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散文随笔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生命的燕子
更多内容
[组图]燕子         ★★★
燕子
作者:黄翊翀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2 更新时间:2019-6-24 20:22:25

  

    重庆市渝中半岛枇杷山半山腰,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周围密布着上世纪末的老房,山脚下长江边,是抗战时期中国空军和飞虎队起降战机的珊瑚坝。这个地方古称晏喜洞,解放后改名燕子岩。

   以前,外地人到重庆坐火车,先在朝天门码头下船,再去菜园坝火车站,燕子岩小路是一条捷径,人流如潮。许多旅客愿在附近小住,靠近火车站,方便。“燕子旅馆”便在这条小路上,燕子岩79号。

 

   墙头悬挂着一块牌匾,用精美的墨绿色花纹木框装裱着,黄色匾面上,“燕子旅馆”四个鲜红大字赫然在目。一笔一划绝非一蹴而就,像在燕子岩青石上一敲一凿雕刻而成,留下岁月不灭的字迹。匾框上有几处漆面已脱落,斑驳的印记,无声诉说着当年往事。

   旅馆于1984年开业,那一年,邓小平第一次南巡视察深圳特区,重庆市成立第一家外经企业,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它位于水陆交通要道上,一开业便客流如织。

   市场经济风起云涌,城市变迁日新月异。从1995年开始,随着人流量减少,大型宾馆增多,旅馆效益急转直下,2000年之后,更是举步维艰,惨淡经营。风风雨雨走过三十多年,旅馆却始终保持低价位,坚守亲民的初心,最开始时一天1元8角,现在最大江景房也只100元。

   一扇门上画着少女和燕子。少女轻轻倚靠在门边,一身杏红色旗袍,领口镶着雪白丝线,秀发向后盘起,露出白皙清秀的脸庞,右手小指弯曲在唇前,鲜艳的指甲如一枚朱砂痣,眼幕低垂,散发出浓郁的忧伤,谁在千里之外拨动少女心弦?几只飞燕萦绕在身边,相守相依,不离不弃,陪伴度过漫长的夜晚,每一夜都像极了旅馆的煎熬。

 

   一家旅馆的灵魂是它的主人,燕子旅馆的主人是杨柯,开业时还只是十六岁的少年,现在已年过半百。奇怪的是,这位比我年长十岁的中年男人,第一眼的感觉,竟然是清瘦的文艺青年,那种对艺术的追求和对事业的执着,从骨子里透出来,难怪他给自己取了个国际范的雅名“查尔斯”。

   我试着从查尔斯身上找到三十多年坚持下来的理由,慢慢走进他的故事里。

   他是一位优秀的演员和模特,一来具有艺术气质,更重要的可以挣钱补贴家用。重庆大学、西南大学的艺术院系经常有他的身影,参加了多部影片和话剧拍摄,深受观众喜爱,在圈里是出了名的帅哥,同时,也担当众多品牌的形象代言人。

   出于对艺术的不懈追求,2016年他与野生艺术家安一如先生一起,以重庆传统民居“吊脚楼”为主题,举办了一场独具匠心的艺术展览,使燕子岩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比起镜头前那个文艺青年,现实生活中的他,更加真实而鲜活。

   燕子岩是渝中母城仅存的上世纪老街和棚户区,已启动整体开发,即将面临拆迁。查尔斯与燕子旅馆早已融为一体,旅馆没了,他的根也就没了。

   查尔斯目光坚毅,眉头紧锁,但怎么也锁不住心里的苦楚。现在处境两难,要么保持现状,则经营惨淡,生活难以维系,看不到未来,要么全身而退,则家业尽失,梦想泯灭。他掰着手指算,儿子在重庆大学读大三,每年学费一万,每月生活费两千,还有家里零七八碎的日常开销,旅馆收入早已入不敷出。

    作为原著民,查尔斯真心希望开发后燕子岩会更好。

   2018年香港中文大学、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国际知名建筑师相聚旅馆,对燕子岩整体规划深入思考,方案成果在枇杷山后街文创园盛大展出,引来广大学者关注的目光。

   他在奔跑呐喊,只为燕子旅馆重获新生。

   我深深沉浸在查尔斯极富魅力的故事中,不经意间推开一扇窗,瞬间被眼前一幕惊艳到了。长江大桥、菜园坝大桥飞架长江天堑,两岸风光尽收眼底,不难想象,华灯初上之时,定会有绝佳的夜景体验。

   窗户像是燕子的眼,静静见证重庆改革发展的城市变迁,也让我想起多年前与重庆城的第一次相遇。

   那是1991年夏天,刚小学毕业,作为“犒劳”,妈妈带着我和表哥到重庆旅游,第一次出远门。乘船逆流而上,快到朝天门码头了,远远望见一栋白色高楼巍然屹立着,在我童年的心里,这是大都市标志。

   那时候,解放碑没有步行街,碑是最高建筑,旁边有家百货商店,需要下行几步才能进入,色彩缤纷的糖果,甜蜜了整个夏天。两路口皇冠大扶梯,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而那时却是老式缆车,一小节公交车模样的箱子,沿着斜坡铁轨缓缓地上上下下。缆车越爬越高,我站在窗边,紧握住扶手,老是担心滑下去。

   印象最深的,是妈妈带我们到解放碑旁边的巷子里吃米粉。自带的长方形白铁皮饭盒,一手握着把儿,一手扶着沿儿,挤坐在墙角小板凳上,狼吞虎咽地吃。那天下着小雨,妈妈给我们撑伞,连声说慢慢吃,我抬头,看见伞外边她淋湿的脸。一晃,我在这座城市已生活二十年,走过大大小小的街头巷口,寻觅当年那碗米粉的味道,却杳无踪迹。


 

   查尔斯的喊声把我从记忆深处唤醒,他煮了牛肉面。

   房间的灯光不太明亮,两个男人,两大碗牛肉面,静静吃着,细细咀嚼心里的故事。渐渐发现,多年来遍寻不着的味道,竟然就在眼前这碗牛肉面里。我恍然大悟,原来记忆中的味道,已幻化为人生感悟,不在于食材本身,而在于心境。坐在上世纪原汁原味的老街深处,遇见历经磨难初心不改的人,吃什么都觉得有陈年老酒的醇香。

     我抬头望窗外,蔚蓝天空上,掠过一群美丽的燕子,这座城就是它们生生不息的家园,不禁心中默念:燕子留下来,重庆更美好!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