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4)       ★★★
梅的自我救赎(4)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49 更新时间:2017-12-12 16:17:45

 

 

四、逃离了,幸福总是短暂

 

偏北方的一座城市,父亲送梅来校报导时已经开学三个多月了,坐了一整天的客车,又不是开学的时间节点,没有接待人员,班主任又正好没在,去女生宿舍看了下,倒是有一张空床位,但被先入住的学生放了行李,女室长冷着个脸爱答不理的,梅只好跟父亲先入住了招待所,次日再作安排。

晚上躺在招待所的床上,梅再一次想流泪,难道这次逃离还是失望,还会遇到高中时的现象吗,就因为自己来迟了,就排斥自己。次日梅不声不响地悄悄混入班级,听到大家议论自己才明白,老师和同学们都以为梅是走后门进来的,一定是成绩差得很,是个难缠的坏学生,少招惹的好。

坐在最后一排,落下很多课,不知从何补起,索性也不管了,听天由命吧。懒洋洋地发着呆,渡过了煎熬的前几天,梅渐渐和大家熟悉了起来,同学们其实待梅很友善,梅悬着心基本上放了下来,学校每月发饭菜票和开水票充当助学金(值十八元左右,不发现金),女生基本上够伙食费了,甚至还略有节余,男生一般不够吃得父母再补贴点,再或者有哪位女生喜欢那位男生就把自己节省下来的饭菜票送给他。男生也会送水票给女生,男生比较懒,不爱干净,晚上不洗脚睡觉是常事,女生一天两瓶开水又要洗又要喝的,开水总是嫌少,梅没有相好的男生就自己悄悄地做了件坏事,用橡皮擦仿制了学校的水票印章,用红印泥盖在硬纸片上以假乱真,还送给其他女生,好在一直谨慎使用也没被发现,梅的父母每月至少给她二十元零花钱,在学生中算是富裕阶层了,所以那个时候的梅内心还是充满快乐的。

期末考试来临前,下了一场大雪,班上的女同学玩堆雪人,梅一时心血来潮,用水果刀把雪人做成了雪雕,梅塑造的雪人小姑娘有鼻子有眼栩栩如生,一战成名,同学们喜爱的不得了,打算放个一夜次日观察能否被冻成冰雕,晚自习宿舍留守一人值班,还不时地守望着小雪人。

第二节晚自习梅在教室听得门外一声叫喊:“梅,头没了。”

接着又说:“是雪人的头没了,我一时没注意被人偷走了。”

教室里顿时笑作一团。

 

期末考试很快到了,以梅的基础应付那点轻松的课程,没有什么障碍,大家也没见她用功补课,数学考满分并不令人意外,竟然能把很多同学都惧怕的机械制图课考个满分,令机械制图老师都非常惊讶,问她:“这门课你以前接触过吗?”,梅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说:“看我哥哥学过。”很担心被误认为抄袭。

迟到的梅又给大家一个惊喜,因为班上的干部都任命过了,就推荐梅去校学生会担任宣传部长。

……

梅和一位睡上下铺的女生小霏成了知心朋友,她是一位娇小可人的某工业大学教授之长女,下有一弟一妹,她正是那位会向教授爸爸撒娇的姑娘,梅特别羡慕她的家庭氛围,希望将来自己的小家一定要温暖有亲情,班里喜欢小霏的大有人在,可小霏很有理智,眼光也高,而梅已经把自己逼得活脱脱象个男孩子,根本没有一点女孩子的小心思,梅高出小霏大半个脑袋,小霏常小鸟依人地靠着梅说,你要真是男孩多好,我就找你当男朋友了。梅豪气地说:“好,我保护你!”,两人约定不在班里谈恋爱,不学其他女生那样,进校谈着玩,毕业各东西。

每当别的女生有力气活找男生帮忙的时候,小霏总是大叫:“梅,快来帮帮我!”,这句话同学们听了就好笑。

 

两年时间一幌而过,眼看就快要毕业了,五月四日这天,梅负责接待了二个小伙子,他们来学校为毕业班的学生拍摄毕业照,个人证件照和班级合影照都由他们负责,其中一位梅原本认识,在他的照相馆拍过相片,另一位首次见面,小伙儿长得很白净,也很腼腆,一双眼睛又大又明亮,五官很立体,看起来是个很帅的小伙,只可惜腿有残疾,小儿麻痹症引起的,梅对他多有关照,跑前跑后做好服务。梅天性喜欢学习,想抓住这次机会把摄影学会,小伙子感激梅的热心答应教会她摄影冲胶卷洗相放相等一系列技术。

 

没想到梅三月份回父母的一封家书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父母三月份给梅来信说,让女儿好好学习,争取考个优秀毕业生回去好安置个好工作,这又引起了梅的恐慌,就立即回信道:“我毕业不想回家乡了,所以我也不必争取优秀。”

母亲研究不透梅的心理,把梅这封信拿去给一位自称教育专家的好朋友看,朋友分析后告诉母亲:“坏了,你女儿谈恋爱了,谈的外地的,不想回家了。”

五月九日,由梅的哥哥开车,父母一同来到了梅的学校审问梅,又走访老师和同学,师生们都否认此事,同学们更是奇怪,梅平时在班里连个关系暧昧的男同学都没有,除了小霏,可她是个女生啊。访来访去,就把焦点对到那位摄影师身上了,在学校造成很坏的影响,梅心里郁闷得不行。

反正也讲不清了,梅继续跟小伙子学摄影,小伙子也表露出喜欢梅,梅尽管不太懂感情,但二十二岁的大姑娘了,第一次有人表示喜欢总归是开心的,只是不答应做女友,因为他父母已给他介绍了一位刚满十七岁的没文化的乡下女孩做未婚妻,比小伙子整整小了八岁,梅并不想破坏人家。

大约没过一个月,父母再次来校,这回带了教育专家同来,让专家来开导女儿,和女儿单独谈话,这位专家,梅也是敬佩的,很有欺骗性,梅只说毕业坚决不想回家乡,其他去哪儿都行,他循循善诱地开导梅:

“你只要和我说实话,承认自己恋爱了,我一定会帮你,我路子大得很,你想分配到哪儿我都有关系帮到你。”

梅一时头脑发热少了根弦,说“就算是吧。”

他又问:“你们何时认识的?”

根本没有这么个人,怎么办呢?就说他吧,他说喜欢自己的,而且他有未婚妻,还身有残疾,说了别人也不会当真,否则从哪儿凭空编个人出来?但梅总不能说才刚刚认识不到一个月吧,只好接着瞎扯:“认识好久了。”

 

专家胸有成竹地笑了,对梅的父母交了差,看!我说的一点没错吧,早就谈恋爱了,就没有能翻得出我手掌心的孩子,赶紧的想办法吧。

 

    自此,梅的噩梦真正降临了……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