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11)       ★★★
梅的自我救赎(11)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6 更新时间:2018-1-7 21:26:41

 

十一  国庆中秋双节至,梅儿约会O型男

 

国庆前夕,二位介绍人带上远鹏来梅的家中吃晚饭,梅母热情地给远鹏添菜加饭,梅见他要么差点被鱼刺卡,要么被饭噎着,心知他非常紧张,寻思他得拿出多大的勇气才来受这份折磨,冲人家这份诚意,自己一定端正态度、好好说话,不让人家难堪。

结果梅张嘴的第一句话竟是:“哎!你什么血型?你肯定不知道吧?”

“我恰巧知道,上大学时查过,我是O型。”

“真的么?你没骗我吧?”

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梅内心已有决定:就冲这难得的O型血,也要给彼此一个机会。

梅这才仔细打量一下面前的人,皮肤紫黑紫黑的,脸上还有许多小痣或雀斑,和洋气不沾边,细看五官端正,长相并不丑,看面相比实际年龄成熟,也不至于象四十多岁,肩膀宽厚,胳膊的肌肉明显,有阳刚之气,象是喜爱运动健身之人。

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一会儿,时间也就不早了,因远鹏还有很远的路要骑自行车回去,十点之前会面结束。

送走了客人,梅儿又被父母拉着开小会。会议议题就是:综合评价远鹏其人,并探讨有没有必要继续交往下去,最后父母给出总结性建议:人不错,是最符合梅的择偶标准之人,年龄上总归是年长几月,人品方面得梅儿自己去认识和发现,先处处看是否投缘。

九零年国庆和中秋间隔一天,调整成三天连休,介绍人和梅的父母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想在三天小长假让两人感情升温,否则得每周等到一个单休日才能见面。

于是国庆节的下午,远鹏再次出现在梅的面前,从随身携带着的公文包中取出几个小本本递给梅,梅吃了一惊:“这是什么啊?”

远鹏一脸诚恳,认真地说:“这是我的各种证件,你先审查一下。”

梅一下子被逗乐了,心想这小子八成是被人给整傻了吧?!也就不客气地看了起来,对比中挑出他的大学毕业证,不由赞道:“哇,你这张大学毕业照拍得好帅呀,你应当放张大的留作纪念。”

“可惜底片丢了。你喜欢啊?喜欢放你这儿好了。”

毕业证这么重要的东西愿意放别人那儿,远鹏给梅儿传达了二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一是信任,二是自信,有点出乎梅的意料。

远鹏是师范大学优秀毕业生,教育心理学是必修课,后又进修过法律专业,应用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有些根底,知识和阅历都比梅丰富得多,而梅只是个父母过度保护之下心智不太成熟的女子,这两人压根不在同一水平线上,打心理战梅哪里是远鹏的对手,看远鹏志在必得的势头,梅迟早得败下阵来,但梅是个感性之人,只凭自己的好恶来界定因果,远鹏能否达成所愿还得看他的造化了。

梅笑着说:“我就想听听你的故事。”

远鹏说:“当然没问题。”

于是两人决定找个相对安静的场所,梅挖空心思想了好久也想不到去哪儿听故事比较合适,只好老套点去公园坐坐吧,步行十多分钟即到,快要到达目的地时,梅儿的视力非常好,远远看见一位老同学挺着大约七、八个月大的孕肚与她老公手拉手散步,梅扯了一把远鹏的衣袖,示意他赶紧跟上自己开溜,两人穿过马路绿化带避过那两口子,远鹏笑着问:“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不是啊,我是怕同学不好意思嘛。”梅解释说自己认为孕妇的形象太丑了,最好是躲在家里,出门遇上老同学肯定会害羞的,远鹏用奇怪的眼光审视梅,然后说:“世人都认为做了母亲的女人是最美的,孕妇身上更有一种独特的美。”

“美在哪呢?我可没发现。”梅嘟囔道。

当时公园的大门还是免票的,只是里边的动物园和划船碰碰车等项目另外收费,两人边走边说到了公园内的动物园门口,远鹏问梅:“我们要进去看猴子吗?”

梅儿冲口而出:“看猴子不如看我咯,猴子有我好看吗?”这句话不但逗乐了远鹏,连旁边的一个小男孩都大声笑起来。

梅儿是来听故事的,可不是来看猴子的。两人来到后山,每人找块大石头面对面坐下,听远鹏讲属于他自己的故事,当然是倒叙,用小半天时间首先讲了梅儿最想听的大学毕业后的部分,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梅儿听得意犹未尽,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不自觉缩了缩身子,远鹏关切地问:“冷吗?要不要……”他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没有多余的衣服可脱,尴尬了,接着不好意思地比划了一个搂抱的动作,梅儿笑着摇了摇头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明天继续听。”

就这样,梅儿听了三天故事,对远鹏有了一个大致印象,比身边的其他男子能吃苦耐劳,意志力更顽强,认准的事再难也会坚持,还自小就会打架,嘴巴还挺能说……

远鹏说到他读小学低年级时,换了好几所学校,老师们都不愿意收他,说他调皮捣蛋,坏账全算在他身上,一群熊孩子下河游泳被老师罚光身子在大太阳底下晒,老师的花镜坏了找他父亲赔,经常趴汽车和拖拉机,经常和同学们打架,把同学揍得鼻青脸肿,被打者家长找他父母告状,母亲哭着数落他长大讨饭都没有出路……,梅儿竟然听得非常向往,觉得他小时候过得很开心很自由很洒脱。

但远鹏接着又说他父亲看他太淘气,就让他休学,然后罚他干活一年,让他好好反省才令他产生了改变自己的决定。十来岁的孩子那一年吃尽了苦头,腿上全是蚂蟥叮咬留下的伤疤,梅儿看了触目惊心;远鹏说父亲拉一板车货物一夜不睡赶路,他也不能睡,得跟着一路不停拉车推车帮忙使劲,梅儿记得小时候见过大人孩子共同拉板车的情景,但不知他们的生活原来这般苦;远鹏说他脚受伤了,不能下田,父亲逼他挑担子,母亲心疼得直哭;后来远鹏读初中时,父亲与人合伙做生意被骗,损失很大一笔钱,家里准备起房子的材料和值钱的东西被债主抢空,家徒四壁,年关都过不掉,一家人外出讨饭度日,其中的辛酸都是梅儿从来不曾想象过的,不由得心生同情。

远鹏说到高中毕业那年被父母逼迫订亲,内心的凄楚无助,对于父母的不讲理和霸道,梅感同身受的同时自己也一下子释然了,看远鹏这么有知识有主见、挺精明的一个人,不也曾毁在了没文化的父母手上嘛。

远鹏的叙述很平淡也很真实,他说最感激邓小平了,如果不是邓恢复了高考制度,他可能无法摆脱命运,或许这辈子只能当一个农民,过着和父辈们一样的日子,但改变命运也不成为离婚的理由,他原本也想凑合着好好过日子的,他同学中虽然也有很多自小定下娃娃亲,考上大学后反悔退亲的,可他并未敢有此想法,总觉得做人不可忘本,所以遵从父母的意愿成了亲,可他太高估了自己,以为男人嘛,可以为性而爱,但他却由于不爱一个女人而无法和她行夫妻之实,远鹏将最隐秘最难以启齿之事也向梅儿和盘托出。

梅儿的下巴都要惊掉了,小心翼翼地措辞:“你和她有正常的‘好’过吗?嗯~~~,在一起睡过吗?”

“睡过呀,成不了事,她对我妈和我奶奶说我有毛病,害她们到处求方问药要给我治病。”

远鹏的直白再次惊呆了梅儿,他不会真有毛病吧?怎么会有这样的难题摆在眼前?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