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组图]我的母校情结——寻找母校曾经的容颜(2)         ★★★
我的母校情结——寻找母校曾经的容颜(2)
作者:夏天雪 文章来源:江西作家文坛 点击数:533 更新时间:2020-7-15 21:08:11

 

 

 

    在一个云雨满天的清晨,我背负着《岁月》的足迹,驾车起程,走上了只身探访母校的路。虽然我的心情也如这天气般的阴沉,但我不会失去我对她怀有的信心。

    此次荆师之行除了重回母校看看她的如今,更多的还是故地重游,寻找那些陈旧过往的印迹,或许能激发起我更多往昔的记忆,丰富我对《岁月》内容的更为完整。

    在荆州城内,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闭上双眼,我都能丁点不差的找到母校的准确位置,那是一种“血缘”特有的识别天性,所以,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就来到了阔别近半个世纪的校园。

    如今的校园大门与我们那个年代时的校门位置完全不同,早已发生了方向性的改变,她是在荆州城的“新南门”建成之后才将原来“坐南朝北”的方向改建成现在的“坐东朝西”面对大街的。大门的规格与我们那个时代相比不能用鸟枪换炮来形容,只能说是天壤之别。古朴典雅的红墙绿瓦有如一方古亭面对大街上的过往行人尽显大气,泼墨成彩的饱满曲线深浅交错,将每一个轮廓勾画得层次分明,黑底金框的院校匾牌高悬阁檐,面对“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几个苍劲有力的金色大字,让每一个迈进这座神圣殿堂的人无不因为它的神秘而肃然起敬。

进入校门,除了不知所以的激动,更多的还是忐忑不安,因为不知是母校的移情别恋,还是人为的见异思迁,从她创建以来的近八十年的时间里,反复易名,屡次改建,就连她的校门也都东、南、西、北的转了一大圈。这又一次地改变,一回又一回的更名,让她承受了太多无奈地折腾,我深感母校的今世与前生真是相去甚远。

    校内纵横交错的宽阔大道两侧绿树成荫,昔日用煤渣铺就的曲径小路早已不见踪影,映入眼帘的全是一栋连着一栋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布满校园,哪里还有曾经平房旧舍的丁点痕迹。巨大的人工水池碧波荡漾,用大理石的栏杆紧紧包围;宽大的足球场上奔跑着青春的健儿,独具匠心的图书馆外墙上爬满了长青藤;绿草片片,随处花开可见,这一切都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装饰得温文尔雅,把一个学院的气派表现得极致完美。

    我无心恋看,直接驱车入内,找了个车位将车停稳。经过打听,便直接向着雄姿壮观的文理学院的第一办公大楼走去。

    当时大楼的设计者始终没有忘记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师范学院,把这所神圣的学府殿堂在这里集中的向世人呈献了出来。有如庙堂之高,让我这个曾经的学子在一级一级向上的攀爬中对她产生了顶礼膜拜般的仰视与虔诚。

    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走访了几个与我此行目的甚有关联的办公室。事情虽然没有最后的定局,总还有了个清晰的眉目,应该说还算顺利。也得到了一些相关荆师让人振奋的好消息,虽然“官场”的语言免不了模棱两可,还伴随着不失礼节的外交词令,并没有让我早有准备的心理感到太多的失落。

    当我走下高楼,已近十一点,此时太阳已经穿过散去的云层把它的阳光洒满在校园。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重新整理了我的思路,并从旅行背包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照相机,我脑海中的资料库随即也开始了运转,在校园里努力地寻找着当年的一草一木,辨认着残存的断砖片瓦。

    生活中有些事往往会是这样,你想见的事可能很难遇到,你想躲避的人可能突然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所以从此刻开始,我戴上了太阳镜,隐瞒起了我真实的身份。

    首先我想找到当年荆师校门的具体位置,因为只有把它当作中心坐标,才能确定如今所处的真正地方。面对早已焕然一新的校园,我知道,单凭我个人的记忆是根本找不到了的。因为半个世纪以来,可说荆师的老旧校园早已不复存在,过去低矮的平房早就被重新建设后的高楼大厦所替代。除了脚下的这片土地,现在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全是新的。面对新校现在变化后的所有布局,单凭我的那些可怜的记忆是完全无法去与现实吻合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有向校内人员打听才是唯一可行之道,而且打听的对象必须是与那个年代相隔不远的人,所以,我把目光集中的放在了六十以上的退休教师或员工身上。

在如今的宿舍区,我一连打听了三位老人,遗憾的是,他们的回答让我的思路更加的混乱,虽然有一位热情的长者亲自带着我去参观了两个曾经的校门(一个是作为现在校内的教职员工上街购买生活用品的方便使用,另一个虽然门房还保存完好,则早已封闭)之后,失望的情绪笼罩心间。就这样,我独自一人穿行在校园高楼林立的小巷里,走过了一条又一条陈旧的宿舍小道,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辨认出它们的前世与曾经。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的努力还是没有寻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蛛丝马迹。就在我陷入山穷水尽,无计可想的时候,一个貌似中年员工的师傅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不怀任何希望地走上前去,说明了我的来意,并向他询问了几个有关荆师的问题,那个热情的师傅竟对答如流似数家珍般的回答让我瞬间惊喜不已。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成功了。

    “踏破铁靴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就是半个世纪之前荆师的进门大道,在百米之外的身后就是曾经的校门所在地,如今已用高墙与外界封闭隔离开来。

    我们说到了早已离世,当年荆师的校长张伯华,谈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体育教师杜幼轩,指认了学校以前的图书馆,总务处的办公地旧址所在地等。当我无意之间提到那时的电工王德贵时,一下子打开了这位师傅的话匣子,把他当年的林林总总说得真真切切,活龙活现。原来他就是曾在荆师后勤处工作过了几十年并在王德贵的手下做过事的潘老校工。虽然时光已过几十年,听得出,他对他曾经的上司仍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尊敬,浓厚的怀念之情溢于言表,感人至深。

我们交谈着,回忆着,直到潘师傅的家人给他打来的电话,我才深感内疚的占用了他太多的时间。临别之时,我破天荒的第一次向一个我们都还不熟悉的人冒昧地索要了电话号码(在我的生活中,第一次与人接触,我从不去打听别人的个人情况,比如年龄,收入,联系方式等等,这是我一生以来做人的准则),我的这次破例就是想日后还能与这位热心畅快的好师傅再有交流的机会,以便在《岁月》的完善之中向他请教一些我难以解决的问题。

     随后我以此为基点,在校园内自由的走动,参观,拍照,原来这座气势宏伟的标志性建筑大楼就在我们以前六四年级的教室、操场与花坛之上建立起来的。他所侧对的一池湖水就是当年进入校门之前的那一片难望到头的清彻荷塘,高大的图书馆耸立在荷塘之北,我们过去的男生宿舍现在成了宽阔的校内大道……

 

 

 

    我一路行走着,思考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当年校外那片每天都去锻炼活动的操场上。如今的这儿已是今非昔比,塑胶红绿地板将整个场地铺满,并建有隔离开来的羽毛球场、网球室,有专供艺术生锻炼的活动室……面积看上去好象没有原先的那么大(现在把足球场与篮球场建到了进入校门右边的操场上),但建设后的气派,也是不可同日而语,当我默默地站在这片面目一新的操场上,突然之间我的脑海之中幻化出了一段又一段奇特的影像:在那边,一群有点手脚僵直,动作生硬的男生女生们正围成几个大圆圈跳起了轻快活泼的青春圆舞曲,他们并不时的回过头来笑望着我,好象在说,“你还呆站在哪儿干什么,六四(三)的快来呀”;话刚落音,我看到了曾忠坤、杜学毛、李寿和、彭继兰等同学风驰电掣般的百米冲刺从跑道那头向我奔袭而来;听到了跑道两侧男生地呐喊、女生地尖叫。这边刚过那边又起,篮球场上的哨声扣人心弦,我看到了曾忠坤的三步带球上栏,简辅银的前抢后断,肖生金拿球时的凶狠独专,苏功民准确地跳跃投篮……

    随着操场那边沿墙大道上的一辆汽车喇叭的鸣响,我的思路才从云端跌落回到地面,从幻化之中回到了现实。

    来到荆州,别处的城墙我可能不登,但荆师对面的城墙我一定得爬。上得城头,突然之间我感觉一下子年轻了五十年,曾经有过的青春热动充满了我的全身。我脚下的土,还是当年的那堆土,色泽粘度位置均未变;眼前的砖,还是那年的同一块砖,既未移动丝毫,也无半点改变。虽然时光让我们都已老了,但它沧桑依然,纵横依然。上面的那道痕,是用我青春的指甲用力刻过的痕;侧面的那道迹,是我折断树枝划下“青春我爱你”时留下的那道迹。墙,也还是那堵墙,虽然历经风吹雨淋,冬寒暑炎,半个世纪的沧凉世变,它依然昂首挺胸,笑看夕阳似火,冷观残辉如血;垛,仍是那个垛,稳立城头,似岗哨,一动未动注视着前方,在它的旁边,仿佛还留有我坐过的印迹,还有我时常抚摸过它的手纹……

    当我转过身来,双眼重新扫过现在的“长江大学理工学院”,在这里,没有了过去的一块砖,没有了曾经的半片瓦,瞬间,百感交集涌上心头,泪珠象断了线似的往下流。这泪水,是为这座新的学府蒸蒸日上旧貌换新颜的喜极而泣,或是对老荆师的过往不再人去物非的茫然而悲从中来,还是有种“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的切切伤感而诱发起了我这百感交集的情怀,可能我永远也难以说清。

    再见了,我曾经的母校,不管你现在搬迁到了哪里,也不管你怎样的改名换姓,你曾经的静美如花,曾经的朴实无华,永远定格于我的心中,在我的世界里升华。

 

 

 

作者简介:

       夏天雪:湖北荆州市人。学文科,教理科,并从事影视拍摄制作多年。直到2000年之后才重新提笔挥毫,开始文学创作。相继在全国一些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时政评论、诗歌杂谈,出有散文集《放飞一世情怀》等。

      现为《江西作家文坛》文学艺术顾问,特约作家。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