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作者:雪上一枝…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12 更新时间:2012-3-15 15:57:17

       我的故乡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邻居是个非常贪财的家伙。他有四个女儿,大女儿叫大红,十九岁,已被他利用找婆家为借口收了两次彩礼。二女儿叫二红,十七岁,也被他找了个婆家,收了不菲的彩礼。大女儿、二女儿生得标致,婆家也都比较舍得出彩礼。可怜的就是三女儿随红,随红才十五岁,就像还没开的花蕾。九岁的时候有一次打篮球,跑着捡球被同伴不小心撞到一个地窖里,下巴被磕了一个长长的口子,在农村小诊所里被赤脚医生缝了十六针。医生缝合技术不太好,下巴看上去就像爬着一条蜈蚣。

      小时候,人们常常取笑她那条伤疤。而我从没嫌弃过她,反而对她充满了爱怜与同情,所以她就只爱和我在一起玩耍。但是就这样的容颜,也没能幸免找婆家的厄运。她父亲还是给她找了个婆家。只是她年龄太小,况且下巴上那块疤也不好看,婆家压根就看不起她。偏偏她自尊心特强,每次父亲逼着她去婆家走亲戚她都倔强的不去。每次都招来一顿毒打,我每每看着她挨打就为她抱不平。但是她又不让人们说她父亲的坏话,宁愿挨打也不让人非议她的父亲。有一次她正在我家玩耍,他父亲又要她去婆家。她不愿去,她父亲又准备打她。我立身挡在她面前,就是不让打,可她还是乖乖的走了。

      去婆家回来了去我家面脸泪痕,她说去到婆家,婆婆说话难听。她受不了婆家的冷嘲热讽。我看着她流泪,心里也有说不出的惆怅,如果没有那条疤,也许她就不会这么委屈了吧。有时真恨不得把她那条疤熨平.

     过了二年,我考上高中。学校离家远,不能常回家。每次回家她都早早的在我家等着我。她前后不离跟着我,当然,娘给我留的好吃的也有她的一半。娘说她是我的保镖,谁要说我的不是,不等我辩解,她先站出来替我说话。晚上睡到我家和我嬉笑玩耍胡侃一通,直到累了不知不觉睡着。有一次我问她,婆家对她怎么样,她神色立刻黯淡下来,我对她说她可以解除婚约,命运要自己掌握。

      她幽幽的说:“像我这样还能找个什么好婆家,好在他对我还不算赖。”

     “哦?”我惊喜,“他对你好吗?”

     “他没和我说过多余的话,看见我也不讨厌。”她羞涩的说。

      哎!没说过多余的话?不讨厌?她真的挺能知足的!我无语、、、

      盛夏,酷热难当,我正在院子里树荫下看书,她慌慌的跑来,脸上写满了开心快乐。悄悄告诉我说:“我和他进城去。”

     “嗯?”我诧异。

     “去城里买衣服。”她欣喜的说。

      我看着她兴奋的样子,很是替她高兴:“怎么去?”

     “他骑自行车带我。”她脸上泛起红晕。

     “快去吧,祝你开心。”

     “嗯,我走了,回来给你捎点好吃的。”她办了个鬼脸,欢快的走了。

       一天在酷热中度过,天渐渐黑了,她还没回来。我有点焦躁不安,就去村头等她。直到天完全黑了才看见她慢慢的走近。晚上,看不出她的表情。只感觉她不对头,我就问她怎么了?她一言不发,任凭我怎么问就是不说话。我陪她回到她家里,灯光下的她失魂落魄,憔悴不堪。脸上带着泪痕,明明哭过。她一头扎在床上,不哭也不闹,我默默地陪在她身边。

       良久,她说:“你回去睡吧。”

      “你怎么了?”

       她空洞的眼神看着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嗯,也好。”看着她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我无奈只好退了出来。

       第二天,我再去看她。她醒了,对我和他的家人还是一言不发。她的眼睛空洞的没有了往日的色彩,甚至看不出喜怒哀乐。

      她病了,发烧,家里人以为她感冒了。要知道以前她从不生病,就是有点小感冒也是吃点小药就好了。可这次,她彻底病了,病的一躺就是半个月,最后咳嗽不止。家里人感到严重,就送她去医院。到医院一检查,胸膜炎!胸膜大面积感染,都化脓了!

       我去医院看她,这次她看到我又恢复了以往的亲热。她只留我坐她床头,我实在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活蹦乱跳的她,随着未婚夫进了一次城回来竟然变成这个模样!而她的未婚夫直至她生病到住院从没来看过她一次。正要我想要问她怎么回事却找不到话题的时候,她却先开口了:“你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来的吗?”她一脸平静,慢慢的向我诉说那天的经过。

      原来他们刚入进城里,他就让她下车,和她保持一段距离,不让她和他并肩行走。

      去服装店买衣服,他却站门外不愿进店,让她自己去挑。老板极力推荐一款过时的服装给她。她不想要,老板打量着她眼里流露出鄙夷的神色:“就你能穿高档的衣服吗?这款服装最适合你了。”她一听,扭头就走。“不买了,回家!”谁知道他不愿跟她一块走。惹得店老板嘲笑她:“跟你一块走?煞风景!”她逃也似的离开了,满以为他会追来,但他始终没有。

      她第一次进城,刚才一气之下跑了很远,也不知道东西南北,看看周围陌生的建筑,她找不到回家的路。身上没带一分钱,因为出来时她父亲以为男方跟着买单,就吝啬的一分钱没给她。

      太阳好像也比往常的毒,晒的她头晕眼花。她又渴又饿,在城里兜圈子,刚开始她不敢问路,怕人嘲笑她。眼看天快黑了,只好问一位老大娘。好心的老大娘给她端了碗水,拿了个馍,吃完又把她领到回家的那条大路上。

      走在乡村路上,四周寂静无人,她忽然觉得自己如此可怜,没人疼爱没人怜惜,父亲唯利是图,专横跋扈,母亲怯弱胆小,逆来顺受,虽然怜她但不敢违抗父亲。想上高中,父亲不愿交学费。说是女孩子上再高的学历也还是嫁人,肥水流入外人田。只因为自己下巴上的那条疤,使自己站在人前自惭形秽。本以为未婚夫不会嫌弃,可如今看来他也不愿和自己并肩。她越想越伤心,走走哭哭,哭哭停停,晃晃悠悠的不知怎么到的家。

      “专心养病,总有一个你心中的白马王子在等着你。”我抓住她的手安慰她,“等,慢慢的等。总有一天会遇上你的王子,会的,不能向命运屈服!”

      “算了,不想了,再也不想了。”

       她又剧烈的咳了起来,医生过来说:“让她安静一下,她不能说太多的话。”

       我起身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她眼神里留露出一丝不舍。 没想到那次竟成了永诀!

       第二天早上,她母亲早早的就拍我家的门,“随红断气了”她泣不成声。“你说什么”我愣住了,”“随红断气了,就在昨晚深夜。”我刹那间觉得天旋地转,泪水不自觉的往外奔流、、、

       随红,我的闺中密友,我的好朋友,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给了她花季的年龄,又给了她一道永远也抹灭不掉的伤疤。

      17岁,正是情窦初开,对人生充满憧憬,对生活充满期待,花季一样的年龄。而她却饱受人间的冷暖,人情的淡薄。带着自己的一腔幽怨,对世间毫无留恋,就这样走了。

      随红的葬礼,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没有鼓乐,没有喧哗,只有她母亲泣不成声的哭声。而我却不敢近前,不敢去看她的容颜。我怕,我怕承受不了那锥心的刺痛。我远远的看着她被装到一个匣子里,又看着她被人默默地抬走,越离越远,我的视线模糊了、、、

 

 

文章录入:雪上一枝蒿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