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陌上花         
陌上花
作者:︶ㄣ妖ル…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87 更新时间:2012-3-8 12:19:31

      马修的《布列瑟农》依旧在夜空中回荡,瑾一遍遍的听,泪一次次的枕湿衣衫,回忆也随着音乐缓缓地前行。  

      温暖的小屋,黑白格子相间的沙发,瑾和然一起看《海上花列传》,一部老片子却百看不厌,瑾喜欢里面的沈小红,对爱真诚亦忠诚,就如她自已,而然喜欢激情带来的震撼和喜悦,喜欢妖娆、妩媚,喜欢享受华饰的爱,所以很多时候瑾是安静的。  

      然每一次在沙发上小憩的时候,瑾都会默默地注视他,专注的忘掉了自我,抑或有泪,抑或微笑,如果时间可以定格,瑾希望就这样,就这样在只有属于他们的空间里狂热而又安静的爱。然顺着姿势将瑾轻轻揽入怀中,亲吻着说:“傻瓜,看什么呢?怎么那么的专注?”瑾微微的笑着,这样的一笑,虽不倾城,但足以让然心悦,他是喜欢瑾的,但是瑾的眼中有流苏一样的东西,然说不出来。  

      瑾喜欢看着然吃她做的小菜,每一样都是然喜欢的,而每一样瑾做的都那么的精致,一开始瑾坐在然的对面,后来瑾就坐在然的旁边,侧目的看着然,问:“然,你会在某一天某一日某一分某一秒离开吗?我害怕你的离开,你转身的瞬间,我的世界就坍塌了。”然望着眼前的这个傻丫头,爱的痴了,醉了,爱到了骨子里,就像一朵陌上的花,他喜欢她的味道,那种味道唯瑾有。然说:“怎么会不爱呢,傻瓜呀,怎么会不爱呢,我爱你。”  

      瑾说:“有多少女人爱过你?你又爱过多少女人?我经常会想那些女人的样子,想你会对她们说什么?说对我一样的话吗?”瑾想过无数次这样的问题,今天终于忍不住的问了,她爱然,她视然为她的唯一,而然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她不是然的唯一,所以瑾是寂寞的,寂寞的爱上了香烟。看到然的淡淡的表情,瑾的心是冷的,她起身抱紧胳膊,走向阳台,点燃一支烟,冷冷的吸一口,宛如一口气要吸掉整支烟,然后温暖自已。  

      瑾认识然是偶然的,然是“锦瑟华年”的设计师,本市一所高档服装的设计师,人帅气又拉风,可以说人走到哪,追随者都如影随形。瑾是这批服装预招的模特,本市一所艺校的学生,青涩的女生,但是给人一种怜爱的样子,就像陌上花,简简单单的兀自开放。  

      在众多的女孩子,只有瑾是青涩的,那种青涩无以言表,所以瑾落单了,但是然在招生人员表上找到了瑾的电话号码,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看了瑾让人怜爱的样子,然想起了初恋,那是青涩的,薄凉的,可是就那样的短暂,像风,想到这,然望向了窗外,点燃一支烟。  

      也许很多人都会把自已曾经最热烈的情感给一个人,那个人走进你的心,疼着你的心,然见多了女人,也麻木了,不爱了。但瑾是一朵陌上花,青涩的,薄的让人怜爱。  

      瑾在学校里是安静的,本来学习就很忙,而且在这里读书的都是很有背景的,她是靠着自己进来的,所以很多时候她是安静的,然去找她的时候,她正在和导师讨论毕业论文的事情,接到电话,瑾和导师道别,出来见然。瑾穿着一条蓝色水纹的牛仔裤,白衬衫,平底布鞋,眼睛清澈的能看到底,脸却微微的泛了红。然喜欢了,在这样的学校,能像瑾这样见人还脸红的真的不多见,然,就这样喜欢了,无厘头。  

      瑾问然,有事吗?然笑了,笑的肆无忌惮,瑾慌乱了,然更欢喜了,平日里的那些女人们像一只只猎鹰,喜欢然的钱,喜欢然设计出来的衣服,因为可以捧红她们,只有她,瑾,青涩的。  

      瑾,然在心里叫着这个名字,真好听,这名字想必有什么来历,怎么这么好听呢,然禁不住的笑了,没想到自已还会有这份心思。瑾安静的看着然,看着他傻笑,反倒然不好意思了。  

      然开车带着瑾去了离公司不远处的“锦州牛排烧烤店”,这里环境优雅,适合瑾这样的女孩子,房间都是独立的,瑾低着头静静地用刀切着牛排,动作那么的轻柔,然真的是喜欢了,每个动作看在眼里都是欢喜的,欣欣向荣的。然觉得瑾是与众不同的,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不入俗,就像是永远都是自已的样子,然真的是欢喜了。  

      一段时间过去了,瑾和然交往着,每次都是然主动找她,这是很多年在然身上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瑾依旧那个样子,淡淡的,牛仔裤,白衬衫,平底帆布鞋。这一次,然没有带着瑾去吃饭,他想给瑾买一些衣服,在国贸的大厅里,瑾依旧是安静的,任然一件件的选着衣服,似乎与她无关,瑾越是这样,然越是不停的选,选最贵的,瑾把然选的衣服一件件的放回去,最终选了一件长衫,白色的,然记得许晴很钟爱白色的长衫,可是瑾穿在身上的味道亦和许晴不同,瑾就是瑾,一朵陌上花,干净的绽放在属于自已国度里。  

      瑾是爱然的,然的欢喜,然的忧,瑾全看在眼里,装进心里,可是然是风尘人,是凡尘俗世的过客,谁能留的住他,瑾的心里有了几许落寞。瑾是爱白色的,就连床上的物品都是一尘不染的,就如她,这天在然的卧室里,瑾铺上了一床的蓝色,上面有些碎碎的花,就连窗帘也是迷醉的蓝色,然雀跃了,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然想和她缠绵了,想和她共度红尘事了。瑾是懂然的,在然的怀抱里,瑾呢喃着,羞涩着,像藤一样缠在然的身上,然疯狂的爱着瑾,心中瞬间闪念,瑾,我的傻丫头,这朵陌上花终于燃烧了,像火山那样热烈。  

      暴风雨终于停下来了,然轻抚着瑾说:“瑾,你是一朵安静的陌上花,但是你是一朵能接受暴风骤雨的陌上花,激情的,热烈的,野性的。”安静的瑾和刚才判诺两人,依偎在然的怀抱里,真像人间烟火里的小女人。然爱了,爱着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安静的像一朵睡莲,亦和别的女人是不同的,这不同也许只有然知道。  

      然的工作每天都会和一些女人打交道,有时候瑾没有课了,就会去然的公司看他,在工作室里,瑾经常会看到一些漂亮的妖娆的女孩子,她依旧是安静的,默默地看着工作的然,想为然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就那短短的一瞬间,有人比瑾的动作还快,瑾心酸着,有醋意。然看在眼里,微微的乐,真是小女生。可瑾是爱了,爱了才会这样的醋,这样的酸,多好。  

      瑾是寂寞的,是凉的,她时常会发呆,会望向窗外,窗外远远的方向。冬天来了,一场一场的大雪不停的下,瑾冷。然疼了,是心疼吗?轻轻的抱起瑾压在自已的身下,缠绵着,亲吻着,爱不够,爱不累,瑾就那样的附和着,时而会有泪从眼角留下,然不停的要着瑾,用力的爱着。  

      一番又一番的云雨后,瑾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就那样的在然的眼前走来走去,一会递给然一支烟,一会递给然一杯白水,这些是然每一次过后都喜欢的。然说瑾是他的烟,缭绕着他的心,瑾是他的白开水,任由他来染色。然而瑾又是倔强的,她爱然,但她不爱他的钱,至始至终都不接受然的物质馈赠,她多么希望,然一无所有,她来养他,在一个安静的小城,花开花落,小桥流水,有他们的欢笑声,有他们的追赶声,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然就是然。  

      然懂,瑾懂。瑾在厨房里给然做小吃,样样都别致,然在身后环拥着瑾,瑾说:“亲爱的,你说我们将来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自已的生命呢?”然冷了一下,瑾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呢?瑾感觉到了然的异动,接着说:“亲,我想用这把水果刀结束自已的生命,看着自已的血从身体里涌向外面,那颜色就如我们的爱情,直到血尽了,爱也就尽了。然,我想去旅行了。”然紧紧的抱着瑾,说:“亲,你想去哪了,我一定陪着你。”瑾没有回答,回了然一个吻。  

      也许瑾不相信爱情,不相信然,但是她爱了,爱的义无反顾,爱到骨髓里,在爱情面前,谁能说得清楚谁是谁的宿命?反正是爱了,那就爱吧,管他个天荒地老,还是地老天荒。自小在孤儿院长大,是嬷嬷精心照料她这个从小就柔弱的孩子,她的眼神清澈的就如她的心。然不知道自已的父母是谁?她不恨自已的父母为什么生下她?她相信他们有着自已的无可奈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她遇到然,然就是她的宿命。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然依旧穿梭在各种女人之间,为了应酬,为了那一点点的虚妄。一日,然懵然间发现在瑾的私密处有一朵绽放的玫瑰花,鲜红鲜红的,就那一刻,然的泪水倾泻而来,瑾的爱如此的感性和野蛮,究竟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如此的蚀骨。然突然想把瑾永远的留在身边了,他想为瑾真的做点什么了,不单单是爱,更是爱中的一种体贴和关怀。然说:“亲,毕业了,来我们的公司吧,做我的秘书,这样我们可以不分开。”也许瑾听了这话是开心的,但是瑾说:“亲,我不能去你工作的地方,因为我害怕自已真的会死掉,我怕你的那些女人,我觉得她们就是你的魅影,附了体的那种,可以食人骨。”这话让然胆战心惊,然说:“瑾,宝贝,你能放开一些吗?我爱你呢,这就足够了呀。”瑾说:“不,不够,我要的是爱情,你一个人的爱情,在爱情里,她不是奢侈品,不是能和每个人分享的东西,如果你不爱我,不能给我想要的爱,请告诉我。”瑾永远都是那么的冷静,她的话是凉的,就如她冰冷的手脚。  

      然明白了,瑾就是瑾,她不是他身边其他的女人,那些女人爱他的钱,身份地位,管他直白的要东西,而瑾不会,她的爱如此深情,如此刻骨。曾经我在一篇文字里写过,我们是红尘人,从红尘中来,做红尘客。然终究是男人,奢望的男人,在欲滴滴的女人面前,他是情不自禁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工作的原因,然很少回去了,只有瑾还在打理他们的小家,可是瑾也学会了抽烟,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瑾一支接着一支的抽。抽烟的女人是寂寞的,爱上香烟的女人是孤独清凉的。然再回去的时候,看到他的瑾心揪着的疼,瑾说:“亲,你说过我是你的烟,那你也是我的烟,是我心灵芬芳的烟,是解我寂寞孤独的烟。”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瑾的眼中有泪。  

      瑾对爱的冷与热,然亦懂,他想象不到,如果有一天瑾的爱冷去了,冰冻了,会是什么样子,他不敢想了。要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然和那些女人的秘照,不知道被什么人偷拍了,在娱乐新闻的头条,明晃晃的大字真的好扎眼,然的心是紧的,他派人买了所有的报纸,全部销毁,但是瑾依然看到了。  

      然回去的时候,看见瑾在厨房做东西呢,安静静的,看到他回来,就说:“亲,你回来了,我马上就做好了,你可以先歇一会。”然觉得自已真的很幸福,在这个屋子里,有瑾这样精致的小女人,真是锦上添花。然走进卧室,愕然的一幕,床上铺满了他的那些艳照,那些销毁的报纸,他的心开始发抖了,瑾知道了,全都知道了,可是瑾如此的安静,然,想到了以前瑾问过他的话,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自已的生命,瑾会不会做一些反常的事情呢?这时候瑾叫然吃饭,然坐下来,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却没有了吃的欲望。  

      瑾打开音响,是马修的《布列瑟农》,然,我多希望你一无所有,我多希望你的身边就是我自已,我从来没爱过,可是却爱上了你,一个身边美女如云的你,说不清的爱,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就会开启爱的闸门,而后一发不可收拾,都说爱是苦的,可是我却觉得爱是寂寞孤独的,而这些全因为我爱上了你。然,你听,火车远走的声音,好苍凉,爱情到最后就是凉的。说这些话的时候,瑾的眼中有泪,心疼。  

      翌日,瑾走了,什么都没有带走,就一个人,还是那身衣服,牛仔裤,白衬衫,帆布鞋,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知道与不知道,对瑾都已经不重要了,爱情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的回忆,带着爱,带着爱中的伤与痛,还有爱的痕迹,一个人,一个人回忆。  

      瑾走后,剩下的然每每想起瑾,都会开车去铁轨边,看着火车远去的背影,听着火车远走的声音,瑾,一切安好,希望不久我依然能看到你。家里没有了瑾的身影,似乎也黯淡下来,瑾的那件白色长衫还挂在那里,就如瑾,一朵陌上花。然不在招摇那些妩媚妖娆的女人了,他想自已的骨子里还是爱瑾,爱瑾的肃静和温雅。他将自已全部融进了工作中,翌年,他的设计获得了全国大奖,在颁奖回来的路上,然翻阅着一本杂志,杂志的扉页有一段诗:  

      晨光里,我走来。  
      暮霭中,我离去。  
      爱来了,义无反顾。  
      爱走了,一个人回忆。  
      天荒地老,地老天荒,  
      爱或不爱,都以绵绵无期。  
      然,我的记忆,  
      随着火车远走的声音  
      渐渐远去…  

      然怔住了,泪以潸潸。瑾,我是你心里的刺青,深深地刺疼了你,思无邪,思无量。爱从何而来,然已经装进你心。瑾,你是我心里的一朵陌上花,花开开不败。  

   

文章录入:︶ㄣ妖ルゞ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