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老妈妈与帕金森         
老妈妈与帕金森
作者:始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77 更新时间:2012-4-14 13:41:12

      4月11日 是世界帕金森日。它让我不禁想起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妈妈,一位帕金森综合症患者。  

      认识这位老妈妈还是去年春天的事。  

      一天早晨,迎着初升的太阳,我匆忙行进在环山路上。当我由东向西行至传染病医院路段,突然发现公共汽车站牌下,等候公交车的人们的视线竟不约而同地一齐朝向对面的桑园路口。但见,一位满头稀疏银发的老妪身体倾伏在手推的一辆破旧的童车的把梁上,躬曲的上半身与下肢几近九十度角,异常艰难而缓慢地挪在斑马线上。过往的车辆见状纷纷减速让行,但也有个别车辆,竟然无所顾忌地响着喇叭,呼啸着从老人身边疾驰而过。目睹眼前危险场面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地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禁为老人的安全担起心来。然而,老人对这一切则像是没看见,也没听见一样,只管自顾自地按自己的节奏沿着斑马线向环山路北‘老道’地移动着。几位好心人看不下去了,于是便主动跑上前来,搀扶着颤巍巍的老人家,直至其安全通过马路。看到这,我的心中不由得浮现出大大的问号:身体状况如此之差的老人家,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会没有亲人陪护?  

      安全通过环山路的老人家在公交车站牌前面的铁栅栏下停住了缓慢的脚步,俯下身子,开始搬弄起小童车上的东西。在等车的乘客们那充满好奇的目光注视下,老人家不慌不忙地从一个塑料袋里拽出一个白色编织袋铺在人行道上,又从另两个花布口袋中掏出一堆五颜六色的布制品,齐整地摆在编织袋上。这时,大家才看明白,这些布制品竟然是一个个分外好看的沙包和香袋。老人家从小童车上取下马扎背靠铁栅栏,面朝她的这些沙包和香袋安然坐下,接着便又低头摆弄起这些已经摆好的沙包和香袋。枯瘦的手指颤巍巍地抚摸着每一个针脚细密,颜色鲜亮的沙包与香袋,像是抚摸着自己幼小的孩子那一张张鼓涨而娇嫩的脸庞。满是皱纹的面庞显现出了欣慰的神情,阅尽人间世事的老眼中流淌出了温情的目光。好奇的人们,纷纷围拢上来,挑拣并欣赏着各自中意的沙包与香袋。  

      这时,我才想起来,每次路过这儿的时候,都能瞥见铁栅栏下有位似乎总是在低头、俯身忙着什么的老人家,原来就是这位老妈妈。遗憾的是,每次步履匆匆的我,竟然没有一次正眼打量过这位老妈妈。  

      几日后的临近中午,我又路过此处,又看见了这位在我心中留下问号的老妈妈。于是,我停下匆忙的脚步,近距离地仔细端详着这位老妈妈。  

      老人家头戴一顶八角形紫色粗毛线手工织就的帽子,身穿一件已经褪了色的深色粗呢制式上衣,外套一件很厚实的浅灰色毛坎肩,脖颈上围着一条耦合色的纱巾;下身则穿了一条略微宽松一点的黑底儿上镶嵌着红蓝花瓣的腈纶裤子,足蹬一双浅色旅游鞋。此时,坐在马扎上沐浴着朝阳的老人家正忙着低头缝制她的作品。只见,缝制沙包的布头被老人家用大针别在自己膝盖处的裤子上,执掌针线的手虽然不停地颤抖着,但却并未影响老人家穿针引线的感觉和质量。为了能让老人家略微歇息喘口气并解开我心中的疑团,我俯下身子与和善的老人攀谈起来。  

      原来,老人家已经80岁高龄,身体状况以前还行,只是最近几年因患帕金森综合症身体便一天不如一天,即便是服药控制病情,身体所受伤害也很大,以至于现在基本上什么活也干不了了。早年有工作,可为了‘抬长’(烟台方言,意即:伺候)幼小的孩子,便把工作丢了。结果,现在这个岁数了,连劳保都没有。孩子抬长大了,为了生计老人家来到花鸟市场谋得了一份卖花木的营生,一直干到得上帕金森综合症不得已回家,并做起了缝制沙包与香袋的营生。虽然挣不几个钱,但多少也能贴补家用。更重要的是,老人家以此活动了筋骨和大脑,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从而在心中重新升腾起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期待与向往。正是这种期待与向往促使老人家每天(只要不是恶劣天气)都要带上缝制好的‘作品’出门,如同‘上班族’一样,迎着朝阳来到老人家自己选定的露天办公场地按时上班。坐累了,老人家就起身,双手抓着铁栅栏,躬曲着有些强直的腰背休息片刻;口渴了,老人家就从童车上找出女儿上班前给灌好开水的水瓶喝上一口。坚强的老人家面对缠身的疾病和拮据的生活,毫不气馁,从不抱怨,依然信心满满地用心中绚烂的色彩,迎接春天,扮美坚强。  

      吃午饭的时间到了。老人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轻声告诉我:女儿下班回家做饭,不能来接我,我自己还行!反正回家吃现成的。说话时,连同岁月一道爬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欣慰与满足的神情。  

      于是我有幸为老妈妈做了一回爱心使者,护送老人家顺利、安全地通过环山路,进入桑园路南口。停住脚步的老妈妈,略微吃力地抬了抬头,眯缝的眼睛充满温情的笑意,对我摆手道别:小伙子,谢了,啊!  

      不谢,老妈妈,下回见!我也摆手挥别老人家,并久久地目送着匍匐在小童车把梁上的老妈妈那艰难却也坚定的前行背影。远远的还能看见老妈妈颈项上那耦合色纱巾随风飘动的一角……  

文章录入:始登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