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梅的自我救赎(17)
梅的自我救赎(14)
梅的自我救赎(13)
梅的自我救赎(12)
梅的自我救赎(10)
梅的自我救赎(9)
梅的自我救赎(5)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16)       ★★★
梅的自我救赎(16)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02 更新时间:2018-3-3 21:15:58

 

十六   再陷危局百孔千疮

 

父女二人见梅哭得伤心,齐声安慰,梅发泄了一下情绪,心里明白哭也不会立即长出新头发来,只能祈求上苍多少眷顾自己一点,放松心情,或许不经意间就可恢复正常。

梅在1998年报的数学教育本科自考课程,算是以最快的速度,二年时间修完十几门课,顺利完成了毕业答辩,于2000年完成了学业,并非她热心于学习,而是生活中诸多不如意令她无法面对,找点困难的、花精力的事做做或许可以暂时忘却点烦恼吧?!幸运的是这期间梅的头发也真的完全长好了,此后再也没脱过发。伴随着她的脱发还有1999年远鹏累病住院的困扰,最难面对的还是父母治疗出院之后的康复问题,好在梅母的意志力特别顽强,刻苦锻炼两三年,总算扔了拐杖,生活上基本可以自理,梅父却是再也没能恢复正常,落下半身偏瘫的后遗症,脾气也变得很坏,特别折磨人。

2000年当地的房子均价才几百元一平方,远鹏以他独到的眼光决定买房,在梅母的支持下,小两口在市中心分期付款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学区房,全市最好的中小学离家都很近,这套房为萤雪读书提供了好环境,二人也不用操心接送孩子上下学,年底装修好入住,并把梅的父母接来同住了一年多。

这一年多,老的小的住在一起,照顾起来是方便许多,只是梅上班也变远了,没有住在单位校园里轻松。远鹏仍是早出晚归,下班到家后鹏要帮岳父按摩或者陪聊一会,夏天每天替岳父洗澡,梅在单位早已不教数学课,改教专业技术基础课,成为单位的骨干教师,工作量增大。原本是骑自行车上下班,由于搬到新居后接连被盗三辆自行车,只好改乘公交。每天总是着急忙慌地上班做家务,身体累还在其次,心累却是无解的难题。

因梅母和远鹏都改不了爱管闲事的毛病,梅母爱管远鹏,而远鹏爱管高家所有闲事,因此只要远鹏家乡来人找一些不相干的事,梅母就会发飚,闹得家里不得安宁。每当发生家庭战争,梅儿总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既要顾及父母的感受,又要顾远鹏的面子,两边不落好,这一年多日子过下来,梅被人说老了十岁。

但凡有点矛盾和斗嘴,父母就闹着要回去住,梅想着反正离得也不远,三里多路,只好由他们搬回去了,请了人照顾,经常回去探望,这才感觉轻松多了,梅也相信了别人的经验之谈,父母和子女不必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最好是一碗汤的距离,真的很有道理。

转眼到了2003年,萤雪读初中了,梅对孩子的教育基本上是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萤雪自小到大,想学什么玩什么,都尽量满足孩子的愿望,就象是弥补自己儿时的欠缺,但凡梅母当初对梅做过的过激行为和失败教育,梅都引以为戒,绝不实施在萤雪身上,梅还常和女儿一人抱个游戏手柄,坐在地板上共同打游戏。

远鹏和梅母在性格上倒更相似一些,二人同时对梅教育女儿的方式表示了质疑,梅也觉得女儿如此贪玩游戏不太好,在女儿读初中后,家事也轻闲一点了,决定把重心放在女儿身上,好好辅导和教育孩子。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正是2003年夏天,梅儿唯一的哥哥被查出患了低分化胃癌,恶性程度很高,已是中晚期,入院后立即动了手术,医生估计病人术后预活期为一年左右,而梅的嫂子娘家多年前已举家迁回老家河北,只她一人留在当地,侄女儿还在上学,手术及术后护理、化疗,外地检查就医诸事,梅鹏夫妻二人必须伸出援手并成为半个主力,协助兄嫂渡过难关,夫妻二人肩上又加了担子,听说东北有抗癌神药,远鹏请了假,不远千里代大舅兄去求中药,八个月后因梅兄癌细胞转移,原发的胃癌继而转变成骨癌再次入院治疗。

本地的医疗条件有限,梅夫妻二人听从医生建议去南京联系能够做骨扫描的医院,亲自陪同去南京做骨扫描检查并做内放射(静脉注射放射性元素锶89)治疗,说是当年治骨癌的最先进的特效药,注射一针费用七千多元,对于下岗没有医保的兄嫂来说根本无力承担,前期做手术费用是梅资助的,后期注射钾89是由梅母拿出积蓄资助,可特效药仍是无力回天,最终还是没能逃脱人财两空的命运,梅兄病逝,一米八身高的男子汉到最后瘦的不到八十斤。

据说骨癌又可分为成骨型和融骨型,成骨型不那么疼痛,而融骨型的疼痛非一般常人可以忍受的,象一只只蚂蚁啃噬骨头,又象骨头被锯子锯或刀子割一样痛苦不堪,而梅兄恰恰就是融骨型的,他是条硬汉,怕亲友担心,从不叫痛,寒冷的冬天疼得直冒冷汗,他拿开手掌会在床单上留下湿湿的手印,咬牙强忍的模样令亲人心碎,看着被折磨得不成人型的哥哥,梅儿嘴上不愿相信,内心却明白哥哥时日无多,暗中常以泪洗面,晚饭后安顿并交待好萤雪,把家门反锁,远鹏陪着梅儿去病房探望哥哥,每每坐到深夜,遇有情况时会拖到凌晨二、三点才回到家,生怕随时有可能是兄妹之间最后一面了,担心无法为哥哥送终,完全忽视了萤雪一人在家是自觉学习呢,还是在玩游戏,梅为了表示对女儿的信任,有电脑的主卧室从不锁门,并允许女儿学累了可以玩会电脑,但要严格控制好时间,梅还是过分相信了刚读初中的女儿。

零四年冬天一个夜晚,梅兄已到弥留之际,没有人告诉他医生推算他的生命即将终止,仍然给他输着液,梅兄的大脑还是非常清楚,发现输液的水不滴了,出于对生的渴望还有对死亡的恐惧,还一个劲地请护士重新扎针,可是再怎么扎都没有回血,其实这是他的身体在一步步失去功能,手臂的血管已经不畅通,用医生的话解释说癌症病人生命的大厦并非是轰然倒塌,而是油尽灯枯,待生命的能量慢慢地耗完。死神象一头并不饥饿的狼一般慢慢享受着猎物,狞笑着撕咬病患以及亲属的心,让人痛苦地臣服求饶也换不回生机,让人体会什么叫绝望,亲友们都听到了死亡的脚步声,但又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这种无助感,使得梅很多天缓不过神来,梅看着医生用手为哥哥合上双眼,并宣布死亡时间,侄女哭喊一句:“我没有爸爸了。”接着响起压抑着的一片抽泣声,随后女眷们被撵出了病房,鹏和请来的殡葬人员为死者换上衣服,抬上车直接开往火葬场,梅也跟车前往,又亲眼看着哥哥被推进冰柜那个大抽屉里,整个人傻了一般,不敢相信一个人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那么他的思想和灵魂这些非物质的东西究竟去哪儿了?到底人有没有灵魂?一路恍惚着,待这一切程序办完,天已经微亮。

次日正在为梅兄办丧事期间,梅接到萤雪班主任的电话,告之萤雪的数学成绩不及格,满分120的试卷只考60分,孩子终究没有那么好的自制力,梅夫妻二人沉浸在悲痛中,暂时顾不上这些。

而梅兄自得病和去世后引发的连锁反应还远不止于此,梅母变得如同祥林嫂一般,失去儿子之后一年多时间的哭泣引发眼睛出血导致视力模糊,梅父行动不便经常莫名发火甚至打人骂人,加之有老年痴呆的症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每当稍有明白时问起他儿子哪去了,家人就编谎言骗他说儿子外出打工挣钱去了。

生活完全不善待梅儿两口子,娘家疲于奔命的同时,婆家的事也不得消停。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最纠心的是女儿的学习成绩掉下去了,中考失利,没能顺利考家门口附近最好的高中。梅没有责备女儿,只怪自己命不好,遇到的事情太多,影响了孩子。

萤雪自知初中知识没学好,主动提出降级再学一年初三,来年再考E中,梅认为萤雪早受挫折并非坏事,甚至对女儿的一生都很有帮助,复读的压力与其高三受,不如初三受,一切还来得及。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