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长篇小说 >> 《父亲》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父亲(二十六)         
父亲(二十六)
作者:始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90 更新时间:2012-2-21 21:11:48

      忙活了大半夜也未能找到甄师傅的钱掌柜破例未回家,懊恼地留宿在父亲兄弟几个的小炕上,同大家一道怀着沮丧的心情,被动地等候着他们急切地想知道的消息。钱掌柜感觉甄师傅此次极为反常的举动,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凶多吉少,但他仍希望被其派往甄家门前守候的梁子能给众人带来出人意料的惊喜。

      然而,已经过了三更天了,梁子仍未传回消息,致使生来喜兴的钱掌柜也禁不住愁容满面,再加之昏暗的油灯的映衬,愁容就更显暗淡与深沉了。陪在钱掌柜身边的父亲和小石头自然也被钱掌柜的神情感染着,以至于连以往异常活跃的瞌睡虫都被驱散得无影无踪。仰卧在小炕上忽闪着眼睛的三个人默默无语,可心思却都集中在仍无下落的甄师傅身上。

      此时的夏夜,万籁俱寂,静得出奇,连入夏便不再安分的知了都闭紧了那张不知疲倦的嘴巴,以至于心事重重的人们翻身的声音和灯捻正在燃烧而发出的‘滋滋’声响都显得异常清晰。

     是钱掌柜足够清楚的低音话语打破了这夜的宁静:“小戴、小石头,你俩不用陪我一块在这儿耗着了,累了一天了,先睡吧!天亮后,又闲不着了。”

      “ 掌柜的,天不早了,你也和我们一块眯一会吧。 ” 父亲劝慰着因心急而难以安寝的钱掌柜。

      钱掌柜不由得叹口气,轻声回道:“哎!老甄整的这一出,是存心不让咱们消停啊。你说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叫什么事儿啊!好了,你俩别管我,先睡吧,一会我就睡!”

      见钱掌柜如此坚持,从未熬过夜,已生睡意的父亲与小石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有倒头睡下。

      而倒在梁子铺位上的钱掌柜,双眼紧盯着不停忽闪的油灯,却难有睡意。他放不下甄师傅的死活,他惦记着仍旧被甄师傅蒙在鼓里的妻子、儿女;他不知道天亮后,甄师傅如仍无消息,孤立无援的甄妻将如何应对被鸿运馆强行收占栖身住所的悲哀场面!

      “老甄也太能作了!今儿算是做到头了。这么个作法儿,谁受得了啊!老婆、孩子跟着遭老罪了!”钱掌柜就这样不停地想着,不知不觉地迷糊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从前院传来的‘砰砰’作响的急速敲门声,惊醒了钱掌柜三人。父亲急速下炕来到饭馆前门,将门外晨曦中用力敲门的年轻小子领进后院来见钱掌柜。但见来人, 20 多岁,中等身材,身着一件浅色短袖对襟布卦,敞怀露出结实的胸大肌,双眼不大,但很有神。

      “掌柜的,这位急着要见你!”父亲将来人带到钱掌柜面前。

      “小伙子,你是……?”

      面对钱掌柜的发问,仍然有些气喘吁吁的来人略微顿了顿回道:“掌柜的好!我是小煤场的,你叫我小生子就是了。你们饭馆是不是有个胖子?”

      “胖子倒是有一个,怎么了?”钱掌柜回问的同时,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我们小煤场的茅楼里,吊死了一个胖子。他穿的布卦后背上写着‘喜客饭馆’四个字。”

      小生子的话如重磅炸弹,炸开了钱掌柜因甄师傅而显沉重的心海。对此,钱掌柜虽已有准备,可一旦得知了最想知道的消息时还是觉得有些令人难以置信。所以,惊愕的神情与瞪大的双眼分明在说:不!

      可是,转瞬便回过神来的钱掌柜马上做出了反应:“快!带我们去看看!”说完,便不由分说地拉着小生子,喊着父亲和小石头疾步向门外奔去。

      路上,小生子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下晚(地方口语,即傍晚之意),我突然肚子痛,便不停地跑起了茅楼,于是便看见了坐在离茅楼不远的树墩上不停地抽烟的胖子。当时没‘许户’(即注意),后来,夜深了,见胖子还不走,就觉得奇怪,可因为闹肚子正难受着呢,便没多想,也没心思过问这事。未成想,下半夜跑茅楼时,竟然看见了顶梁上吊死个人。而更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一直在茅楼外面不停地抽烟的胖子。当时,可把我吓坏了。待我缓过劲儿来,才壮着胆子走到跟前,借着月光费挺大劲才看清了他后背上的字,便猜想着胖子一定和‘喜客饭馆’有关系。于是才马上跑来给你们报信。当时也拿不准这信儿准不准,只是想快一点找到他的家人。”

       “谢谢你,小生子!你不知道,你这个信儿有多重要,你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钱掌柜说着感谢话,可如同生风的脚步却越走越快。

      “掌柜的,你真客气,我只是跑个腿,其实也没什么!掌柜的,别走那么快,我们有点跟不上你。”尽管,小生子央求着钱掌柜,也没能降低钱掌柜的步行速度。小生子只好同父亲、小石头一起一溜小跑,这才赶上了走在前面的钱掌柜。

      煤场到了,天也亮了。心急如焚的钱掌柜抢先一步冲进了茅楼,抱起身体已开始僵硬的甄师傅。紧随其后的父亲等七手八脚地帮钱掌柜将绳索上的甄师傅解下并移放在煤场的空地上。只见,甄师傅双眼紧闭,面色紫青,不能回缩的舌头都堵在嘴口,深褐色的舌尖拼命地从上下牙齿的缝隙中挤出,像是要替代不能睁开的双眼最后‘看’一下这‘冰冷’的世界;脖子上被死命绳索留下的深深的紫色勒痕分明是向人们诉说着无为生命离世的苦痛。

      “老甄啊,你怎么能走这一步呢?你倒是省心了,可让你老婆、孩子怎么活呀!”钱掌柜情不自禁地埋怨着无动于衷的甄师傅,以宣泄着因寻找甄师傅失败而产生的复杂情绪。

      小生子找来了杆子、板子、绳子同父亲一道组成一副简易担架,将甄师傅移到担架上。这时候,细心的父亲从甄师傅的布卦兜里掏出个纸团递给了钱掌柜。钱掌柜展开纸团一看,竟然是一份有甄师傅签字画押的‘以房抵债’的协议书。

文章录入:始登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