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组图]一封家书         ★★★
一封家书
作者:黄翊翀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70 更新时间:2019-6-25 20:26:44

 

翀儿,我要把《转业审批报告表》拍照发给居委会登记的同志,先加他微信再发给他,看怎么弄?父亲一边说一边进屋拿出几页平平整整的纸。接过来一看,是他当年的《转业审批报告表》,加盖鲜章的复印件,前几天专程回老家办的。我拿到灯光下,调准焦距,屏住呼吸,将表格清晰地照下来,发到父亲微信里,再加上对方微信发送了出去。现在全国都在采集登记退役军人信息,今后政府将在军属家门口悬挂光荣牌匾,维护退役军人合法权益,提供医疗保障和养老服务,彰显国家对退役军人的关爱和尊敬。

 

这份《转业审批报告表》我从没见过,出于好奇,拿出手机翻看起照片。一小串文字跃然眼前---“黄洋,5岁,万县市,黄洋是我乳名,已有许多年没听见过,仿佛一瞬间将耳朵叫醒,再次回响起亲人的呼唤,父亲填表时我才5岁,和我儿子现在大小。常住户口所在地写着四川省万县高梁公社,虽然对人民公社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没有印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地方就是父亲老家,也是我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

 

记得每年春节,城里的二伯家与我们一同回老家拜祭先人和看望亲人。院坝里早早地摆放着许多椅子凳子,桌上洒满糖果、花生和瓜子。开饭了,大伯妈像变戏法一样,眨眼功夫,便将桌面转换成饮食频道,重重叠叠堆放起香喷喷的蒜苗炒腊肉、土豆炖猪蹄、鸡搞粉,大人们喝酒拉家常,我们小孩子三下五除二吃饱后,就迫不及待地追跑在山坡上树林里,身后传来阵阵叮嘱:别到池塘边,跑慢点!那喊声像春节定时播放的广播,早已习以为常,怎么也舍不得放慢脚步。

 

离老家不远的山梁上有间土坯房,房门和木栏窗户里的神秘世界,牵动着我们好奇的心。小伙伴们你争我抢地冲到窗边,哥哥姐姐踮起脚尖,拉直脖子朝里面东张西望,弟弟妹妹像踩着弹簧,不停地跳起来看,那神态好像发现了大秘密,又好像什么也没看见。其实,里面只有几张课桌和条凳,这间土坯房,是父亲读初小的教室。现在回想起来,仿佛望见少年时的父亲天刚蒙蒙亮上学时的背影。

 

那时候到老家要翻过一座山,小路是在山崖上凿出来的,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每次上山下山,大人们总牵着小孩,靠着小路内侧小心翼翼地走。这几年回老家,汽车直接开到院坝旁,村村通上柏油路,家家也有了车子,再没有人去爬那座山。我心中,却依然忘不了父亲的教室和那条山路。

 

想到这里,越发觉得这表格的珍贵了,不由得仔细往下看。爱人现在何地工作一栏写着某国营企业办公室,童年的记忆里,母亲经常把我带在身边,所以对她工作的地方格外熟悉和亲切,一件难忘的往事就发生在她单位里。炒猪肝,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却定格在我记忆深处。一个冬天的中午,母亲带我到食堂打饭,点了一份炒猪肝,只见厨房师傅操起一口大锅,抡起一把铲子,上下翻动着,发出清脆的声响,火焰竟然在锅里翻腾起来,把他的脸庞和雪白的工作服映得红彤彤的。转眼间,猪肝就到了搪瓷碗里,片片猪肝,夹杂着木耳、青椒和葱片,黄橙橙的,特别光鲜,母亲舍不得吃,全给了我。咬上一口,浓而不腻,软嫩滑爽,舌尖不会说话,但会永远记住美妙的感觉。

 

当看到家庭成员栏中外婆名字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蔓延的思绪。母亲一直说她非常严厉,但我坚信她是最慈祥和蔼的人。家门口,她把我搂在怀里喂鸡蛋面,一双筷子在碗里转一圈,一团面条像滚雪球一样乖乖地缠在一起,轻轻吹吹,慢慢送入我的小嘴,清香入味的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印象最深的是在小学旁吃油条喝豆浆,她把在家里用干净小袋子装上的冰糖,倒在豆浆里搅拌均匀,将油条掰成小段一齐放到豆浆里,让我拌和着吃,油条柔软劲道,豆浆爽口微甜,她说白糖太甜不好,冰糖甘甜适中,还可以润肺清热。有种神秘菜肴是她的绝活,叫作茄鱼,一整条茄子,表皮切成许多鱼鳞状小口子,似断还连,形如一尾紫色的鱼,文火慢煎,浇上调好的汤汁,香气四溢,这可是我胃口大开的神器。虽然外婆已离开二十多年,但留给我的那些味道正如她的音容笑貌一样,永远珍藏在心底最深处。

 

父母都是老兵,相继在1969年和1970年入伍,火热的军营是他们共同战斗过的地方。父亲填写这份表格时,母亲才29岁,一幅穿着靓丽绿军装、英姿飒爽的女兵画面浮现在眼前。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65式军装,曾经那样风靡全国,深入人心,影响了几代人,当然也感染、熏陶和指引着我,从小播下向往军旅的种子,注定我后来考上军校,携笔从戎二十载的军旅人生路。我出生在军人家庭,继承着军人血脉,父母的一言一行,时刻教育我养成认真负责、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和生活简朴、为人正直的道德品格。

 

爸爸,跟我玩一会儿游戏吧!儿子跑过来拉着我,把我从驰骋的思绪中拉回现实。他那双小手拉着我,正如小时候的我拉着父亲,这份亲情和责任,在大手牵小手中交付,在小手拉大手中传承。我心目中,父亲的《转业审批报告表》是一份跨越五十年的家书,告诉着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场景:1969年一个初春的早晨,父亲第一次穿上崭新的绿军装,迈着整齐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行进在人民子弟兵队伍中。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