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3)       ★★★
梅的自我救赎(3)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2 更新时间:2017-12-9 14:01:40

 

三、离家出走的闹剧

 

象梅这样国家三年自然灾害以后出生的孩子,赶上了国家的婴儿潮,读小学没校舍,得推迟读书,读中学还是校舍不够,有了厂办中学,读高中要考,读大学录取率百里挑一,大学还没有扩招,当年的中专比如今的本科还难考,别人都开学三个月了,梅和父母之间为读哪所学校问题仍没有头绪,离家二里路的高等师范专科院校对当地学生有优惠政策,降低点分数但不提供宿舍,必须得走读,梅一想到还要在家住三年,坚决不情愿,宁愿去外地读个中专,其实内心真后悔自己初中毕业没听哥哥的话去读中专。

对峙了三个月也真够久了,父母坚决不让梅去外地求学,梅也没办法,毕竟没车票和吃饭钱,连通知书也不在手上,而且女孩子又没出过远门,还是个路痴,父母这次还想了个软对策,家里翻修和加盖房子,让梅在家看着,等房子修好,父亲一定亲自送梅去外地上学,估计原本一个月的工程硬是拖了三个月,梅整天无所事事,除了在家自己练习口琴和二胡以外,就是跟在瓦工师傅们身后面学会了上房揭瓦、攀爬脚手架,胆量也是越来越大,从一开始非要有人给扶稳了才敢上陡梯子,到后来上下自如,敢在房顶上面走,当年的平房不是平顶,而是堡顶,成人字坡形状,梅的行为把邻居奶奶阿姨们惊到了,老阿姨们见到梅母总是善意的提醒和告状,母亲上班也不安心,挂心着家里的事,经常借口去银行交账转账的功夫溜个号回来侦察梅的行动。

一天上午,梅正在房顶上看工人们钉挂瓦条子,母亲悄悄提前回来了,见此状况吓得不轻,自己的乖女儿何时变得如此胆大了。冲着梅大声吼:“我早就听左邻右舍说我家女儿天天爬房顶上玩,这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还不信呢,你不要命了,还有个女孩样吗?”接着又把工人们火了一通。

工人们收工离开后,又开始训斥:“你是不是还坐在小师傅自行车后座上去另一处工地了?”

“是啊,这有什么不妥?”

“你怎么不嫌丢人呢,那些三教九流之辈也是你敢招惹的?让人嚼舌根看不起,说你不庄重知道吗?”

“人家凭劳动吃饭,有什么可丢人的,我不就是坐下他自行车后座吗?怎么就大逆不道了?”

“可你知道别人说的多难听吗?”

“谁说的?讲来听听!”

……

说来也怪,这帮建筑工人都喜欢这位东家梅姑娘,队长有天上工还带来了他的夫人对梅说:“我回到家跟秀儿说这次请我们干活的东家女儿特别的有意思,和别人不一样,一点儿也不瞧不起人,对我们可好了,所以秀儿非要跟我来看看想要认识你”。还给梅带来了一大缸她亲手做的芝麻酱,那味道特别棒。

队长夫人李秀儿是个集镇上的姑娘,气质和长相都挺好,高中毕业有几年了,看上老实憨厚的队长,不顾父母的反对嫁到乡下,也爱看书,梅把自己的小说书全拿出来让她挑。

梅有了这个朋友非常开心,秀儿知道梅和父母闹得不开心,就向梅父母请求要带梅去乡下住几天散散心帮助开导开导,和她睡一床,保证安全,父母同意了。

结果梅只住了一天,次日母亲就不放心女儿追到了乡下,把女儿接回家告诫说:“你个傻丫头,秀儿有个和你年龄相仿的弟弟,万一人家没安好心怎么办?”母亲的担心梅能理解,梅一直不知母亲对秀儿说了什么难听话,秀儿伤感地对梅说:“你妈妈瞧不起我们,等你将来有自己的家了,我们再好好做朋友吧。”

于是秀儿离开了梅,此生再无相见过。

 

已经十二月初了,首学期已经过了大半,梅越来越焦躁,房子也算完工了,父母还是不松口,学籍不知还在不在?怎么办呢?

梅故意找茬和父母呕气,然后酝酿着一个大行动。

用针剌破手指写下几个字:“我走了,不要找我!”,然后来到主屋后面刚刚加盖好的小房子,也是梅的新卧室,梅踩着窗户衬从墙角一个预留的小方孔钻进天棚里,带了点零食,怕黑还带了半盒火柴,打算悄悄地观察父母的反应。

窝在天棚狭小的空间里,极不舒适,只能坐在粗大点的主要木衬上,不可乱动,一动就会发出声响,前一个小时最难熬,梅想想自己的境遇,自己先哭了一会,借着洞口微弱的光亮,慢慢适应了幽暗的环境下,急了就吃零食或划火柴玩,梅有点后悔自己行动时间太早了,父母根本就没发现呀。

直到快熄灯休息了,母亲才发现家里少了个人,也发现了那张纸条,急忙把父亲从被窝里拉出来出门找人,大冷的天,父母都出门找她去了,梅吃完零食又无聊了,也不知几点钟了,但又不想立即下去,等啊等啊,听到开门声和父母的吵架声。

“都怨你,把孩子逼跑了。”

“还不是你做的好事!”

“梅最喜欢她小姨,我去她家看看。”这是母亲的声音

“这么晚了,要去你去!我睡觉了。”父亲的声音。

“你个没良心的,你不去我去。”

……

又过了好久,才又听到开门声和小姨的声音。

“哪都找遍了,她没地方可去呀。”

“这孩子会不会想不开,跳塘了,走!快去那儿看看!”

又是开门声,母亲和小姨离开了。远远听到:“姐你慢点,我撒(方言为穿的意思)个大棉鞋,跟不上你啊。”

……

估计已经凌晨三、四点钟了,十二月的天气已经挺冷了,那点零食早化作清醒者的热量散发掉了,更尴尬的是,小便憋太久了,无法再坚持下去。梅悄悄地溜下去,那时家里没有卫生间,自己卧室和父母的卧室挨着,不敢进去找痰盂,怕吵醒了父亲,打算开客厅大门出去上厕所,谁知父亲压根就没睡着,顾不上热被窝,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一把环抱住了梅,梅急得大叫:“快点放开,我要上厕所!”

“只要你不跑,你愿意上哪儿读书我都同意!”

天快亮了,母亲和小姨回来了,看梅已经在家,松了口气。

小姨好奇地问:“你这孩子到底跑哪儿去了?快把你妈急死了。”

梅说:“其实我哪儿也没去。就躲在那儿。”梅指了指自己藏身的地方。

小姨:“难怪我听到奇怪的声音,还以为是耗子呢,可是没有梯子,这么高你是怎么爬上去的呢?”因为在小姨心中梅仍然是那个胆小什么也不敢做的乖孩子。

离家出走八小时,未出家门方寸间,通过这场闹剧,梅终于利用父母的爱,赢得了话语权。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