一样!”

 

   正当父亲自拉自唱:“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飞;我好比浅水龙久困沙滩”时,平地一声惊雷,父亲的问题得到改正,官复原职,们返城了。

 

 

 

 

 

   香港回归之日,母亲溘然去逝,当时我正在外地。赶回家,只见母亲遗像:白发如霜,目光深沉,嘴唇微张,像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痛哭之余,大弟捧出一个小巧的皮箱,郑重的递给我:“这是母亲给你的,任何人不能看。”“是什么,拿钥匙来。”“没有钥匙!”

 


 

 

  回房,扭开箱,我眼前一黑:只见一块白绸上一行血字:“但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揭开绸布,是两本缎面日记,一本影集,八十封信件。翻开影集,我肝肠欲裂,第一面就是父亲与一个女人的合影,那女人风情万种,父亲更是神采飞扬。后面的照片更是各俱情态,我胸中恕火腾腾上升。翻阅信件,字迹娟秀,言语缠绵哀婉,写出了对父亲的刻骨相思,情到深处就用英语书写。那两本落落大满的日记,更是展示出了才子神来之笔的文采。这不,扉页上就写着:“微笑着大地,微笑着海洋,微笑着万里无云的穹苍,可是没有了你在我的身旁,我便失却了微笑的力量。”如不是父亲的手笔,我一定要高声赞美这爱情的“经典之作”。箱底赫然呈现母亲的绝笔:“元儿,我爱你父亲,包括他的丑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已忏悔,就不必再背起负沉重的十字架了,箱中的物件,看过即毁,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否则,我的灵魂会得不到安宁,善待你们的父亲……”

 


重要说明

1,本文发表在2001年3月16日《石首日报》周末版上,上为文章报纸截图。

2,本篇其它图片选自网络。




                                   作者简介

    红尘绿柳:湖北省荆州市人。出生于书香门第,教师世家。平生爱好读书、写作。早在国内一些知名文学期刊《啄木鸟》、《鸭绿江》、《长江文艺》、《儿童时代》、《石首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现已退休,红尘安好,静享天年。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