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散文随笔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组图]纸船         ★★★
纸船
作者:土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32 更新时间:2017-12-23 13:22:17

 

《纸船》/土著

 

 

    二十六岁那年公司派我去绥芬河出差,回来时,火车停靠在一个小站,上来一个中年男人,看穿着大概是个农民,抱着一个襁褓包裹着的孩子,那个男人一脸凄楚悲戚,他环视车上的乘客,然后对我邻座的一个中年妇女说:大嫂,你帮我抱一下孩子,我还有东西没拿上来。大嫂接过孩子后,那个男人就转身下去了。

 

    车开了,也不见男人来取孩子。大嫂正纳闷,孩子哭了, 怎么都哄不好,大概是尿湿了。解开襁褓看到孩子的胸口上有张纸,上面写着孩子出生的年月日,并恳请好心人收养。大嫂惊讶地嚷了起来,大伙围过来看。那孩子是个女娃,刚满月,可能是营养不良,干干瘦瘦的,眼睛很大,双眼皮,鼻梁很直很精巧,很是漂亮,小嘴一张一闭的,好像在找奶吃。一个哺乳期的妇女放下自己的孩子给她喂了奶才止住了哭闹。乘警知道了,过来询问。大嫂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乘警说,这个孩子必须送到鸡西车站,如果没人来找,然后再说。其实乘警不过是想据为己有,明明是孩子的父亲看着大嫂面善,将孩子送给大嫂的。

 

    从那以后,每次想到绥芬河,我就想起了那个孩子,一直担心她流落到了哪里。如果她还活着,应该到了婚嫁的年龄,她一定是个漂亮的女孩。

 

    我还经常想起那个一脸悲伤的穷苦的父亲,感受到了他把自己的骨肉递给那位陌生的大嫂时 心里的锥心刺骨的痛。让那么弱小的生命独自去人世间漂流,就像往大海里放了一只纸船。作为父亲,他的内心从此不会安宁。

 

     我还想到那个超生便扒房牵牛的基本国策是否人性。

 

 

 

 

                                                    2016 04 04  土 著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