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谈天说地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故乡的传说》(一):鸳鸯寺         ★★★
《故乡的传说》(一):鸳鸯寺
作者:红尘绿柳 文章来源:夏天雪美篇 点击数:1288 更新时间:2021-6-21 16:04:43

故乡的传说(一)

 

 

 解放初期,我的故乡有一所由古寺改建而成的“鸳鸯寺小学”,我整整

 

六年的小学时光就是在这所幽雅宁静的古寺学校中度过的。可当年,我

 

怎么也没想到,它的前世竟然有着这么一个凄美的传说。感谢我荆师的

 

同学红尘绿柳女士的这篇文章,让我再一次地回想到了寺中那棵挺拔百

 

年,承受过无数风霜雪雨,雷击电伤的参天古槐,想起了那散落一地的

 

红砖绿瓦,断壁残墙……

——编者按

 



鸳鸯寺

 

作者:红尘绿柳



 

 

 鸳鸯寺,匪夷所思。鸳鸯双栖双飞,交颈而眠。寺里和尚六根清静,

 

色戒为首,何来鸳鸯、恩爱?

 


 

 

 道光年间,新厂紧靠长江,人们半耕半渔。一日,上游漂来一竹排,捕

 

鱼人用长篙拉过来。呀!排上躺着一年轻女子,面色惨白,黑发散乱

 

,整个人被水泡着。两腿被铁丝牢牢绞在排上,左手被绞在锁骨上,偶

 

尔右手动一下,表示还是活的。这是放流——一种酷刑。旧时,女子不

 

守妇道,犯在“淫”字上,就施以水刑、火刑。火刑就是“点天灯”,水刑就

 

是沉潭,流放——用竹或木扎一排,置犯女于其上,只有一只手能动,

 

放一点吃食,推下水,任其漂流,自生自灭。如有人想救,算命大,如

 

无人相救,则葬身鱼腹或冻饿而死。一般情况下,都不相救,认为她们

 

不是与人私奔就是谋杀亲夫的淫妇,谁敢消享?刚准备推开竹排,“慢”!

 

一中年人高喊。是郑癞子,一个又穷又丑的光棍,但人非常的善良厚

 

道。“想媳妇想疯了?”“当心她要你的命!”“便宜的不要,浪打来的不

 

收!”人们议论着。“不怕,我的命没那么精贵!抬回去,死了,我埋;如

 

活了,我当闺女养!”郑癞子坚定地说。

 


  

 

   由于江水浸泡,姑娘气若游丝,腿上的伤口流胧淌水。郑癞子请来郎

 

中,自己又去挖草药,用苦丁茶熬汁,用棉花细心擦洗。穷家小户,救

 

人要紧,也顾不了那么多。一月后,姑娘开口讲话,一年后能下床行

 

走,抱住郑癞子直喊:“爹,我叫青儿。”郑癞子用黄鱼、鲢鱼熬汤给她

 

喝,精心照料,自己累得半死,无怨无悔。姑娘出落得美极了。当地私

 

塾周先生形容:“比得上越国的西施女,不输汉朝的王昭君,三国貂婵欠

 

几分,酒醉王贵妃比不上,月宫嫦娥怨自丑,好似花仙下几尘。”一天,

 

媒婆上门来提亲,青儿坚决不答应,一连四次都这样。郑癞子苦心劝

 

道:“青儿,不要任性,选一户好人家,爹砸锅卖铁都跟你办嫁妆。”第五

 

次媒婆上门,青儿爽快极了:“同意,我嫁给他!”青儿一指郑癞子

 

。“不、不、我又老又丑,”郑癞子急切地说。“你老、丑我不嫌,你是我

 

重生的父母,再养的爹娘,救命之恩,我只好用清清白白的女儿之身相

 

报。郑哥,谢媒。”青儿坚定地说。

 

 


  

 

   婚后,夫妻恩爱无比。郑哥不让青儿干重活粗活,生怕累着她。青儿为

 

他浆衣洗裳,粗茶淡饭也弄得有滋有味。三年后,郑哥头上的癞子全掉

 

了,长出满头黑发。他像父亲但更像兄长爱护青儿。阳春三月的一天,

 

风和日丽,岸边碧草青青。青儿和女伴们欢快地采着肥白的蘑菇。她们

 

唱起了山歌,声如银铃。惹得一只官船,向岸边徐徐驶来。船头盐务官

 

狎妓饮酒,望着如玉树临风般的青儿呆住了,叫过管家,耳语,管家会

 

意带着四个家丁上岸。“姑娘们,蘑菇卖不卖?”管家高声喊。“怎么个卖

 

法?”“十个大钱一篮。”“呀,能值这么多呀?”姑娘们欢呼雀跃。冷不妨一

 

个家丁抱住了青儿。背起就跑,青儿拚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姑娘们被打

 

散。青儿被拖上船,盐务官望着窈窕娇美的青儿,惊为天人。“好好伺候

 

大爷,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强似在这荒山野地,如不从,则把你抛

 

江。”青儿心中一动,连忙擦去泪水,“小女子愿伺候大爷,这是福气。”

 

盐务官满脸淫笑:“请美人满饮此杯。”青儿抿了一小口,苦着脸说:“这

 

酒真难喝,我倒掉,重换。”青儿走向船舷,把酒倒入江中,顺势一跳,

 

立即被江水吞没。人们捞起青儿,已气绝。郑哥抱着青儿的一件红棉

 

袄,坐在坟前,不吃不喝,绝粒而死。

 

 


  

 

  五年后,周先生家来了一位富客,拿出一大锭银子作见面礼后,说出下

 

文:我是青儿的表兄,家住宜昌,自幼青梅竹马。青儿十六岁那年被迫

 

去给知县的父亲“充喜”,半夜,我们双双出逃,但被发现,穷追不舍。青

 

儿毅然引开追者,我躲进了一篷榨刺中,才免被乱棍打死。她被流放,

 

到贵地被救,但她还是死在了水中。我心如刀割,痛定思痛,决定舍去

 

富贵,剃度为僧,为她超度。这八百两银子,恭请您为我修一座诵经

 

堂,不供神灵,不受香火,名曰鸳鸯寺。半年后,在离青儿与郑哥坟不

 

远处,一座小巧精致的寺落成了。周先生在影壁上手书:“鸳鸯寺里无鸳

 

鸯,但愿来世成鸳鸯。”于是,晨钟暮鼓,诵经朗朗。

 


 

 

  十年后,鸳鸯寺火光冲天,顷刻化为灰烬。周先生撮灰筑墓,立了一

 

块大碑,刻下了:“此地埋的是父女,此地埋的是夫妻,此地埋的是兄妹”

 

三行大字。鸳鸯寺没有了,但鸳鸯寺却成了一地名,也就是文革前的鸳

 

鸯寺小学,文革后的泥南中学所在地。

 

 

刊载于2002年5月31日《石首日报》


鸳 鸯 寺



说明:以上图片选自网络


 

作者简介

 

 

红尘绿柳:出生于书香门第,教师世家。平生爱好读书、写作。早在国

 

内一些知名文学期刊《啄木鸟》、《鸭绿江》、《长江文艺》、《儿童

 

时代》、《石首日报》等发表作品。现已退休,安享天年。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