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梅的自我救赎(16)
梅的自我救赎(14)
梅的自我救赎(13)
梅的自我救赎(10)
梅的自我救赎(9)
梅的自我救赎(5)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12)         ★★★
梅的自我救赎(12)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1 更新时间:2018-1-9 15:11:35

 

十二  梅儿愿过苦日子

 

小长假很快就过去了,这三天两人相处甚欢,远鹏通过对梅的细致观察,认定她就是自己此生想要追寻的良伴,她看起来涉世未深,虽然智商不低,但没什么心眼,不世故,不做作,还容易轻信,别人把她带卖了,她还会冒着傻气帮忙数钱,难怪她父母总是不放心,而远鹏是见惯了世态炎凉、人心险恶的人,梅是出现在他生活中的一抹亮色,令他忍不住想要掏心掏肺地对她陈述一切,想爱她、保护她。

远鹏读大学期间也曾对班上一位女生有过心动的感觉,但那时的他家中有麻烦,又把心思放在学习、入党和当学生干部上,根本没多余的心情考虑情感问题,对那位女生也只限于好感,平时多看几眼而已,顶多算是暗恋过,而如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梅,让远鹏那颗饱经沧桑的心活了起来,他相信这一定是母亲信奉上帝给自己带来的福分,梅儿正是他真真切切想要拥入怀中之人,他想要努力抓住机会,却又担心自小养尊处优的她无法跟自己先过几年苦日子。

远鹏自己有个理论,男女双方如果第一眼看不上,第二眼仍看不上,相处三次还是看不上的话,那就肯定没戏,没必要再纠缠下去了,事实证明这个理论基本上是正确的。远鹏从梅的态度和眼光中感觉出自己是有戏的。

而梅这几天故事是听爽了,脑袋也听大了。以梅的菩萨心肠,定然也听出了一些对远鹏的欣赏和感情,但绝对没到要以身相许的地步。梅的母亲最烦女儿的优柔寡断,所以经常教导女儿要处事果断,行就行,不行就是不行,一定不要拖泥带水,磨磨叽叽,凡事都要快刀斩乱麻。

三号中秋之夜,两人似乎都感觉到该做决断的时候了,如果有感情就继续相处,要是没感觉就谁也不耽误谁,一拍两散。两人坐在露天体育场看月亮,谁都不开口说话,任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天凉,女生坐地上不好,容易受寒,要么回去,要么你坐我腿上吧?”远鹏艰难地开口。

“没事,我比较皮实。”梅不太好意思坐他腿上。

又是沉默,于是梅儿找话:“你会认星座吗?不会啊?那先教你认北斗七星吧,它属于大熊星座的,象个勺子,斗柄朝东,天下皆春,斗柄朝南,天下皆夏,现在是秋天,斗柄应当朝西。你看你看,是不是朝西?神奇吧,所以它可以指路。”

远鹏心不在焉听着梅儿嘴巴得巴得巴说个不停。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远鹏低声念叨。

“哦,你说什么?噢!我还是喜欢: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梅说自己最崇拜的古代文人就是苏轼。

“周末还见吗?”远鹏试探地问。

“你不怕累就见呗。”梅对上他的眼睛,咧嘴一笑。

这一笑,把远鹏的心结打开了,他一下跳起来,把梅也拉起立,然后从膝盖处抱起梅,使得梅比自己高出一截,仰起头吐露心声:“小梅,谢谢你!我从来不敢相信生活可以如此美好。真的谢谢。”眼中似乎泪光闪闪,远鹏容易感动流泪这一点特别象他的母亲。

“快放下,我很沉的,累着!”

“你要是个杠铃,手能抓住,我可以一下把你抓举过头顶。”

“……哎,你疯了,我又没答应你什么。”

“我不管,就是想好好抱抱你。”

梅儿寻思着,他到底有没有毛病啊?算了,先不管了,暂时当鸵鸟好了。

……

周六下午,远鹏下班就骑车来市内,为了多点时间与梅儿相处,与市内男同学约好,晚上不回单位,去同学那儿倒腿凑合一夜,周日与梅儿一同游玩并谈心。

这次换了个话题,远鹏把法律课上一位教授的讲课内容转述给梅儿听,说的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最高层次的就是“灵与肉”的结合,他竟然复述的相当精彩,令梅儿听得津津有味。远鹏说他自己骨子里就想追求这样一种感情,他实在不想苟且地度过一生,一直幻想着有一位三观相合的女子,不离不弃,相守到老。

梅发现远鹏身上有许多自己不具备但又很欣赏的优点,随着对远鹏的了解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喜欢听他说话了,远鹏对梅儿痴迷的眼神也令她很知足。

再一个周末,再一次约会,如此反复,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

远鹏在单位是中层干部,要坐班,而梅是专职教师,不用坐班,那时也没有电话和手机联络,梅在某个周日和远鹏约好,要在自己不用上班的工作日去他工作单位看看,远鹏特别开心,上班时间在办公室不断的瞅着窗外,生怕错过了梅的身影,担心她找不到自己会着急。

十点多,梅刚走进大门,矜持地张望,正思索着远鹏描述的方位,就见远鹏从办公楼跑下来,把她领到自己的宿舍,是一间把走廊包括进去的大平房,摆了一张四尺左右的木床,里边还有一张上下层的双人床和一张书桌及书架,远鹏解释说是小弟弟在他这儿复读初中,他可以辅导一下他的功课,希望两年后初中毕业可以考个中专。

午饭后,远鹏的弟弟上学去了,远鹏请梅儿一同上床午休一会儿,言语中带有暧昧的暗示,梅坚称不用休息。他开始给梅洗脑,说同事谁谁谈个女朋友一周就同居了,又谁谁谈个女朋友带到单位宿舍当晚就留宿在此了,大家都是过来人,情之所至偷尝禁果根本不算回事。梅一个劲摇头说:“别人是别人,我是我。”

远鹏一脸失落地说:“我知道,你还没有看上我。”

“你生气啦?”梅盯着他问。

远鹏笑了,换了一种态度和语气说:“没有,我很开心!”

“你竟敢试探我?太狡猾了。”

“也不全是试探,你如果愿意我很开心,但你如果不愿意,我也很开心。”

“那我问你,你那方面没毛病吧?”

“谁说我有毛病?你不信?可以检验啊。”

“还是算了吧。”梅寻思着才不想被别人看轻自己呢。

……

梅成为远鹏的女朋友,远鹏非常乐意带她去结识自己的大学同学和朋友,所以梅很快认识了一群和远鹏同样出身贫寒的如今在各单位已经混得还不错的朋友们,他们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梅心里基本上有数了,他们都工作时间不长,没有经济根基,挤在公家分配的一小间房子里,还得接济双方或一方贫困的父母,弟弟妹妹需要帮助,亲友们也要帮忙,当年的小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有了孩子的家庭也为了家务事吵吵闹闹。这些人是属于有后劲的人,若干年后大多数都成为了单位或部门的精英,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远鹏的洗脑功夫堪称一流,他说找对象要找一只将来有能力一飞冲天的鹰,或者象炒股一样,寻一只潜力股捂着,不能只看现世安稳富足,梅眼中看到的远鹏总是信心十足,自信满满的男子汉形象。

其实远鹏根本就不用担心,梅本就是个对金钱名利没什么概念之人,只愿求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过日子。所以两人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好。

就是此时,梅的父母开始投反对票了,原因是,他们通过多方调查走访,结果表示,将来女儿嫁给远鹏,经济负担太重,绝对没有好日子过,刚开始是担心女儿不谈恋爱会误了终身大事,所以在了解不充分的情况下筹划了这场相亲,现在后悔了。

父母开始劝梅和远鹏分手,这下子梅的倔劲又上来了。

“我不谈你们非让谈,我刚遇上个有点感觉的,你们又要我分手。”

本来梅还在犹豫中,现在决定就他了,梅就喜欢过苦日子。

认识半年时间,梅不顾父母反对,领证结婚了。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