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6)         ★★★
梅的自我救赎(6)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1 更新时间:2017-12-21 15:25:05

 

 

   你是害人精吗?

 

 

    梅开启了呕人模式,天天在家和父母找茬生气,派遣单下来了,也不去单位报到,但还是缺心眼儿,八月底的一天,被父亲哄着带出门玩,结果就去了新单位算是报到上班了。

 

    上班就上班吧,总比呆在家中强。再说同学们一个个也都陆陆续续分配工作了,自尊、自强、自立。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也挺重要的,但坏就坏在梅父把女儿安排在和“教育专家”同一个单位,“专家”一张损嘴早已津津乐道地把他拯救梅的光辉事迹绘声绘色地宣扬的人人知晓了,在同事们眼中梅就是个叛逆的小太妹,而且该单位已经十年没进新人了,形成了一个十年断层,再之前又是一个十年断层,即老、中、青相差十岁左右, “专家”属于德高望重的长者之列,小年轻就只有梅一人,也正是从梅开始破冰,以后每年都进点新人,弥补单位年龄结构不合理的缺陷。

 

    单位很清闲,当然就会有不少好事之徒,总想在平静的生活激起一点浪花,寻找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梅在单位有一丁点风吹草动父母立马就能知晓,梅有一种被无数人监视的感觉,尤其是有一天,梅回到家就被母亲训斥:“学校是育人场所,又不是妓院,你要注意点形象。”梅特别愤怒,问母亲为何这样说自己,母亲的回答是梅上班时涂脂抹粉还涂口红了造成影响不好,天地良心,这又从何说起呢,梅压根就不擅打扮自己,从来都不会化妆,连化妆品都没有,不知是哪个嚼舌根子的乱说一气,要么只能归功于单位里太缺少年轻人,和一帮婆婆妈妈们在一起,算不上太漂亮的梅脸色红润,看起来象是涂了胭脂口红一般。唉,梅长叹一口气,挨训的理由都是千奇百怪,如此毒舌的母亲也是没谁了,这样的日子梅如何能满意?当年刚兴起去广东打工潮,梅悄悄收拾了衣物,打算工作不要了,出逃!

 

    可梅母是何等的精明,对梅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还没等梅跑到车站就被追了回来。

 

    这期间父母多方为梅物色满意的对象,梅一概拒绝,心中还希望能有一天和小王能出现转机再续前缘,母亲让儿子做做女儿的思想工作,兄妹之间作了一次深谈,梅告诉哥哥,凡是父母看中的全不考虑,哥哥说:“我新收了一位复员军人做徒弟,人很好,在部队是汽车兵,还入了党,我介绍你们从普通朋友做起,这样父母对你的看管也会放松点。”这个办法果然奏效,做驾驶员的哥哥带徒弟跑车,顺便带上妹妹出门玩,父母不再干涉,梅获得了短暂的自由。但父母的心中是不认可梅兄的小徒弟和女儿谈恋爱的。

 

    小徒弟比梅年纪小一个多月,不太成熟的样子,在梅心中就当是个小弟弟了。其实梅的哥哥是暗中鼓励徒弟追自己妹妹的,徒弟胆怯地问师傅:“你妹妹那么优秀,能看得上我吗?”

 

    师傅回答:“你喜欢我妹妹吗?”

 

    “当然喜欢了,可你爸妈好象看不上我。”

 

    “我爸妈越不喜欢你,你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

 

    小徒弟真不明白这一家人是什么逻辑,彻底晕菜,但终究还是半信半疑、小心翼翼地展开了对梅的追求。

 

    反正梅也无任何朋友,有个小弟弟做朋友陪着玩总比被父母困在家中好。

 

    工厂里的人包括小徒弟及他一家人都爱打麻将,而梅从来没接触过麻将这个东西,对新鲜的东西梅总是缺少抵抗力,小徒弟首先教会了她打牌,交往的时间也就增多了,牌桌上一坐时间过得飞快,那阵子的梅特别迷恋打麻将,觉得这么好玩的东西以前从来没玩过,真是白活了,业余时间就这样消磨在牌桌上了。

 

    毕业后一年多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梅有天在单位接到了小王打来的电话,小王竟然告诉梅,他和梅分手后的一个多月就在家人的安排下和小未婚妻结婚了,都快有孩子了,梅突然对爱情产生了疑问,原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海誓山盟的爱情存在,谁离开谁都可以活得好好的,和谁过日子也都一样。加上哥哥对梅说:“知道你在家里早就呆不下去了,我也不喜欢回家,你嫁到我们厂来吧,哥罩着你!”,梅与哥哥虽一母同胞,但由于哥哥年长许多,在梅读小学一年级时,哥哥已经参加工作了,而且很少回家,所以兄妹相处的机会并不多,冲着兄妹亲情再加麻将牌的吸引,因麻将在梅的父母家中是被杜绝的,就算可以出现,三缺一也玩不起来,梅同意嫁给哥哥的徒弟小洪。他家父母及兄弟个个都会玩,随时可以凑上一桌,还有人挤不上桌在边上围观的。

 

    虽然梅的父母不赞成,但也不好再坚决反对,只好由她去了。

 

    论家庭条件小洪父母都是工人,育有三个儿子,小洪是长子,两个弟弟都尚未工作,小弟弟还在读初中,经济条件比梅的家差多了,小洪自己也就是复员后进厂,在车队做驾驶员,那个年代司机算是个技术活,工资加出差补助收入相对高些,但梅的父母最不认可当驾驶员的人,觉得风险太大,令亲人担惊受怕。当初儿子要学驾驶,父母由于坚决反对的,以至于二、三年断绝来往也没拗过儿子,现在找个女婿还是驾驶员,这也太不省心了。象梅家兄妹家境较好,子女又少的情况不论在当年还是如今的婚姻市场都算得上优质资源。父母心有不甘也属正常,但估计父母也被梅将近两年的折腾给闹烦了,想早点扫地出门好落个安心,总比万一哪天没看住跑外地去了好。

 

   领了证找厂里分了房,就十几平米的一居室带一个非常小的厨房,四家公用卫生间,家里面积小的来个人都没地方坐,但梅总算是有了自己的一个小窝,男方家里找木工打了一套家具,又买一台单开门的冰箱,女方家陪的彩电、录音机、床上用品等,然后梅就稀里糊涂地出嫁了,原来没在一起生活没在意,婚后才发现丈夫小洪有二个坏毛病,第一个还可以容忍,就是把梅看管得紧,生怕她离开自己,梅就当他是小心眼也是爱自己的表现不作计较。第二个毛病梅是无法容忍的,那就是小洪不仅仅是喜欢玩麻将那样简单的事,而是喜欢利用麻将赌钱,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结婚头一个月就经常夜不归宿,一赌就赌到大半夜甚至天亮,梅当然知道赌博的危害有多大,所以很担心,但想着工厂里大多数人也都这样,既然自己选择这样的生活,也只好忍着了。公婆也是不希望儿子参与赌博的,所以劝梅要把小洪管紧点,喜欢玩就在家里玩玩。而梅的母亲仍是放心不下女儿的生活,经常来看望,不仅看望女儿女婿,同时还能看望儿子儿媳及孙女儿。

 

    婚后刚一个多月的一个礼拜天,梅因为小洪周末又成宿玩麻将不归家终于忍无可忍,开始爆发了第一场战争,并对他下了最后通碟,如小洪再不改过,就不跟他过日子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对着窗户上张贴的依然很鲜艳的红双喜,一拳砸了下去,“哗啦”一声巨响,玻璃碎裂了,梅的手腕被尖锐的玻璃划伤,时值冬天,皮肤不太敏感,又因为心中有气竟毫无察觉,直到滑雪衣的袖子被浸透染红了,鲜血也顺着手指滴到了地面上才发现,而正在此时,梅的母亲来探视女儿,那么大的动静早听邻居们描述了,母亲就在外面使劲敲门,吓得屋内两人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装作家里没人,不应声。

 

   梅母哪肯善罢甘休,“我知道你们在家干仗,快点开门!我一定要知道我女儿怎样了。”

 

    小洪吓得不行,如果让岳母看到她女儿受伤,还不得剥了他呀。赶紧找纱布给梅包扎,伤口较深,又没有药品,只能暂时压迫性先止血。

 

    母亲在外又是找儿子,又是找亲家,还要找领导,终于把门给叫开了,然后坚决要带女儿离开,梅装作若无其事,说根本没发生什么,就是自己任性耍脾气没事找事的欺负他。此事也就这样过去了,梅不想让母亲干预自己的事,也相信自己可以改变这个家。

 

    梅的手腕留下了伤疤,小洪也就消停了几天,受不住牌友的鼓动,主要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心魔,又一次次的违背对梅的承诺,一次次令梅伤心,而梅早已经戒了麻将不再碰,希望给他做个好榜样,可是对于一个深陷其中的赌徒来说,仿佛掉进一个怪圈,保证得再好,清醒时甚至拿刀要剁手,犯晕时仍是禁不住再次犯错,周而复始地循环往复,梅所有的耐心也消耗怠尽。机会不是永远都有的。

 

    梅工作单位的原图书管理员换岗了,梅向单位领导要求,由教务员改任图书管理员,没事时把自己埋书堆里看书,校图书馆不大,也就三间平房大小,课余时间才对学生开放,一个人管理足矣,一排排的书柜,还有几个空书柜,梅把空书柜放倒二个,铺上被子住到图书馆,眼不见心不烦。为期不到半年的婚姻陷入了危机。

 

    单位推荐梅去报考国家机械委委托一所工科大学培养的教师进修班,全脱产带薪学习,二年制大专,学费单位全报,只是本省的招生指标特别少,全省一百多所学校的生员报考,当年只录取二名学生,本单位有同事之前考了几次都没成功,梅也顾不上和老公呕气了,背水一战投入到复习中。结果梅以物理接近满分,数理化平均近九十,但因政治只考了四十多分,险些失去这次机会,好在仍以全省第二名的成绩取得了入学资格。

 

    临去上学前,梅对小洪说:“给你二年时间改掉你赌博的坏毛病,否则我们就此别过,你别怪我翻脸无情。”

 

    他倒是答应了,可是一个人如果失去了约束,自己又没有自制力,只会是变本加厉,连父母也拿他没有办法,梅没等到毕业就面对的是欠下上万元赌债的小洪,那可是八十年代末期,工资区区几十元,上万元真是个天文数字。

 

    小洪倒也算是个血性男儿,同意还梅自由,两人协议离婚,没让梅分担赌债。

 

    梅去取回自己最后一些小东西的时候,遇上一脸沮丧的小洪,估计又再次输钱了,也有可能是被父母骂的,或者是被领导警告的,他血红着一双眼睛,先对梅一通拳打脚踢,然后又抱着梅疯狂大哭。

 

    小洪泣不成声:“是我自己不争气,亲手把这个家给毁掉了,是我对不起你,你忘了我吧。”梅默默地把钥匙还给他,希望他吸取教训,过好以后的日子。

 

    后来他的父母帮他把债还上了,他领悟到自己最对不起的还是父母,轻易败掉了父母大半辈子的血汗钱,而他还有二个弟弟没有成家,于是他辞去了工作,南下打工挣钱去了,毛病改没改也不得而知,梅和洪从此再没打过照面。

 

    梅深感自己罪孽深重,就是个害人精,小洪如果不遇上自己,或许是另外一种结局吧?自己是不是又把他给害惨了呀?以至于他流浪在外有家都不能回。以后的自己就独身好了,免得再害人害己。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