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梅的自我救赎(17)
梅的自我救赎(16)
梅的自我救赎(14)
梅的自我救赎(12)
梅的自我救赎(10)
梅的自我救赎(9)
梅的自我救赎(5)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13)         ★★★
梅的自我救赎(13)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29 更新时间:2018-1-27 15:28:24

 

十三    梅鹏同心喜结良缘

梅的父母反对也没那么坚决,因为远鹏个人确实是非常优秀的,人品也值得信赖,特殊的家庭环境造就出特有的优良品质,是大院出身的孩子无法相比的,可父母也看到了女儿以后要面对的复杂问题,并且预见到了以后会发生的矛盾及根源。

当梅和远鹏把结婚提上议事日程,征求梅父母意见时,父母对远鹏严肃地提出几点要求,第一要求远鹏先顾小家后顾大家,正确处理与大家族的关系,不要危害到小家庭的利益。自己的女儿,父母是最了解的,根本不善于处理家庭矛盾,而且滥老好,同情心重,请远鹏不要把他家里的麻烦事摆在梅儿的面前,该帮的有能力帮的可以帮,该抵制都得由远鹏抵制,不要让梅儿为难。第二远鹏父母把小儿子交到大儿子这儿来养,毕业以后不论考上考不上,都该放手,弟弟是父母的孩子,不是哥哥嫂子的孩子,不可一管到底。第三将来父母养老问题,给父母生活费,经济上可以扛大头,但弟弟妹妹们要共同出人力。第四,既然梅儿不知天高地厚,嚷嚷着要尝试过苦日子,那么梅家父母只陪嫁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不给多余的钱陪嫁,以后遇到困难也不会伸出援手,让女儿深刻体会生活的艰难。第五,隔皮不识货,生男生女均是未知数,远鹏系家中长子,乡下父母渴望生男孩可以理解,但如果生了女孩,不得找理由嫌弃。最后声明,如敢让梅儿受委曲,定让远鹏好看。

梅和鹏两人也表态,不要父母的经济支持,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过上好的生活。

真正的裸婚,除了生活必须品,彩电、冰箱、洗衣机这几件当时标配的结婚用品一样也没有,梅带上了自己的电子琴、吉它和缝纫机。

婚后的日子一下子令梅儿明白了生活的艰难,两人算了算账,共欠下三千多元的债务(包括远鹏原先打官司的支出),对于当时人均不到百元工资来说,相当于天文数字,但梅儿天生是个不爱操心的命,反正天塌下来总有高个顶着不是吗,既然远鹏轻描淡写地说不用担心,一切有他呢,那就闭着眼睛过日子好了,可是本来两个人成家过日子零零碎碎开销就挺大,还要还账,另加小叔子生活费学费都摆在面前,那点工资根本不够用的,很多刚开始不会过日子的年轻人都是依靠父母的帮助渡过最初的困难期,但小两口既然表态了不要女方父母的帮助,男方父母也没有能力帮助,一切靠自己。

好在梅的同事给她介绍到另一所中专学校兼职代课,这样也可多一份收入补贴家用,可不巧的是梅婚后就有喜了,无法接受这份好意,远鹏舍不得放弃,替梅接下了这份差事,但他又要坐班,所以只能是悄悄地去兼职,每学期多赚个几百元,梅的单位也比较人性化,只给梅的课程安排至十一月底结束。

由于是住在远鹏单位的临时住房,也就是单身宿舍改造的,梅早出晚归地跟单位的大客车到市内上班。课排得少,整个孕期梅儿的无聊时间还是非常多的,又没有电视可看,要么给未来的孩子织毛衣,要么就是弹琴,梅儿最爱弹的一首电子琴曲子就是日本老电影《追捕》插曲《杜丘之歌》,整道歌曲的歌词就是:啦呀啦,啦啦啦啦啦啦……

梅读初中时非常喜欢由高仓健和中野良子主演的这部电影,当时看了二遍,很多经典片段都记忆犹新,梅回忆并想象着电影中真由美和杜丘两人骑着马逃亡之路的画面,竟然十分沉醉,借此排解着孕期的不适。

这首曲子就是梅给孩子最初的音乐胎教,不知腹中的那个小人儿会不会有印象呢?

……

一九九一年注定是艰难困苦的一年,年中发大水年底下大雪都创下纪录的一年,就在最寒冷的时刻,鹅毛大雪飘在昏黄的路灯光影下甚是美丽,梅的预产期快到了,因远鹏单位离市区很远,不通公交,也无出租车可打,远鹏陪着梅儿提早住进了医院,晃悠了多日也没动静,医生说孩子头不入盆且羊水过少,可能要进行剖腹产,把梅儿吓得躲到医院大门外,正巧遇见哥哥开车来医院看病人,梅见到哥哥就哭,哥哥哄了哄妹妹,然后默默地掉头把母亲和嫂子接来医院。

梅母私下里拜托了早就熟识的产科主任,其他医生也基本上都是熟人,借口作检查把梅儿给扶上产床,二话不说,两只手都挂上吊瓶加入催产素,试试能否让胎儿的头入盆顺产分娩,如果不行就立即推进手术室进行剖腹产,这样做可能也是担心羊水过少对胎儿不利,所以需要缩短产程,但是注射了大量催产素,人为的急产,无间歇的宫缩疼痛令梅儿这个大嗓门儿在产房鬼哭狼嚎了一个小时。

有人说顺产的那种疼痛是十二级疼痛中的最高级别,相当于20根肋骨同时断裂的痛,有个地缝都想钻的痛,梅儿疼得失去理智,全然不顾及教师或淑女形象,又倚仗和接生医生认识,不管不顾地惨叫。梅的母亲在产房外心疼得直哭,数落远鹏让梅儿日子过得清苦,这会儿生产又这么遭罪,埋怨远鹏委曲了自己的宝贝女儿,把女婿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也不解气。而远鹏也是非常的心疼、怜惜这个在他一无所有只有欠债的情形下,勇敢地嫁给他的女子,梅平日非常爱笑,从未见她哭过,如今在产房外听着梅儿无助的哭叫,原本多愁善感的他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他内心默默发誓要珍惜梅儿并让她过上好日子,所以对梅母的责备丝毫不敢反驳只能承受。

原本医生按梅的腹围96公分计算胎儿体重应当只有六斤多点,结果婴儿出生时却有七斤六两,身长51CM,催产得太急,产程较短,所以婴儿各项指标非常棒,头很圆,脸色红润光滑,一点也不象别的婴儿那样皱巴巴的,且哭声响亮,小胳膊小腿非常有力,医生评了个最高分,告诉家属梅儿生了个漂亮千金,然后抱出来让爸爸和外婆看一眼后送进了育婴室。

梅母故意说:“唉!可惜是个女孩。”

远鹏不知如何接话,此时,那位熟悉的接生大夫,也是梅同事的妻子,霸气地回应:“阿姨,女儿好啊,我家女儿给我十个儿子我也不换。”

梅被推出产房,家人发现她白眼球变得血红,医生解释说,疼痛加用力引起的结膜下毛细血管破裂,过几天会恢复的。

那年冬天太冷了,婴儿室的暖气管都被冻坏了,刚出生的婴儿只好由家属自己抱在怀中取暖,梅母靠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把外孙女搂在怀里,一夜不敢松手,就这样孩子次日还是有点发烧了,好在这孩子天生体质好,很快就抗过去了,真是能吃能喝能睡的一个小东西,外婆其实是非常疼爱的,初为人父和人母的远鹏和梅儿一时还没能接受角色转换,懵懂着不知如何应对。

倒是远鹏先作了转变,一口一个我女儿我丫头的叫着,每天一到婴儿室定时叫家属去抱孩子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冲出去,冲着护士喊:“快快,不用看,那个哭得最响亮的就是我女儿。”

梅对这个婴儿却有种说不出的既陌生又亲切、还夹杂一丝不知所措的感觉。无法想象自己怎么突然就真的变成孩子妈了。

婴儿的姓名原是两人早就商定好的,当时看梅儿的身形不蠢,别人都猜测怀的是个男孩,而且远鹏的妈妈信基督教,她说她的女儿们都是她求主送的男孩,所以她也会求主给梅儿送个男孩,远鹏还真信了,和梅儿约定,男孩跟父亲姓由他起名,女孩跟母亲姓,由梅儿起名。

见到骨肉相连的女儿,远鹏满心欢喜,耍赖要女儿跟他姓,梅儿对孩子跟谁姓本就无所谓,因此孩子的姓就随了父亲,名字就用了梅儿起的“萤雪”,应了当年的漫天飞雪之景,又寓意古人囊萤映雪夜读书,鼓励孩子奋发向上之意。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