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梅的自我救赎(16)
梅的自我救赎(14)
梅的自我救赎(13)
梅的自我救赎(12)
梅的自我救赎(10)
梅的自我救赎(5)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9)       ★★★
梅的自我救赎(9)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1 更新时间:2017-12-29 0:19:27

 

 男主人公是个有故事的人

 

高远鹏的故事特别精彩,比梅的故事丰富多了,他这辈子吃的苦遭的罪在梅的眼中堪称传奇,能活着就不错了,能活得好就更值得骄傲,梅所受的一点儿委曲和他相比都不算什么。

 

原本梅和鹏这两人是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但是缘分就是如此奇妙把两人牵在一起。

 

为避免冲淡主题,用简单的笔墨介绍一下新出场的男主人公,高远鹏出身贫寒,兄妹五人,他是长子,中间连着三个妹妹,最小的是弟弟比远鹏小十多岁,父母务农,家庭状况很复杂,有点难以表述清楚,只能尽力而为地描述一下,为以后的故事作个铺垫。

 

高妈妈自幼丧母,有一亲兄和一亲弟,高妈妈的父亲娶了后娘,又生了几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后娘对三个继子女很不好,逼得大儿子十几岁就走上革命道路,打游击成了南下干部,高妈妈自小被送到外地做童养媳。

 

高爸爸自幼丧父,母亲改嫁后又生了一大堆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但高爸爸却成了孤儿需自己养活自己。解放后,高妈妈被当了干部的亲大哥找回家乡后,嫁给了比自己小四岁的高爸爸,三反五反时期生育过二个孩子,都被饿死,远鹏是母亲三十岁之后生育的,母亲看得很重,整天背在身上。

 

远鹏不仅有四个亲弟亲妹,还有许许多多的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还有数不清沾亲带故的亲戚朋友,就象《红灯记》里唱的“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远鹏是村里第一个考出来的大学生,所以肩负的责任很重很重,重到他自己根本无法承受却又拼了命地去背负。

 

远鹏是个非常复杂的矛盾体,既恨父母害了自己,又对父母特别愚孝,话说高中毕业临近高考之前一个月的结骨眼上,村里有人给远鹏提亲,介绍了一个长相普通还是文盲的妹子给他,远鹏是坚决看不上,但愚昧的父母竟然同意了,主要原因是:自己儿子读了这么多年书,不会做农活,而且这么多年村里没出过一个大学生,不相信自己儿子可以考上,如果落榜,农活也做不了,妹妹们终归要出嫁,弟弟又小,缺少劳动力怎么生活呢,而文盲妹子家里兄弟特别多,如果娶了她,家里的农活就不用愁没人帮了;而对方父母是赌远鹏是支潜力股,一定可以考上大学,然后闺女可以跟着进城享福,并承诺如果远鹏考不上大学,家里农活都由她或她家兄弟帮着做,并把小弟弟扶持到结婚成家。

 

这真是一场豪赌,双方父母各自打着如意算盘,男方家长赌儿子考不上大学,女方家长赌未来女婿可以考得上。因为远鹏的成绩确实非常棒,年级第二名,说也有趣,那个年级第一名也被一位同班女同学看上,女孩认定年级第一的男生必定会考上大学,为拴牢他,高二开始与他同居,结果第一名男生由于恋爱分心大学没有考上,复读还是没考中,结果心理失衡得了轻度抑郁,女生也抛弃了他。

 

高家父母各有各的杀手锏,父亲断了经济支持,不让儿子参加高考,母亲的眼泪更是厉害,哭得那个肝肠寸断哟,把儿子的心都哭碎了,远鹏为了能参加高考算是勉强答应了父母,但是留的有话:“她是你们的媳妇,但不是我的妻子。”结果第一年高考由于闹了这么一出,落榜了,为了可以复读继续参加次年的考试,也不敢违抗父母,但又从心底里排斥父母包办的这门亲。

 

次年远鹏以超出本科线四十多分的成绩考取本省一所师范大学,之所以报考师范是考虑费用低还发放生活费。大学四年他的心思都在学习、入党、当学生干部和体育锻炼上,打算毕业后从军,但又被母亲的眼泪给淌了回来,在本地区一所离市区路程较远的中专学校做了一名教师。

 

刚刚分配好工作,八月去单位报到,上班才一个多月,接到来电说母亲病了,速回,孝顺的远鹏立即赶回了乡下老家,迎接他的是父母已经摆好了酒宴,宣布儿子结婚,把文盲女娶进了门,远鹏大醉三天,也没领结婚证,坚决不与文盲女同床共枕,回单位时唯一的变化就是换了一身新衣服,告诉同事他成亲了。

 

文盲女要求来学校与他共同生活,远鹏死活不同意,打算考研离开家乡,或者去西藏支边,每次文盲女一来,他就去学生宿舍住,把自己的单身公寓让给她,而她每次来都会把宿舍能砸的砸个稀烂,能剪的剪个破碎,再愤然离去,还表演当面服安眠药然后送医抢救的戏码,越是这样远鹏越是反感,其实远鹏觉得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毕竟人家等了自己几年,如今这个结局,人家闹一闹也正常,就由着她闹吧,总会有气顺了闹够的一天,最后她在家与高妈妈干架,把高妈妈从大坝推下摔晕,自觉理亏,因为并没有领过结婚证,就去县法院打官司,自求解除事实婚姻关系,法院判决:男方给女方五百元经济帮助费,两人各不相欠。

 

按理此事算是圆满解决了,虽说当年的五百元对于家境困难且月工资只有五十元的远鹏来说已经不算小数目了,但女方家族之人觉得自家的女儿吃了亏,不依不饶,非说远鹏有了第三者才要休妻,定要把远鹏的工作给闹掉,让他身败名裂,所以远鹏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女方家到处上访,散布他是新时代的陈世美,见到远鹏回乡就立马纠集一群人拿洋叉锄头等群殴远鹏,多少次被打得遍体鳞伤,远鹏虽然在高中就是护校队成员,和老师学过武术,会打拳,大学期间体育也非常棒,而且自幼调皮是打遍家乡无敌手的狠角色,但对于女方家的无理取闹,他从不还手,任其打骂,打死作罢的态度。心里就一个念头:只要自己不被打死,就坚决不要这个女人,一年不行二年,二年不行五年,五年再不行,十年二十年……

 

惹不起只好躲,尽量避免正面冲突,但远鹏父母家也是战场,水缸锅碗瓢盆等无一幸免。远鹏的父母这才认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高妈妈把眼泪都快哭干了。远鹏此时四面楚歌,上级主管单位,上一级法院,妇联,学校,家乡,全都是对他不利的声讨,他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有一次母亲想念儿子,叫儿子回家过端午节,远鹏回到县城还没到村里,就被女方亲友发现行踪,被围困在闹市几小时,郁闷至极,当时还发着高烧接近晕倒,如不是被堂兄弟们发现抢出来送去治疗,估计性命都难保了。

 

经此一事,法院再审时,女方家提出要二千八百元的赔偿,是想从经济上彻底整垮高家,最好再让远鹏失去大好前途,是那种自己得不到的就宁愿毁掉的心态,高家父母为保儿子性命,劝远鹏答应了,同意法院判给人家二千六百元,此事总算结束。把本就空虚的家底全掏空了,还欠下一屁股债。

 

法院之事完结了,但妇联那儿还有个约定,就是远鹏如果再谈对象,一定要向妇联汇报,得到妇联的批准才可以谈婚论嫁。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