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梅的自我救赎(17)
梅的自我救赎(16)
梅的自我救赎(13)
梅的自我救赎(12)
梅的自我救赎(10)
梅的自我救赎(9)
梅的自我救赎(5)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14)         ★★★
梅的自我救赎(14)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17 更新时间:2018-2-3 20:09:17

 

十四   生活有苦也有乐

 

日子根本不是想象中的美好,添一口人,一下子多出很开销和事情,梅面临着重重困难的考验,因为经济很不宽裕,也为了孩子好,梅只能考虑放弃身材,实施母乳喂养,被逼着多吃多喝,不讲口味只讲营养,人也发胖变邋遢了,没时间更没心情收拾自己,月子期间婆婆来照看了十多天,由于快到年关了,老家有许多事要忙,就着急回乡下了,梅母因退休后被华侨友谊商场聘为出纳会计,处于上一天班休息一天的工作状态,只能是隔三差五地来探望,基本上就是远鹏在护理母女二人,天寒地冻,每天要洗一大堆尿布,做菜也还不太会,经常是顾了这头忘了那头,如果被梅母查岗发现梅儿还及时没吃上饭,就会挨一通臭骂,挨训成了常态。

 

梅母不许女儿随意下床,嘱咐女儿安心坐月子,不许碰冷水,不许做针线活,不许过度用眼,更不可伤心流泪等一大堆禁忌,一定要把身体养好。她时常从家里带些食物过来,看着女儿亲口吃下才安心,又给了女婿几百元钱,告诉女婿这钱是给女儿和外孙女用的,必须得专款专用。还抱怨梅儿住得离她那么远,来一趟真不方便。

 

看着远鹏整天忙得晕头转向,经常是倒头便睡,其它方面梅也帮不上忙,但有关孩子的所有事都是梅自己做,夜里起来给孩子换尿布也从不忍叫醒他,小孩衣服不够换了,梅临时踩起缝纫机做小衣服,但这些都不能被梅母知道,否则远鹏又有得受气。

 

梅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这么丁点大的小婴儿,何时才能长大啊!

从元月到五月份这四个多月独自带小孩的日子,梅被折腾得苦不堪言,尤其是春节过后的大年初六起,远鹏因评职称需要而参加了市内的培训班,早出晚归,从小娇生惯养的梅根本就不是个能干的女人,加之住处偏远生活极不方便,早集市就一小会儿,去晚了菜也买不着,真是吃饭都成问题,但梅就算咬碎牙也要坚持,坚信日子会好的。

 

远鹏单位里有一台闲置的有毛病的公用电视机,放出来的图像尽是雪花点,只能看个大致的人影,远鹏借来家让梅儿解闷,也就省台稍清晰点,每晚的黄金档时间,梅儿都会听一部电视连续剧《乙未豪客传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剧中插曲,梅当年的记忆力还不错,乐感也可以,楞是听会了好几首正能量的歌。

 

每一首歌都有不同的心境和感悟,在梅儿难过无助时给予过安抚和信心,一部被众人遗忘的老电视剧成了梅儿终身难忘的记忆。

 

《谁说也不信它》(歌词)

谁说也不信它,谁说也不信它,只要我今生认定了他 ,走遍天涯去寻他。

风狂也不管它,雨骤也不管它,心中真情不凋零,生死离别相牵挂。

谁拦也不管它,谁挡也不管它 ,流水绝无回头悔 ,生死相依跟着他 ,跟着他……

 

梅儿对脑海中的(雪花+影子版本的《乙未豪客传奇》 )电视连续剧的剧情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可那些插曲( 《谁说也不信他》、《不离开我》、《就算是河干》、《女儿心事难诉说》、《情比天地久》、《人生总有遇到狼群的时候》、《一腔热血》……)的旋律却不曾随着时间而逝去,在梅的心中,这些歌曲代表的是那段艰难而美好的岁月以及她对生活的态度与信念。

 

熬到五月份,梅的产假结束,该正式上班了,单位给梅分配了一套住房,一家三口搬了过来,远鹏弟弟仍住在原处就近上学,在校食堂用餐,轮到远鹏得早出晚归地上班,完全照顾不了家里,所面临的问题更大了,请不起保姆,谁来带小孩?

 

梅母终究还是心疼女儿,辞去了华侨友谊商场的工作,住到梅的家里帮衬着带到放暑假,于是新的矛盾又来了。

 

远鹏老家的亲戚朋友太多了,个个以为远鹏混得不错,大事小事都找他,高家父母也显摆儿子有本事,经常带人来寻求帮忙,远鹏又是个热心人,梅儿爱面子,对来客总是热情接待,口碑相传,来找远鹏的人越来越多,经常是梅儿早晨一开门,发现门口坐着人,或者刚端起饭碗,家里来人了,又得张罗做饭,且孩子小经常哭闹,梅儿私下里和远鹏沟通寻求解决办法,远鹏也很无奈,他感叹做人真难,乡里乡亲的,不答理吧,别人说你不近人情,答理呢,越答事越多,但总得好言相待,能办不能办,粗茶淡饭总得招待,乡下人最看重的就是人情,事办不成没关系,你态度好他们就满意了。

 

梅儿认怂了:“远鹏你说得容易,我受不了啊,你说这个人第一次来好好招待,那个人也是第一次来再好好招待,可是加起来人太多,我可吃不消啊,是的,他们有的人来了不空手,带点家养的活鸡活鸭,不如不带呢,我没时间打理且不会宰杀啊。”

 

梅儿的同事都很奇怪地问:“你们家怎么天天来人呢?”

 

梅还能开玩笑:“高家的表叔二大爷数也数不清啊。”但梅母早就憋不住了,她那急躁脾气,开始还顾点面子,只和梅、鹏两人抱怨,后来就犯了老毛病,见人就数落高家父母的不是,不但对大儿大媳没私毫的帮助,还这样无休止地惹麻烦找事情,继而迁怒到远鹏身上,而远鹏单位同事大多数是住在市内的,梅母因为常去单位看望女儿,又和谁都自来熟,梅母见到远鹏同事、领导就说远鹏的是非,说他父母如何不明事理,说他骗了自己女儿,让梅儿如此受苦受累,结果害得远鹏事业受阻,人缘也大打折扣。

 

梅儿也成天受夹板气,被母亲吵,和远鹏也呕。

 

梅儿对远鹏感叹:“我是说乐意和你过苦日子,可现在过的不仅是苦,而且是烦,没料到生活是这个样子的,但我还是认了不会后悔。”接着又认真地说:“如果有一天你发达了,变心了,想换人了,你就直接告诉我,别让我蒙在鼓里,我不会纠缠,我会转身就走,我的惩罚就是让你后悔失去我,因为你永远找不到比我更好的,本人就是这般自信!”

 

远鹏始终是个拎得清的人,想想岳母为自己带孩子的不易,把一切苦水泪水都自己吞下,只念岳母的好,不计较她的错,忍辱负重的根本原因在于舍不得梅儿这样好的妻子,更舍不得可爱的女儿。

 

女儿萤雪虽然磨人,但自小就显露出语言方面的天赋,三个多月就开始无意识地冒话。

 

惊喜是在萤雪六个多月的某一天,家中来了两位远鹏教过的已经毕业的学生,鹏切了个西瓜招待他们,本来萤雪在里屋,闹着要出来,冲着远鹏叫爸爸,外面三人以为她只是冒话,反复试验了多次,证实她真的会有意识地叫爸爸了,远鹏激动得把女儿亲了又亲,梅却心里酸酸的:“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天天就缠我缠得多,竟然先学会叫爸爸,不会叫妈妈。”

 

次日晚,梅家里又来了客人,梅把女儿放在童车坐着,自己切着卤菜,听到女儿清晰地叫着:“妈妈,妈妈……”两只眼睛亮晶晶,盯的却是梅手中的鸭舌头,直流口水,梅望着女儿那付馋嘴样儿,哭笑不得地逗她:“再叫我一声,就给你尝尝。”这个尚不会走路的小人精在童车内乐得直想往上窜,奶声奶气地唤妈妈。

 

梅心里平衡了,美滋滋地想昨天如果是自己在切西瓜,或许女儿就先会叫妈妈了,萤雪这个小脑袋瓜里或许早就对父母有了认知,才准确地叫对称呼,而且先后只相差了一天而已。

 

萤雪真是个小吃货,因想一片西瓜开口叫爸,为舔一下卤鸭舌才肯叫妈。可惜暑假期间外婆没在,所以直到萤雪九个多月才学会叫姥姥、舅舅和姐姐。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