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2)       ★★★
梅的自我救赎(2)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16 更新时间:2017-12-8 17:32:44

 

引子:家有女儿者,以此为鉴。

 

二、封情绝爱与带血的枕头

 

对于梅性格的养成与之后的叛逆行为,必须再插讲二个小故事。

首先有必要再交待一下梅的居住环境,整个大院包含办公区和生活区两个部分,是连成整体的中间并无分隔,拉个整体围墙形成一个封闭的区域,前门设在办公区,后门设在生活区,内设医务室、食堂、泳池、广场等,相对于街道居民而言,虽然条件优越些,但文革十年,地委大院却是最热闹的所在,梅小小年纪已经见识了人性的丑陋,也是因当年的大环境及历史原因可能全国到处都无法避免,今天批这个,明天斗那个,梅虽年幼但记事特别早,不可忽视她早就有自己的思想了,在那个政治是统帅是灵魂的时代,几乎所有孩子的政治课都学得好,唯独梅所有功课都好,就是政治课学不好,追根溯源应当是目睹了一件血淋淋的自杀场面留下了讨厌政治、思想偏激的创伤后遗症,远离世俗纷争,回归大自然的老庄思想初步形成。

多年后梅无意中提起她儿时记忆中的许多片断,大家都非常惊奇,原来梅那么小就有完整且深刻的记忆了,比如戴高帽挂牌子游街,以及一次在财贸礼堂小姨抱着她参加地委书记的批斗会一事,会至中途发生冲突,红卫兵们用红白相间的专政棒子打人,当时场面一片混乱,小姨吓得把梅从窗户塞出去逃跑的场面,小姨自己却完全想不起此事。

给梅留下最难忘印象的是一位邻居,也算是梅的美术启蒙老师,梅非常喜欢和崇拜这位全省知名的画家叔叔,因为他不仅会画油画,水彩、水粉画,还创作并正式出版小画书,画家不知是因为自己没孩子还是孩子不在身边,对梅这位小邻居也非常关爱,常给她画纸和零食,可母亲不许梅吃他给的东西,说他曾得过肝炎怕传染给梅,不吃零食可以,但终归抗拒不了因为喜欢小画书而喜欢这位文质彬彬、斯斯文文还戴着黑框眼镜的清清瘦瘦的画家。梅有次咳嗽的很严重,父母工作忙以为是小毛病给忽视了,画家心疼得给梅服用甘草片,又提醒梅的父母尽快带去医院做检查,结果是梅患上百日咳,许久才痊愈。正是这位手无缚鸡之力、全身文艺范的暖心叔叔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某个下午,亲手结束了他自己年轻的生命。

毫无征兆的一天,读小学一年级的梅放学回家,见到画家房门敞开着,围着几个人,面色都非常严肃,梅挤进房去被人轰了出来,已然看到白色枕头和床单都被鲜血染红了,木质地板上也斑斑血迹,他被一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地抬上一辆车拉走了,也就那样永远地离开了,据说是先喝了硫酸没有死,肠胃烧得太痛苦,又用刮胡刀片给自己脖子划上一刀,留下遗书一封:“毛主席万岁,我不是反革命。”还好梅并没有见到画家最后那没有尊严的一面,否则对一个孩子来说更加残忍,梅不敢哭,也不知该不该哭,傻呆呆了好几天缓不过神来,扔了画家给她的画纸,但那只带血的枕头定格成一幅画,永远停留在梅的记忆深处再也抹不去那血淋淋的画面,这社会太可怕!

高中生涯是梅最缺乏安全感的时期,那个年代虽然很封建,但很多女生已经情窦初开了,梅同班同学中就有高中谈恋爱后来还结成夫妻的,不止一对,但梅的感情生涯在二十二周岁之前是一片空白,首先父母管得严,根本不被允许;其二是源于读高中时被班上男生言语上欺负,心理有阴影,对男同学没有好感;三是因为受到一场惊吓,对异性产生了恐惧和厌恶。

那场毁三观的惊吓,或许其他女孩子也会遇到,但梅遇上的可能性会更大,因为梅的长相是一幅憨厚老实怕事的模样,梅甚至怨恨父母把自己养成这付模样,每天放学的路上原本是梅最放松也最幸福的时光,因为必路过二个地方,一个是新华书店,有书的吸引,二是邮局,有杂志的吸引,省下的早点钱多半是进了这两个地方。

某一天中午放学的时间,梅又来到新华书店拥挤的柜台前,视线只盯着柜台里有没有好书或复习资料,感觉出有人拉自己的手,还以为是相识的同学也没太在意,就回过头看了看,也没见任何熟人,只见一个穿着洗得发白的旧劳动布工作服的猥琐男,再往下一细看,梅的脸一下子气的通红,象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猥琐男竟然解开裤扣掏出他那肮脏的生殖器放在梅的手心,梅从未见过这种东西,更何况在公共场所,也不知如何应付处理这种情况,奋力挤出人群跑回家中,一遍遍洗手,打肥皂洗,用开水烫,想想就又去洗,中午饭也吃不下,直犯恶心,就差没剁了自己那只灵巧的手。从那以后来有了戒心的梅又在邮局也遇见过该流氓猥琐男,他专门喜欢往人堆里钻,一见此人靠近,梅立即躲得远远的,这两个地方也少去了,但在街上看到有穿劳动布工作服的男人心里就犯膈厌,总觉得男人太过丑恶,其实母亲是发现了梅的细微变化的,也询问了女儿,梅哭诉了自己遇到的遭心事,结果母亲竟然轻描淡写地说这算什么事,你不会劈脸赏他两个耳光,大声呵斥抓流氓吗?再说谁让你放学不回家,在外闲游浪荡。梅顿时无语。试想此时母亲如能把女儿搂在怀里及时开导,轻言安慰,教导女儿如何应付坏人,可能又是另外一种情况吧。

在梅的印象中,过春节哥哥嫂子也很少回家,三个人过春节本就凄凉,尤其是梅高考落榜的春节,年三十全程无交流,吃饭时只有筷子夹菜和咀嚼的声音,梅心里很清楚是父母嘴上不怪但却用冷暴力惩罚女儿。如此糟糕的家庭氛围无法培养出心理健康的孩子。

梅没有享受过父母的拥抱,放学回家和父亲打招呼:“爸,我回来了。”得到的基本上是一句从鼻子里发出的“嗯”。梅想象不出别人家里是什么情形。直到有一次去一位同学好友家中,看到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拉着爸爸的手撒娇,梅的内心特别羡慕,那个美好的画面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原来生活是可以这样过的。

繁重的学习任务,家庭的紧张气氛,令梅心理焦虑,渴望亲情却永远也得不到,得到的永远只是不想要的严厉管束,明明是很温暖的话不知为何从父母嘴里说出来有时也会变味,有时只要一听到母亲叫自己的名字,有找自己谈话的念头,全身就汗毛直竖,直打激灵。

前途一片黯淡,梅身心俱疲,估计已处于崩溃的边缘,而父母却浑然不知,天天念叨要梅服从父母的安排,梅整天脑子嗡嗡响,对生活充满绝望,如此年轻美好的生命如果走不出自己的漫漫长夜,盼不到黎明曙光的降临,那生命还有何意义?梅的脑海中经常闪现那只带血的枕头……

失眠的夜晚总会胡思乱想,内心无比纠结,困惑、狂怒、压抑,悲怆,足以掀起千万丈惊涛骇浪,白天的梅又恢复了平静,丝毫看不出她内心想毁灭自己的疯狂冲动,决不可模仿画家的行为,梅要完成一场救赎自己的行动,因为梅明白父母是爱自己的,只是这种爱太让人窒息,父母从没有把自己当成平等的个体,得有一个契机,一个转折,梅心里已有了主意。

化茧成蝶在此一博,逃离父母的掌控,冲出爱的牢笼,首先一定要取得与父母平等对话的权利,在选择就读家门口的一所大专院校还是远走他乡就读一所中专学校的问题上再次和父母较上了劲,自导自演地策划了一场逃离行动。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