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散文随笔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组图]故乡的小河         ★★★
故乡的小河
作者:夏天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95 更新时间:2019-6-24 13:05:39
 

 
 

我欣赏

大海的波澜壮阔

我陶醉

西湖的荡漾碧波

我喜欢

大江的一泻千里

可我更爱

故乡的那条小河

普通 平凡 宁静 蓬勃

因为是它

是它给了我生命的

茁壮

是它给了我童年的

欢乐


——夏天雪


 

故乡的小河

文/夏天雪

图片后期/夏天雪


 

  在一个春深似海,阳光明媚,遍野的油菜花竞相灿烂的日子,我终于未能守住自己的诺言,告别故乡的热土,坐上了疾速南驰的高铁,踏上了离开故乡的路。坐在舒适宽敞的车厢里,尽情地享受着现代科技带给我们的精神文明之时,我的思绪却随着这滚滚的车轮背道而驰的穿行在时空的隧道里,驶向了我的童年,回到了我渐行渐远的故乡,站在了故乡那条清澈明静的小河边。

 
 

  我的故乡有一条美丽的小河——蛟子河,它碧波荡漾,清澈无比,犹如一条绵长的绿丝带,在平缓舒展,花开四季的原野上婉延曲折;又似一条充满灵性的白鳝,不倦爬行在阳光风雨的沧桑中。就是这条全长不过二十多公里的小河,在我童年的心中竟是那么的深奥,那样的神秘,就象我母亲心中的爱,充满着圣洁、温柔而美丽。虽然它算不上是一条长江的分支,但却与江流一脉相通,生生不息。它头枕荆江大堤,源起新厂鎮的蛟子渊村,故名蛟子河。它流经泥巴陀,天字号,再到横沟市鎮……小时候,我们都习惯把它叫作泥巴陀(六七十年代之前还是一个小集镇)河。小河宽阔水深,每到夏季来临,或干旱缺水之时,长江的流水又给了它新鲜的血液。通过蛟子闸奔腾而下的江水,承载着两岸人民的乞盼与希望,带给大地以湿润,浇灌庄稼以生命。

 


 

  春夏时节,小河两岸杨柳成排葱翠欲滴,野草闲花各不相让争姘斗艳。清晨,鸟儿在树梢枝头欢歌劲舞,入夜,青蛙在岸旁水中鼓乐齐鸣。河中水草鲜嫩遍布,鱼虾成群,在其间悠闲自在的游弋穿行,显得安祥而平静。即便风雨来临,它也只用轻轻的微澜向人们低诉它那温柔无怨的深情。

 

  上百年来,两岸居住着勤劳、朴实、善良的人们,也如它的生性:安祥,宁静,毫不张扬,与世不争。用她的乳汁养育着两岸的儿女,兢兢业业,默默无声。姑娘生得丽姿娇美,肤色鲜嫩,散发着如水的柔情;小伙帅气英俊,充满了灵性,羞怯与阳刚并存;丈夫健壮,女人温顺,老人只要喝了这小河中的水,定福地长寿,百病不生。说它是我的母亲河一点也不过份,她那纯洁的奶水给了我健康的身躯,给了我历尽沧桑仍茁壮不息的生命。


 

  我儿时的老家就住在这条小河之南的废堤上,面南背北。屋后的河岸边长满了青草,老屋的两侧裁植着绿树翠竹。河水离厨房仅约十来步之遥,在那还没有自来水的年代里,我们洗衣做饭,漱牙净脸,哪怕有时烧烫了锅,再到河里瓢水也来得及。月光下的小河,水平如鏡,投射出月的倩影,若是繁星满天,坐在家里都可听到水中的鱼儿在逗打嘻闹,活崩乱跳,那觅友的青蛙们也从不示弱,在此起彼伏的鼓躁叫鸣中,传递出爱的激情……


 

  当春暖花开,冰雪消融,我就喜欢岸边独坐,看春风拂水,赏柳枝摇曳,我便敞开童真的心扉,将儿时的梦想与小河轻轻诉说;夏日炎炎,日落西天,便与儿时的伙伴们拍浪击水,嬉戏游欢,比赛扎猛子,看谁扎得又快又远;秋风乍起,叶落花散,在那屋后的跳板上,钓上鱼儿几尾,便可收获一顿鲜美的晚餐;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1954年的寒冬啊,冬雪飘飞,地冻天寒,那是上百年未曾遇到过的最寒冷的冬天,一米多厚封冻的冰层,让河面结实得让我们可以自由的嘻戏,行走在泥北、泥南(当年小河两岸划分为泥南乡与泥北片)的两地之间。

 

  还记得,1958年的端午盛况,父母带着二弟与我,站在南岸的泥巴陀小堤之上,远看北岸的泥北小镇。那一天,人头攒动,两岸村民倾巢而出,热闹非凡。两条龙舟张灯结彩,船上水手服装整齐划一,载歌载舞的姑娘们把家乡的糯米粽子,肉香包子倒向河中。刹那,欢声四起,锣鼓喧天,男女老幼呐喊助威,喜看龙舟竞赛,饱览两岸狂欢……


 

 

  直到三年自然灾害快要结束的那一年,我担负起一个家族的希望,背带着简易的行囊,告别亲人,求学他乡。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与它朝夕相处,日夜为伴,就再也没有听它温柔的低诉,深情的淺唱。而且这一别,就别去了我人生的一大半,不了的情感,永久的愧欠,成了我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遗憾。

 

  但我从来不曾忘记故乡的这条小河——它那迷人的身躯,娇美的容颜在我心底永远留存。几十年以来,无论我的人生花开花谢,云起云落,无论时光怎样流逝,瞬息万变,淡忘过往的无数曾经,但惟有故乡的那条小河,却永驻我心里,于朝夕,在梦中。


 

  人这一生,在时空的长河中,其实比一粒尘埃更渺小,比惊鸿一瞥还短暂。当我告别红尘的繁华,回归童年的故乡,站在小河边,真有隔世之感。小河流水依旧,两岸花香依然,可儿时的伙伴你们如今在哪,是否安好?曾经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远嫁何方,可否健康?时光啊,真如一个悄无声息的无情小偷,就这样把我们的青春容颜,美好童真全都偷走,留给我的只是一额皱纹,两脸沧桑,满头白发。可惟有这条故乡的小河,虽然几处被腰斩(筑起了拦河大坝),但风采依旧,美丽依然。


 

  人老了,只想叶落归根,回到故乡,守着儿时的那份梦想,回味年少的那份轻狂,这是我几十年之前离开故乡留下的承诺。可如今,退休了,本可以轻松自在的回到那块熟悉的土地,站在故乡的小河边,看春水碧波轻轻荡漾,赏夏日的落辉染红了夕阳,秋风乍起,重操钓杆过把儿时的瘾,冬阳暖照,夹一本泛黄的小说对着河水诉说衷肠……重温母亲之河的温暖,重找童年的快乐时光。可如今,我却,我却无法兑现我的诺言,在命运的晚霞中暗自神伤。故乡的小河呀,我只能怀着一腔的思恋,异地他乡,把你默默地怀想,把你深情地遥望。

 

  朋友,你的故乡是否也有一条这样的小河?穿越时空,流淌过你童年的梦乡,陪伴你快乐的成长,又目送你去生活的远方,无论你现身在何地,人在何方,在你的心中,是不是也在为它祝福,也在把它深情的怀想!

  

 

重要说明:图片除心静如水拍摄提供外,其余皆作者采自电视剧《麦香》截图

  

作者简介

夏天雪:现实生活中,他是一粒入世的尘土,平凡、卑微、渺小。精神世界里,他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仅用文字来诠释情感,爱恨的孤独舞者。他相信,岁月可留痕,但爱恨永无迹。因此,他孤傲地游走在这个世界里,看繁花落地,品四季人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