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7)         ★★★
梅的自我救赎(7)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0 更新时间:2017-12-23 0:17:12

 

 

  两年进修伴随成长

 

梅始终觉得自己此生最幸福的阶段,就是再次外出求学的那两年了,小洪的纠缠根本不算回事,哪怕他把整个家给赌输了,也与自己不相干了,对于金钱,梅向来看得很淡,因为自小家中不缺钱,也没受过挨饿受冻的苦,但自己学习生活也得经济支撑,拯救不了别人只好寻求自保。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两年无忧无虑的读书生活给了梅知识与自信,同时也收获了同学友情,并学会了为人处事之道,虽然家中诸事不顺,但梅是个性格乐观豁达的女子,高中班主任因为太喜欢这个丫头,给了她一个看似批评的褒奖,意指梅是个啥也不往心里去的没心眼儿,班主任用掩饰不住喜爱加宠溺的表情,满面含笑地对梅说:“你以为谁都象你这样没心没肺的呀?”,将梅的那颗小心脏都给酥化了,俏皮地回了句:“最知我者真亲老师也”。类似的场景在梅进入到新学校没多久仿佛重现,梅为生病的同学求助买红糖而结识一位热心助人的学长,一天在洗衣房相遇,学长看了眼梅面前的二盆衣服,随口招呼一句:“梅,你在帮XX(病中的同学)洗衣服吗?”,梅诧异地回头:“你咋知道?”,学长会心一笑:“除了你还有谁呀?”他那带着温暖的声音令梅突然就想到自己的亲老师,以及那种自信无比了解梅儿的口气和眼神简直和亲老师如出一辙嘛,梅的心瞬间就被感动填满了,随后想方设法拜他为自己的围棋老师,相处日久,特别敬重他的人品,看得比亲哥哥还重,一口一个师傅的叫着,多少年过去了,仍然不改叫师傅的习惯。

 

梅清楚地记得开学时,父母根本不放心背着重重行囊,而且还是路痴的女儿独自远行,仍是由父亲亲自找了车并亲自护送梅到大学报到的,虽然出嫁了,但在父母眼中似乎没什么大区别,总是放心不下这个最宝贝的女儿,坚决不让女婿送她上学,生怕他熟悉了学校地址,会去干扰梅的学习,其实父母也不想想驾驶员是靠什么吃饭的,想找还能找不到吗?

 

尽管父母的疼爱总是不得其法,做着令叛逆期女儿不认同的事情。但梅好象不再那么反感自己的父母了,想想因为自己的任性给几个家庭都带来了伤害,梅自责的心理特别严重,甚至发誓以后宁愿别人伤害自己也绝不主动伤害别人,因为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伤痛一阵子很快就能复活,而别人不一定有如同自己一样的自愈能力。

 

另外还有出自对父母深深的同情……

 

补充一个傻梅儿的小故事,梅读高一时,和同大院的一位同班女同学小蓓经常同路上下学,小蓓家中姐妹五人,她是最小的一个,有姐姐的人知道的事情总是多些,有天放学小蓓讲一件事给梅听,把梅吓得够呛。

 

小蓓的二姐是位妇产科医生,有一天二姐的女同学来找她做人工流产,同学说有天遇上个算命先生算到她有孩子了,她想不可能啊,也就是某天中午和男友中午在一起躺着休息时,因为太困了,不小心睡着了,结果一查就真的怀上了,但没结婚怕人闲话所以不能要这个孩子。

 

梅问小蓓:“女孩和男孩在一起只要睡着了就会怀小孩吗?”

 

小蓓装作很懂的回答:“是啊,成熟了有例假的女孩,和一个成熟的男孩在一起睡着了,高分子跳来跳去嘛,就会怀孕了。”

 

从那以后,梅在电影院等公共场所哪怕再困也不敢睡着,生怕有哪个睡着男子的高分子跳到了自己身上,小蓓后来读了医科大学,梅还对小蓓抱怨,被她的误导害惨了,根本不敢打瞌睡。

 

高二时上生理卫生和生物课,老师也没讲明白,以至于有一天坐第一位的小男生向生物老师提问:“老师你总说受精卵,可我不明白男人的那个子是怎么进到女人的肚子里去的?”结果同学们轰堂大笑,梅正好也不懂这个问题,正等着老师的解释呢,结果四十多岁的男生物老师红了脸尴尬地回答:“这个问题等你们长大就明白了。”

 

一直到高二快毕业了,梅看到一本杂志详细地描述,才明白一切,但是又对父母产生了疑问,因为梅从小到大一直和父母同住一个大房间,中间只用一张木板将两张床头隔开,这样母亲早晨叫梅起床上学就特别方便,直到高中毕业后,梅才住到后面加盖的小卧室里。

 

那种居住条件下,梅从未听见过父母有过任何亲昵的动作,梅当时还一直把男女之事视为恶心之事,所以梅一直敬重自己有如此正经的父母,可既然孩子是那样来的,难道自己也是那么恶心的产物?还一直以为是父母的高分子跳来跳去才怀了自己生了自己呢。

 

母亲直到梅婚后才对梅说出了一段隐情,原来1954年梅的大哥出生以后,母亲于1958年大跃进那年又生育过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儿,因为长得美,就起名为“俊”,但由于忙于工作,产假过后,只好把女儿送给保姆带,而保姆欺骗了东家,她根本就没有奶水,晚上又不带着睡,几个月的孩子被生生冻饿而死,母亲后来又怀过四个孩子全都小产了,直到第七次怀孕才生下了梅这个宝贝女儿,而母亲此人向来还比较娇气,父亲体谅母亲怀孕生育的辛苦,再说终于是儿女双全了,也不必再求多子多福了,出于对母亲的爱,不忍心让妻子去做女性绝育手术,就自己去做了男性节扎手术,结果手术导致再也不能尽人道,母亲从三十出头就守了活寡,然尔母亲从未做出任何出轨之事。按理这得要给损害赔偿的,可谁敢去说呢,怕被扣上破坏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帽子,而且还有脸面问题。

 

所以梅尽管觉得父母之间的关系怪怪的,但总也找不出真正的原因,后来随着自己成家了,且各方面的知识也增多了,又看了许多的小说杂志,才明白夫妻之间的无性婚姻是非常痛苦的,阴阳失衡会引起许多生理和心理疾病,性格也会发生变化。梅是父母的最后一个孩子,父母不可能再生育了,且哥哥又不爱回家,父母自然把所有的注意力和宠爱都放在梅的身上,对此哥哥都产生了抱怨:“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咱们家是重女轻男。”

 

梅试着慢慢理解父母,体谅父母了,也不想再让父母伤心了。

 

梅离婚之后,母亲让父亲住到了梅的小房间,而梅代替父亲和母亲睡在双人床上,并且睡一头,时常陪母亲叙叙话,亲子关系解冻了。梅似乎又变成了父母的乖女儿。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