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15)         ★★★
梅的自我救赎(15)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00 更新时间:2018-2-5 21:34:37

 

十五    日子过成一团乱麻

 

萤雪自小生长在校园,口齿虽伶俐,但是走路比较迟,一周岁零五个月才学会晃晃悠悠地走路,离不开大人照看。梅的母亲自从带了外孙女,被这小家伙哄的忘记了以前说过不论梅如何困难都不伸援手的话,又主动借给梅儿一千五百元钱,让梅儿把自己手中的钱添上买台彩电给小萤雪看动画片,并在梅有课的那天来帮忙带小孩,梅下班时她就回去,直到孩子三周岁多可以上幼儿园。

 

就算这样,梅的生活还是比较忙乱,远鹏家的亲友们时常光顾,还有把孩子送梅的学校读书的,礼拜天家长和孩子常在梅家小客厅聚餐,家长帮做菜,学生帮带萤雪,梅似乎已经习惯了家里的杂乱无章。但还是不能认同高家父母的有些过分要求。

 

九三年时梅的婆家启动新农村建设,规划宅基地,统一建二层小楼房,先富起来的人都抢好地段,远鹏的父母分文没有,也动了心非要建新楼,其实也是考虑到小儿子升学无望,这个年龄在乡下都早该订亲了,没有房子根本说不上好亲事,高妈妈又拿出她的老办法,向远鹏哭诉:“别人家都建新居了,就我们孤零零地在这儿不安全,反正我们老了,住在这破旧的土房子里,发大水冲了算了,没益处的人死也死得了。”远鹏心又软了,让他们赊欠大部分建筑材料和人工费用,又贷款了六千元资助他们先开工,梅鹏二人的债台又高出一大截,如果梅母知道此事,估计又得闹翻了天,为了家庭安宁梅儿选择了隐瞒,因为这是梅母早就料定的事,所以才会在二人结婚前提出看法和意见,可梅儿始终不肯相信有生活经验的父母,事到临头了又同情公婆家的困难,无法拒绝,有个如此善良好说话的大儿媳,导致的后果就是远鹏要管的事越来越多,弟弟妹妹们有事也全指望他们有能耐的大哥远鹏。

 

梅儿终于领悟到婚姻并非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族的事,嫁给一个妈宝男等于嫁给他全家,嫁给一个凤凰男等于嫁给他全村。生气归生气,非常不开心时冲远鹏吼两句也就作罢。尤其是在经历了后来的磨难,梅把这些全都看开不当回事了。

 

其实最苦的还是远鹏,梅儿还可以向远鹏发牢骚出气,而远鹏被双方父母所逼,高家父母给他找麻烦还要他出钱,梅儿的父母逼他给女儿一个安稳富足的日子,单位又规定不许在校外兼职,但当年的大环境是鼓励下海做生意的,下海这条路对远鹏来说根本不适用,一是没胆量辞去公职,二是没本金,好在九十年代初的信息不够发达,只要肯吃苦脑子活络,挣钱似乎也不难,比如哪个乡镇规划要求农民种桑树,他去把进货的任务承包下来,然后联系货源,连夜不休亲自押车赚点信息费和辛苦钱,或者拉下面子,求助在单位里混个一官半职的同学或学生帮忙推销挂历、茶叶,赚个差价,在婚后三年多的时间里终于还清了欠款,在九六年八月份梅儿的抽屉里有了八千元钱,梅母让她留下点零用其余抓紧存银行,别放在家里。

 

梅是个生活白痴,从来不去银行,对什么月息呀年息呀,如何算账一概不懂,于是多年从事会计工作的梅母兴奋地带着女儿跑储蓄所,手把手教她如何存钱,怎么存更合算,按梅母的建议把六千元存了五年期息转本,月息九厘,这是梅鹏的第一笔存款。

 

“我怎么养了这么个笨丫头,身为数学老师,不会算账,没一点经济头脑。如果没有老娘跟后面操心,可怎么办哟。”梅母感叹道。

 

小两口一致说:“就聘你管账啊。”

“你们放心?”

“那是太放心了,放哪儿都没有放你那儿安全。”

 

梅母心气高,敏锐地觉察到梅的专科文凭迟早不够用,又对女儿对出了专升本的要求。梅也非常顺从地报了党校的经济管理本科,九七年春节后考试。

 

日子终于按远鹏的设想,在三至五年还清欠款,生活向好的方向发展了。

然而上天似乎不愿意看到他们如此顺利地过上幸福生活,风暴降临了,九七年正月十一,梅母出了严重的车祸,大腿骨粉碎性骨折,骨盆,手臂全身多发性骨折,还有内伤,奄奄一息,多次报病危,而哥哥嫂子由于双双下岗,哥哥外出深圳打工去了,嫂子要照看读初三的侄女,全部重担落在了梅父及梅鹏夫妻二人身上,请了护工,白天梅父、晚上远鹏在医院陪护,梅儿医院家中两头跑,孩子白天寄放幼儿园,抓紧时间买菜做饭炖汤,抽时间送去医院,看着母亲腿上吊着牵引,胳膊打着石膏,内伤引起的各项体征不正常,痛苦不堪的样子,梅宁愿母亲象以前那样强势地欺负自己骂自己。

 

象梅母这样多发性骨折的恢复期特别漫长,不说内伤的后遗症了,只是腿部由于有大量淤血无法吸收,引起红肿粗胀坏死,九八年差点要截肢,而梅父由于过度劳累突发脑血栓住院,通过几个月的住院治疗,各种方法都用尽了,还是免不了半身瘫痪的命运。

 

梅儿娘家的天塌了,老人生活不能自理比死还可怕,它会消耗儿女的耐心和老人生存的意志,改变老人的脾气和性格,带来许多负面影响。

 

此时的远鹏,方真正体现出了男子汉顶天立地的本色,一力承担起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成为这个家庭的主心骨,提意见,拿主意,找医生,打官司等,梅的同事们来看望梅母时都夸:“梅妈妈,你这个女婿找对了吧,是你好眼力哟。”

 

病床上的梅母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梅因为母亲突然住院,党校的考试没能参加,梅母内疚地交待女婿:“你如果真爱梅儿,就给我逼她上进学习,找机会把本科文凭拿到啊。她不自觉要逼的,切记!”

 

远鹏看着梅母那殷切的眼神,不忍拒绝,还真找个机会替梅作主报了个数学教育本科自学考试,然后哄着梅看书学习。

 

此事把梅儿气得牙痒,自己一个学工科的,当初高等数学作为基础课学得比较简单,现被逼着转考理科数学教育,这不要命嘛,但还是答应去考下试试。

 

从新捧起书本,要补学数学大专的知识,又要新学数学本科内容,从开始的毫无头绪,慢慢的学出点门道,白天照顾父母,晚上都坚持学习到凌晨一、二点,首次考试通过了《常微分方程》和《概率统计》二门课,也有了点信心。

 

梅父住院几个月,梅母行动不便基本上在家养伤,梅的哥哥也从外地辞工回来了,舅舅也来帮忙,仍是远鹏充当主心骨,一家人凡事都由远鹏指挥作主,梅父便秘,医生需要家属戴上胶皮手套抠,也是远鹏动手。瘫痪病人出院后的护理工作也很繁重。

 

二年多的操劳,远鹏自己也累病了,住院治疗了一个月。

 

梅儿的内心世界失衡了,三十出头就开始体验上有老下有小,二位老人失去自理能力的日子,梅原本乌黑靓丽的头发急白了,还大量脱发,每次洗头都掉好多头发,看着吓人,好在梅自小头发特别茂密,也没在意,以为掉了还会长出来,终于有一日发现,头顶稀疏可见头皮,而且有三、四处地方,每处约有一元钱大小的地方完全秃了,这是民间俗称的“鬼剃头”,医学上称“斑秃”,梅儿此病应当和焦虑、精神压力有关。

 

梅一声尖叫,惊倒了女儿,忙问妈妈怎么了,梅搂住女儿喃喃自语:“我要是头发全掉没了,我就不活了。”

 

女人都是爱美的,梅看着镜中面色憔悴的自己,万念俱灰,晚饭也不做,独坐在沙发上发呆。远鹏下班回来,发现妻子不对劲,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女儿惹妈妈生气了。

 

女儿忙辩解,悄悄告诉远鹏:“妈妈快变成秃子了,不想活了。”

 

远鹏楞了楞神,然后故作开心地大声说:“哈哈,好啊,以后咱们家不用点灯了。”

 

女儿为爸爸的幽默而开心大笑,梅本想配合着勉强一笑,没想到张开嘴巴却“哇”的放声大哭起来。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