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长篇小说 >> 《父亲》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父亲(二十九)         
父亲(二十九)
作者:始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16 更新时间:2012-5-20 10:03:23

      很快便回过神、但仍激动难抑的甄妻,转身来到担架前跪下,双手抓住甄师傅的一只冰凉的手,动情地望着闭目无语的丈夫,不无自豪地说道:“掌柜的,看到了吧?钱掌柜他们多够意思!行,你能交上这么铁的朋友,好眼力,好福气,证明咱这辈子没白混!”接着,甄妻盖好甄师傅上身的白布,又深情地嘱咐着:“等着,我去整点热乎水,好好给你擦巴擦巴,啊!”然后起身,回屋将大锅灶内的柴火点燃,烧起热水来。

      被钱妻替换下来的梁子与小石头,见状赶紧过来帮忙并劝慰甄妻:“嫂子,这火我们来烧,你赶紧进屋吃点饭去,屋里有我们留给你的窝头。”

      “好兄弟,你嫂子不饿。你们年轻,饭量大,替你嫂子将留下的窝头吃了去。”蹲在灶前,正往灶眼里填柴火的甄妻,停住了手,转身仰脸,面对两位小兄弟不无感激与关切。

      “嫂子,我们真的吃饱了,你放心吧!你有两个孩子早晨不吃饭哪行啊?”梁子边说边在灶前蹲下,接过甄妻手中的劈柴继续往灶眼里填加着。

      “梁子,你不用劝嫂子了,嫂子明白你们的好意。只是,嫂子现在真是吃不下。也好,就留给你们钱掌柜吧。他带你们忙活一宿,到现在也没顾得上吃点东西……”说完,甄妻转身进屋并引来小崽的阵阵哭声。

      灶前的梁子与小石头知道,一定是一早上未见到妈妈的小崽总算见到妈妈后,开闹了。

      很快,大锅里的水烧开了,热气透过锅盖的缝隙争相挤将出来,温热着甄家小屋,驱赶着夏日早晨的清凉。

      “嫂子,水开了,灌壶吗?”随着梁子的喊声,摆脱小崽纠缠的甄妻从里屋走出来,手拿手巾、剪子和准备给甄师傅换上的衣服对梁子回道:“不灌壶,那是给你们甄师傅擦身子用的。”

      “啊,天多热呀,还用热水擦呀!”面对梁子与小石头相同的不解,面色凝重的甄妻点头回道:“对,就得用热水!你们甄师傅的心都凉透了,不能让他再着凉了!”见小哥俩似乎有些明白了,便吩咐道:“小石头,从锅里舀点水倒脸盆里,再少兑点凉水端给我。”随后,甄妻转身来到院里甄师傅身旁,屈膝跪下,将手中的衣服等物轻放在甄师傅头顶处,深情地望着毅然抛弃尘世的羁绊,永远闭目睡去的丈夫。顿时,心潮起伏,热泪盈眶。甄妻颤抖着双唇,低声说道:“有福,让你媳妇再好好伺候你一回。咱干干净净地,好准备上路。”

      甄妻先用手试了试小石头端来的脸盆里的水温,抬头告诉小石头 :“你给嫂子用水桶打点凉水来。”待小石头打来凉水后,甄妻往脸盆里又少兑了点凉水,觉得水温适宜,才将手巾浸于水中。然后,将湿透的手巾拧成半干,展开贴在手掌上,在梁子与小石头的协助下开始给甄师傅由上而下地轻轻擦拭着身子。甄妻的擦拭动作很轻,像是生怕将‘熟睡’的甄师傅惊醒似地;甄妻的擦拭手法很细,细到甄师傅身体上所有带孔的部位及手脚的指缝间都被擦洗的干干净净。

      此时,甄妻起伏的心潮似乎是渐渐趋于平缓,白皙的脸庞显露的神情是那样地庄严与神圣。其间,无论梁子与小石头怎样要求替换甄妻为甄师傅擦洗,好让甄妻歇歇手,可都被执着的甄妻谢绝了。年少的小哥俩,哪里会想到他们眼前十分普通的甄嫂正在经历着怎样一场常人绝少经历的人生与情感的非常历练;怎么能理解,此时的甄嫂,岂止是在为决然撒手人寰的丈夫擦洗,分明是在以此种独特的方式读取丈夫生死抉择前的良苦用心及抉择之后内心深处的心有不甘,洗刷丈夫心中离世前饱含的屈辱,表达珍藏于妻子心中对丈夫还未来得及表达、注定今后再也没有机会表达的深深地爱意。

      无声的倾诉,随着阴柔的手掌遍及故人的全身,直达故人已然奔向天堂的魂灵。从而展开的是一场阴阳两隔、动人心魄的心灵对话。   

      准备给甄师傅换衣服了,甄妻展开了这套比较新的藏青色唐装。小石头插话道:“嫂子这就算我们甄师傅的装老衣服了?”

      “你不知道,这套衣服是去年五月节才做的,你们甄师傅稀罕得要命,只上身了一两次,便舍不得穿了。让这套衣服陪你们甄师傅上路,他会高兴的!”甄妻回话时的眼神一直驻守在甄师傅的脸上,可见这话既是说给小石头与梁子听,更是说给自己的丈夫听。

      在梁子与小石头的帮助下,没费多大劲,甄妻就将甄师傅身着的布褂与短裤脱下来了,可穿衣服却费了事了。毕竟甄师傅的身体早已僵硬,平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的梁子与小石头又多少有些紧张,致使小哥俩搬弄甄师傅肢体的手法有些笨拙与生硬。其间,几次用劲过大,都令生怕因此弄痛丈夫的甄妻面露不悦、心疼不已。于是便不断地叮嘱小哥俩,尽量轻点、轻点、再轻点。

      总算给甄师傅穿好衣服了,梁子与小石头不禁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与鼻尖上因过分紧张而浸出的细密的汗珠。然而他们的甄嫂却连气都没能喘上一口,便手执剪刀为丈夫剪起了胡须。这时,机灵的小石头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向屋里跑去。但见从屋里走出来的小石头手里拿了两个棉布垫,来到甄妻面前,让一直跪在地上的甄妻将其垫在膝盖下面。甄妻抬起头,感激的目光定格在小石头的脸上,快速翕动着的鼻翼将刚从眼睛滴下的泪珠又弹落在腮边,手里的剪刀不得不顿了一顿。只是,转瞬间甄妻便又转头朝向甄师傅并重又全神贯注于自己丈夫的胡须上了。剪刀轻贴胡须的根部,继续一点一点地慢慢移动着。

    见此情景,伫立一旁的小石头禁不住埋怨道:“嫂子,你为了我们甄师傅什么都顾不上了,你跪在地上多大功夫了,那波勒盖儿还不跪破了!” 甄妻暂停手中的剪刀,抬起头望着小石头那不谙世事的青春面庞,听着小石头直白却真诚的话语,那颗浸于伤痛的心再次被触动了。她轻轻垂下执掌剪刀的手,将头慢慢转向眼前的丈夫,抽搐的嘴角扯动着溢满双眼的清泪扑簌而下,格外凄楚的神情分明在说:“傻兄弟呀,要是你们甄师傅能留下,别说我的波勒盖跪破了,就是我的命跪没了,也值呀!”

      见甄妻如此伤心,梁子不禁埋怨起小石头来:“你说的是啥玩应啊,不会说话,闭嘴得了,你看把嫂子整的!”

      没想到自己的话,让甄妻产生这么大的反应,再加上梁子的一顿抢白,使原本没觉得自己的话哪有不对的小石头,也像是真的做错什么事似的,涨红了脸,不住地搓着双手,局促不安的神情让人怦然心动。

      “梁子,行了,小石头也没说错什么。”为小石头解了围的甄妻,伸手抹干脸上的泪水,又低下头继续为丈夫剪起胡须来。甄师傅生前虽然胖,但胡须却很稀疏,而且还很长。所以,很快甄妻就将丈夫的胡须剪光了。可是,甄妻仍然不放心地用手反复地抚摸着丈夫生长胡须的部位,检查着看是否还有‘漏网之鱼’,直到其满意后才将工作重心转移至呲出鼻孔外的鼻毛上。耐心的甄妻十分仔细地剪净了丈夫的长鼻毛连同面部及鬓角处的长汗毛后,又将剪刀伸向了丈夫的头。

      这下让怀着敬佩心情,站立一旁瞪大眼睛注视甄妻的梁子与小石头看不懂了,不禁吃惊地问道:“嫂子,你要干什么?”

      甄妻并不作答,而是将剪刀伸进了丈夫稀疏的头发里,随着‘咔嚓’声响,甄师傅的一绺长发被妻子剪掉。甄妻将放在甄师傅头顶处的一个首饰盒轻轻打开,将刚刚剪掉的头发格外小心地放在盒内,然后盖好盖。这才抬起头,面对有些不解的兄弟解释道:“这就算是你们甄师傅能够留给你们嫂子唯一的一点儿念想了!这事儿等你们有家了,就懂了。”梁子与小石头似懂非懂似地点了点头,回应着甄妻。

      “来,把你们甄师傅的头‘周’一下。”待小哥俩把甄师傅的头扶起来,甄妻将一顶青色布制瓜皮帽戴在丈夫的头上,遮住了被剪缺的头发。等小哥俩将甄师傅的头放平整后,甄妻双手撑地,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走至甄师傅的脚底,抬头仔细端详着甄师傅头顶的帽子。然后又回到甄师傅头前蹲下,伸手将甄师傅头上的帽子正了正,同时抬头面向小哥俩示意、询问。当得到小哥俩“好,正了!”的肯定答复后,甄妻再次起身,来到甄师傅脚底,眼睛盯着甄师傅头顶的帽子。当她确定帽子的确戴正了,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返回丈夫身旁,拿起剪子,慢慢蹲下身子,轻轻捧起丈夫的手掌,十分细致地给丈夫剪起手指甲来。一只手的五个手指甲剪好了,甄妻抬头示意身旁的小石头帮她捧着甄师傅的手,甄妻用腾出的手攥着丈夫的每一个手指,用剪刀刃将刚剪好的每一个指甲留下的茬口刮平、磨光。接着,又将掉落在丈夫身上、身下的指甲屑捡拾干净。然后,才缓慢地直起身子换到丈夫身体的另一侧,继续修剪丈夫的另一只手的指甲。可还未等手指甲剪好,便从屋里再次传来小崽的哭声。

      随着哭声,盼儿从屋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对妈妈喊道“妈妈,大娘叫你快去看看弟弟,他老叽歪。”甄妻直起腰,转过身,伸手将跑向前来的盼儿拉至身边,俯身一字一顿地轻声说道:“好丫头!告诉大娘,妈妈马上就好,好了就去看弟弟,啊!”盼儿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痛快地应道:“哎!”然后,转身向屋里跑去。

      “嫂子,那我也进屋帮着看看,小石头留下帮你打个下手。”是一旁的梁子主动做出了安排,见甄妻与小石头都会意地点头回应,便转身向屋里走去。而甄妻则又拿起剪刀跪在了丈夫的脚下,开始给自己的丈夫剪起了脚趾甲。很快,甄妻把丈夫的脚趾甲剪利索了,因此,长舒了一口气。少顷,甄妻艰难地直起腰身,站立起来,定睛将刚刚被自己精心打理过的丈夫自上而下地看了个遍,最后,痛楚的目光定格在丈夫的脚上。此时,甄妻紧绷的脸上,写满了心事,显露难色。终于,想起了什么,甄妻转身进屋,留下对甄妻此时的举动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的小石头独自守在甄师傅身旁。

      也就是几句话的功夫,甄妻便手拿一双鞋自屋里,来到丈夫的脚下,小心翼翼地为丈夫穿上。这是双圆口布鞋,有些旧,且鞋面也不是太干净。但大小很合甄师傅的脚。于是小石头试探性的问道::“嫂子,甄师傅没有好一点的鞋了?

       面对小石头关切的发问,甄妻有点涨红的脸写满了尴尬与愧色,张了张嘴,话还未出口 ,就被突然被撞开的院门发出的怦然声响给打断了。

       只见,自撞开的院门闯进来三位不速之客……


 

文章录入:始登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