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长篇小说 >> 《父亲》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父亲(二十八)         
父亲(二十八)
作者:始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87 更新时间:2012-4-21 22:18:46

      只见,院门外表情肃穆的父亲与小石头抬着担架正向院里缓缓走来。可未及担架进门,情绪已然失控的甄妻便突然像脱缰的野马,尖厉地哭喊着,不顾一切、疯了似地扑向担架。身旁,早有准备,眼疾手快的钱掌柜急忙伸手拽住了甄妻的手臂,大声嚷道:“弟妹,你这样还让不让老甄进家门了!”

      “有福啊,你怎么了?你傻呀你,啊!”被钱掌柜强行拽住,候在院门内的甄妻跺着双脚,近乎歇斯底里地哭喊着。跟在身后,从未见过此等阵势的盼儿被吓得赶紧转到妈妈身前,双手紧抓妈妈的双腿,头伏在妈妈的身上,同妈妈一道放声哭了起来。

      哭声,瞬间便将夏日清晨的宁静打破,也昭示着甄家将要面对的艰难生活。

      哭声自然也将屋里炕上熟睡的小崽惊醒,随之而来的啼哭呼应着屋外妈妈与姐姐的凄厉的哭喊。

      “弟妹,还不回屋看看小崽去!”随着已经进院的担架,走进院里的钱掌柜不断地劝慰、提醒着甄妻。可甄妻却不为所动。仍固执的,手拉着盼儿在担架落脚的杨树下蹲下并俯身于担架前,颤抖的双手终于抓住了刚才没能抓住的担架。同时抬起头,一双迷蒙的泪眼望着钱掌柜。在钱掌柜的眼神示意下,父亲揭开了罩在甄师傅身上的白布,而小石头则进屋代甄妻照看啼哭不止的小崽。

      面对眼前彻夜未归的丈夫,那曾经令她熟悉得不能在熟悉、而今却走样得有些令人恐怖的面容,只有眼泪、没有哭声的甄妻,目不转睛,神情木然,宛如一尊肃穆的雕塑。可是,这瞬间仿佛凝固的悲凉气氛被有些害怕的盼儿的哭泣打破:“妈妈,怕!妈妈,爸爸,怎么了?” 盼儿将头深埋在此时不理会她的妈妈身前,双手重又抓紧了妈妈的衣襟,还不时地回头瞥一眼双眼紧闭,似乎根本就不认识盼儿,因此,让盼儿突然感觉有些陌生、有些骇然的爸爸。

      因为,不忍心幼小的盼儿那纯洁的心灵也同大人一道在悲凉的气氛中煎熬,父亲在甄妻身旁,俯下身子伸手想把盼儿从妈妈的怀里拉出来:“爸爸累了,先在这儿躺一会。盼儿不怕,跟叔叔回屋穿鞋去。”可是,此时有些惊恐的盼儿却不再顺从,像似生怕被人从妈妈的怀里拉走一样,戒备地、将身子更深地缩进妈妈的怀中。但未成想,却被欲哭无声的妈妈强行从怀中推出。被推向父亲的盼儿,明显感受到了妈妈未曾有过的‘粗暴’,格外委屈地放声哭了起来:“妈妈、妈妈……”父亲赶紧抱起大哭的盼儿回屋。可未等屋里的父亲给盼儿穿好鞋和衣服,就听屋外传来甄妻特别凄惨的嚎啕哭声:“哎呀,我的天啊!有福啊,你不是有福吗?你的福哪儿去了!……你是什么掌柜的呀,你就是个窝囊废呀!你这个窝囊废闹的是哪一出哇……”

      父亲赶紧将穿好鞋和衣服的盼儿交给小石头,快速跑到屋外,但见刚才还蹲在担架旁,处于静默状态的甄妻已经跪下,颤抖的上身完全扑在甄师傅那已经失去温度的身体上。随后,双手便随着哭喊的节奏一起一落,死命地拍打着甄师傅那再也不能感知世界的身体。任凭身旁的钱掌柜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无奈之下,钱掌柜不得不大声吼叫着甄妻:“弟妹你没功夫哭,你有劲赶快给老甄收拾收拾,总不能让老甄这么着吧?”

      “对呀,弟妹你是得听你大哥的。现在可不能光哭,那样伤了身子不说,还会误了大事的!”是与梁子及时赶到的钱掌柜妻子的柔声劝慰,为此时有些着急的钱掌柜解了围,也缓解了现场愈发紧张的气氛。

      “老蒯,你来得太是时候了!”显然,因一路疾走而气喘吁吁的钱妻来得恰到好处,让紧张、忙碌了一夜的钱掌柜顿时松了口气。根本来不及抹一把突出的额头上的汗水便忙着走近甄妻的钱妻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了钱掌柜:“掌柜的,家里的钱我都给你带来了,你看着花吧。篮子里有窝头,你赶快带小戴 他们进屋对付口吃的去。”

      钱掌柜接过篮子,将钱收好后便又将篮子递给了身旁的梁子:“快让小戴和小石头哄着盼儿一块吃点儿。” 然后,又对妻子嘱咐道:“老蒯,你帮弟妹赶快给老甄好好收拾收拾,找套好衣服换上。我去割点白布、买口棺材给老甄。”

      “好啊!”已经跪在甄妻身旁的钱妻痛快地应承着丈夫并伸出白胖的手臂将甄妻一条纤细的胳膊亲昵地挎起。

       “大哥,你还没吃东西呢?”已经停止拍打与哭喊的甄妻将与钱妻紧靠的身体转过来关心着钱掌柜,被泪痕涂抹的大眼睛直视着钱掌柜,已经有了一丝生气的眼神中隐现着大大的泪珠。

      “弟妹,等我回来吃也赶趟。”钱掌柜回话后,便急着转身要走,却被甄妻叫住了:“大哥,你告诉我,有福走得这么急,就是因为耍钱吗?”深沉的语音中已没有了啜泣。

       “弟妹,你这个样子就对了!这才是一家之主的样子。”钱掌柜边夸边走到甄妻身旁,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纸条递给甄妻。仰脸望着钱掌柜的甄妻抽出被钱妻挎住的胳膊,双手接过纸条,满脸犹疑的神情。

      “弟妹,你想知道的,纸条会告诉你!”钱掌柜提示甄妻。

      低下头的甄妻有些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打开纸条,见是张文书,便问:“大哥,这是啥玩应,我不认字呀!”

      “那是老甄留下的一张文书,是老甄将你家房子押给鸿运馆的协议书,为得是还因为耍钱而欠人家的赌债。今天正是鸿运馆前来收房的日子。”钱掌柜的语音很轻、语速很慢,以免进一步刺激已处于悲苦境遇中的甄妻。

      思忖良久的甄妻,眼圈又开始溢满了泪水,轻轻抽动地嘴角像是自言自语:“非得走绝路吗?”

      甄妻的迷惑悲情深深地触动了急于要走的钱掌柜,使其情不自禁地蹲下身子,耐心地劝慰道:“弟妹,是,千不该万不该,老甄不该走绝路!可是,你知道,老甄不是糊涂人,而是个挺有主意的人。他不知道活着好?他不知道老婆、孩子离不了他?他心里明镜似的。指不定他选择这条绝路前,得翻来覆去寻思多少回呢。他遇事从不愿连累别人,这不,事前他对谁都不吱声,连我都一点底儿不透。要不,哪能让他这么着呢?我寻思着,最后他是实在没招了,扛不住了,才不得已走上绝路。他觉得这样选择是他所能想到的选择中唯一能够接受的选择。明摆着他是豁出去自己让鸿运馆祸祸个够,到此为止,他认了。但他不想让家人跟着吃‘瓜烙’,更不愿让别人跟着受连累。”

      钱掌柜此番入情入理的话语,使痛彻心扉的甄妻对突遭的横祸开始了理性思考地酝酿,心中充满的不再仅仅是哀痛、怨恨与疑问。只见,她将低下的头再次抬起,噙满泪水的双眼直视着钱掌柜,以充满希望的求证的语气轻声问道:“大哥,照你这么说,我家掌柜的不是窝囊废,他还能算是个爷们儿?!”

      “那当然!谁不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哪个窝囊废舍得死啊?虽然你家老甄不小心入了黑道,作的连房子都搭进去了,可他不想一条黑道走到底;虽然你家老甄他不愿死,但他不怕死,所以最后才敢以死断绝鸿运馆的一条财路。这不是爷们儿,是什么?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纯爷们儿!”

      钱掌柜慷慨激昂的一席话,说得自己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说得甄妻那渐冷的心涌起一股暖流,也随着钱掌柜站了起来,同时,将钱妻也拉了起来。随后,将手中的纸条仔细地揣进衣襟兜里,抬起手臂抹了一把眼泪并拢了拢凌乱的发丝,长舒了一口气。眼瞅着钱掌柜夫妇说道:“大嫂,我大哥说得对!有福是个纯爷们儿,他媳妇儿也不能太怂了。

      我听大哥的话,从现在起,当好这个家,不再让屈走的有福再受一丁点委屈,不给我家爷们儿丢人。”

      “瞅瞅,人家弟妹说得多赶劲。弟妹有你大哥我们两口子,天大的事,我们也帮你撑着,你尽管放心就是了!”钱妻字字铿锵的适时表态,情真意切,句句暖人,感动得甄妻忘情地扑在钱妻那火热、宽厚的怀里,伏在钱妻那浑圆的肩膀上的头微微颤动着,动情的泪水阴湿了钱妻的肩头。快意时常写在那张胖脸上的钱妻,受甄妻情绪的感染,此时的表情也显深沉、哀伤,若隐若现的眼袋相携早已爬上眼角的鱼尾纹拖累的那双长着双眼皮,虽然不再是水汪汪,但仍不失为美丽的大眼睛已涌出泪水。钱妻用双手轻拍甄妻的后背传导着爽快女人独特的爱意温柔。

      望着眼前这温馨感人的场景,从屋里走出来准备请求支援的梁子,竟然站在屋门口呆住了。是一声高似一声的小崽的哭声提醒了梁子:“两位嫂子,小崽我们整不了了,快来整整吧。”

      一直没能顾上孩子的甄妻闻声,不得不赶快松开缠抱钱妻的双手,恳求钱妻:“嫂子,我知道小崽是饿的,才不停地闹。我现在是顾不上他了,嫂子帮我喂喂他,大锅里有腕熥好的粥。”

      “那行,你们先忙着,我不能再耽搁,得赶紧走了。”钱掌柜打着招呼。正待转身进屋料理孩子的钱妻忙回身插话道:“我就不罗嗦了,掌柜的你办事‘刹透’点,快去快回。这家里的事可都等着你呢!”

     “哎!家里的事你先帮着张罗着,我一定快去快回。”钱掌柜点头应承着、嘱咐着。

      “大哥,不怕你们笑话,我家让有福耍钱倒腾得一个子儿都没有了,末了,还得让你们为我家费心、贴钱,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说此话的甄妻,满是哀痛神情的脸上又陡增了些许愧疚的辛酸。

      “弟妹,千万别这么说。好歹咱们都是卡伦山人,即便不是老乡,一般的朋友遇到麻烦咱都得出手相助,何况是在我困难时便开始帮我的老甄了。要知道,是老甄的到来,才使我家馆子的买卖越来越好。可是,老甄开始耍钱,我竟然不知道信儿,后来知道信儿的我却没能劝住他。因此,我愧对老甄,愧对弟妹你呀!现在,老甄出事了,我们出点力,费点心那算个啥呀!那不是应当应分的,那不是必须的吗?所以,弟妹我们外套的话就都别说了,一门心思把老甄发送好,才是我们眼下的正事,才能对得起屈死的老甄!”越说越动情的钱掌柜,感觉鼻子有点发酸,眼睛跟着发热,于是止住了话头 ,转头对屋里喊道:“小戴,出来,跟我走一趟。”没等屋里的父亲回话,钱掌柜便转身径自出门去了。随后从屋里跑出来的父亲见钱掌柜已先行出院,便一溜小跑追随钱掌柜而去。

      望着钱掌柜离去的背影,已经热泪盈眶的甄妻,呆立在原地,咬住牙齿的嘴角不停地抽搐着,心中再次涌动起一股热流……

文章录入:始登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