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梅的自我救赎(1)       ★★★
梅的自我救赎(1)
作者:皖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96 更新时间:2017-12-7 1:17:37

 

引子:家有女儿者,以此为鉴。

 

一、强势母亲造就了弱势女儿

 

梅自幼生长在地委大院,具备良好的周边条件和生活环境,梅父是位根正苗红的城市孤儿,五十年代初在地委组织部工作,后又辗转多个单位,对子女要求甚为严格,梅母出身地主家庭,算得上长相俊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梅母考进中等师范学校读书,二年后因生育梅的哥哥而休学,又不愿当教师,索性中师肄业,以后进工厂里当了工人,梅母性格特别强势,凡事都要占高枝,赢别人一头,在家里亦如此,控制欲极强,梅自幼胆小,又被父母严格约束,地委大院有个游泳池,一到夏天整个大院的孩子都下泳池去玩水,只有梅不被允许,梅也不会反抗,估计就象心理学上的一个著名实验(自我设限),揭开玻璃瓶上面的盖子,原本有能力跳出瓶子的跳蚤已经跳不出那只瓶子了,梅也不用学做家务,被过度保护的梅除了安静乖巧以及学习成绩好之外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


    梅是个性格沉静且善解人意的孩子,无论对谁总是很顺从,所以也没有人关注她的想法,只关心她是否吃饱穿暖,梅总是比别家孩子穿得厚实,怕被冻着,因为有一种冷叫作大人觉得孩子冷,可孩子天性总是好动的,读小学的孩子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课余时间喜欢聚在一起跳绳、跳橡皮筋、跳房子,扔沙包等,仲春时节,别的同学早就脱去棉衣,可梅仍被逼穿棉衣棉裤,总比别的孩子动作迟缓,而且活动出一身大汗很容易感冒,下午暖洋洋的太阳经常让梅觉得热得心慌,估计更因心里郁闷。终于有一日子梅犯了倔脾气,悄悄换下棉裤去上学,结果事情败露,在下午的习字课上被母亲象拎小鸡一样拎出教室拖回家按在床上一顿揍,那天还有两个调皮女同学跟在后面趴门缝看热闹,梅打死不叫饶,任凭母亲软硬兼施就是不从,最后没想到母亲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哀声哭泣,梅怕让门外同学笑话,放声大哭盖住母亲的哭声,咬牙蹦出二个字“我穿!”,多少年了都忘记不了这一幕。母女间的一场较量以女儿的落败告终,孩子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了,梅在家中没有过话语权,性格越来越懦弱,但反叛的种子在一点点萌芽。


    每个女孩都希望有属于自己的个人空间,安放一点个人的小思想和小见解,但是令梅痛苦的是根本无法拥有自己的一丁点私人空间,缺少朋友的梅养成爱看书也曾有写日记的习惯,日记本放在写字台下方一个带锁的抽屉,抽屉中还有一些喜爱的杂志和小物品,有一天父母说她的桌面油漆被烫坏了,换个新写字桌,同样带着锁,只有一把钥匙,梅问:“另一把呢?”,父母回答说早被弄丢了,这张桌子只有一把钥匙,憨厚的梅也就信以为真,时间久了,总觉得怪怪的,父母对自己太了若指掌了,终于有一天,梅在父母那儿发现了另一把抽屉钥匙,愤怒的情绪瞬间淹没了她,再也不写日记。


    那位年长梅许多岁的哥哥,也因为与母亲性格和不来,几乎不回家,梅还曾有过一位素未谋面的姐姐自幼夭折,缺少亲情的梅是孤独的,母亲不允许她交友,交女性朋友要经她严格审查,男性绝对不可,凡来找梅玩的同学朋友先被母亲抢去嘘寒问暖,套话问话加以分析,然后对梅说,此人不可交,不许理睬。或许母亲认为没有人能配得上和她女儿做朋友,任何人都有可能带坏了她的乖乖女,所以梅在生活中根本没有朋友。


    孤独中的梅渐渐长大,无奈地学会自己独处,梅被众人认为有着较高的艺术天赋(均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一双手极其灵巧,是左右手均可写正反字、天生会雕刻的那种巧手,无师自通首次做个雪塑、刻个石雕也能栩栩如生,倍受同学赞叹,但在家习字绘画雕刻,也被母亲禁止的,被视为不务正业,想学乐器和绘画也得不到允许,精神无所寄托的梅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拿母亲最为看重的学习成绩来反抗,中考梅的成绩够上一所非常好的中专(当年中专录取线比重点高中高多了),母亲非让她读高中,哥哥劝说母亲:“考上中专多不容易,而且出来就正式分配工作了,以后想上大学再说呗。”那个年代一个正式工作简直比现在考研都难,母亲痛骂哥哥心比毒蛇还毒,一心要赶走妹妹好独霸家产,哥哥当时已经是参加工作的成人了,伤心的眼泪根本止不住,梅从未见过一个大男人哭得那么伤心绝望,吓坏了,不知所措,许多因素叠加的结果,哥哥不愿回这个他认为冰冷的家,梅读了当地最好的高中,又因为学文学理之事,母亲与班主任造成分歧,母亲把梅转入了一所离她上班特别近的一所中学最好的一个班,每天上下班四次路过梅的学校,每天都去梅上课的班级张望,见到老师就聊个不停,老师们都怕了她,为此梅经常被同学嘲笑:“瞧,梅的妈妈又来巡视了,她成绩好还不是她妈妈踢老师的门槛踢来的?”,梅觉得没脸见人,恳求母亲别再这样了,可母亲根本无视,还振振有词的说上班路过,遇到老师难道不打招呼,你是犯错了还是在怕什么?梅因为是当地最好的中学转学过来的学生,一时无法融入新班,又因成绩出众,受到同学的排斥,期末考试的数学成绩以年级第一的绝对优势得到数学老师的喜爱,数学老师有心让梅撤换下原课代表(一位男同学),被梅的母亲拒绝,此事梅本人毫不知情,莫名其妙地与同学结下梁子,从此噩梦降临,上课无法听课,那位同学专门调到梅的后座,给梅起外号,上课时常冲梅砸粉笔头,上生物课,老师讲到杂交水稻,动植物,XY染色体等,那个男生会小声接话说:“比如某某(某种动物是他给梅起的外号)与某某(另外一种动物)染色体……杂交得一个ZZ就是一个崽,崽呢就是儿子的意思……”或许如今在别人眼中这只是小事一桩一句玩笑,只是调皮学生的一个恶作剧,可给梅带来的伤害却是毁灭性的,前座的梅听得一清二楚,那恶魔般的声音灌入耳中久久不散,梅一度情绪气血上涌快要失控,感觉快被逼疯了,扔了书本根本无心学习,上课开小差睡觉看小说或玩点别的,高考落榜没读到理想的大学。


    其实梅的后一个高中班主任特别好,是位非常和善又斯文的语文老师,他说梅是班上最会听课的一个学生,他讲课讲到精彩处他认为该记笔记时,他看见只有梅拿笔做了笔记,他认为无需记时却见大多数学生在记笔记,只有梅一双通透的眼睛望着讲台上的老师,他很喜欢这个学生,他曾给梅的一篇作文打过他教学史上最高分,发现梅成绩急速下降,也非常着急,为此事上门家访了许多次,但问题也没能得到解决,二十五年后的一次班级聚会,师生相见,班主任歉意地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说了一句令梅纠心的话:“我恨死你妈妈了”,师生相视而笑,当年梅可是他心中最宠爱的重点大学的好苗子,说起来都是泪呀。


    梅无法忍受母亲贯以自己的救世主自居,每当母亲居功至伟时,梅的眼底眉梢都会生出许多不屑来,但梅作为女儿无法怒怼自己的母亲,梅尚懂得要尊孝道,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滋味导致心理有点扭曲,母亲是从不认错的,无理也能辩三分的态度,使梅不愿沟通也无法沟通,尝试了无数次都以失败告终,梅也放弃了,对父母的感情似乎也消耗殆尽,梅特别担心自己会变成一个冷血变态之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爱了,此生还能爱谁?


    一直以来梅表现的仍象是一个乖乖女。然而仅仅只是表现而已,一场场家庭风暴注定要在某个时间段里上演。

 

   (未完待续)

 

 

文章录入:皖梅    责任编辑:皖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