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散文随笔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老齐         
老齐
作者:梓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50 更新时间:2011-10-25 15:54:18

  

      老齐何人?我不能用一个称谓说他。他是我家拐了弯的远方亲戚,我叫他姨父,虽然他只年长我不到十岁。他是我交往多年,经常互相借阅书籍,谈论读书心得,有共同语言的朋友。他是在读书学习中给我指点和帮助的老师。  
   
    老齐姓齐,是一位教书多年的教师,但很少有人称呼他齐老师,大家当面背后都喜欢亲切的喊他老齐。老齐个子很高,有着宽厚的肩膀,他的脸型很长,眼睛总是似睁非睁望着自己的脚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只在说话的时候眼睛才随着手臂小幅度地转动几下。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做人勤恳,甚至有点迂腐。他在教书育人方面勤恳认真诲人不倦,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可谓桃李满天下,可他的言谈举止怎么都没有做教师的儒雅。更像耕种土地的一位憨厚的农民。
   
    至今我都记得第一次和他交往的情形,那是一个初夏的早晨,那天是礼拜天,他是应我邀请来家做客的,我知道他是远近闻名的业余作家,收藏很多书籍,通过他的妻子希望向他求教和借阅他的书籍看。他在腋下夹着两本小说 一份自己写的文稿,佝偻腰,迈着他特有的大步匆匆来我家,正好爸爸妈妈刚要去上班,老齐也正好迈进我家的门槛,我妈妈说,你和丫头聊你们的,回头你走时关上门就可以了,然后忙着和他告别。这时老齐急坏了,他不想和我一个人单独聊天,只见他满头大汗,语无伦次,匆忙放下手里的两本小说和自己的文稿,逃也似的离开了我家。当时我有点茫然,因为爸爸妈妈上班后总是我自己在家,也经常有亲戚朋友来访,我不明白姨父为什么要躲着我,我准备了很多问题要请教他,他怎么走了?当时我甚至觉得受到了伤害。后来我知道他不敢面对任何一个女性单独说话,从那儿一向对性别模糊的我才明确的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女性。呵呵......
   
    后来,我们成为了经常交往的朋友,我身边的两位喜欢读书的姐妹也和老齐成为了朋友。我们大家在年底订阅文学期刊时互相商量,不重复,这样大家就可以每人订阅一两本期刊,互相借阅大家都可以看到多种期刊。我家就成为我们几个文友聚集谈论文学、谈论人生的场所。几乎每周老齐都会来我家,但他一直避免和我单独聊天,他选择爸爸妈妈在家时来我家。就这样他也避免坐在我的对面,好在我家房间很大,可供他选择的位置很多,他一般坐在我看不见他的眼睛的座位。他一直叫我的小名,似乎是提醒我他是长辈。如果聊得晚了他和几位姐妹一起离开我家时,他会尽量快的离开,可能担心他和两位女性朋友共同走夜路碰到熟人他会尴尬吧。

    我们几个姐妹私下里都可以说出一个或几个老齐迂腐逗乐的故事,然后无恶意的大笑。顽皮的楚涵妹妹最能“欺负”老齐了,有一回他们三人一起离开我家时已经晚上九点了,夜色很浓重了,他出门后埋头快步地走,这样他和楚涵妹妹玲姐她们就拉开了距离,走在后面的楚涵妹妹偏偏喊他,齐老师,你走慢点好吗?天这么黑,我们害怕啊!老齐嘿嘿两声说,走在前面有危险我挡啊。可以想象老齐一定又脸红头上冒汗了。

    老齐对人宽厚善良,没有老师的清高自傲。每次他的期刊来了,他会先送我家,等我看完了,他再自己取回去看。有时候我觉得过意不去,求爸爸送还给他,他说有时间自己来拿的。时间长了我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的好意。他每次来我家都会把他的藏书带给我两本,我就像仓鼠在他的配合下尽情地啃食他书柜里的藏品。我拙笔写成的文字会没有一点自卑的呈现给他,他也毫无保留的把他的写作知识传授给我,在他的指点和鼓励下,我的一些稿件也变成了铅字。

    我常常想,我对文学的爱好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老齐所影响,他对写作的热爱和执着到了痴迷的程度。听说他读书时就开始学习写作,陆续有一些文章见诸报刊杂志。他的妻子是经商的,忙碌的事业让她很难理解丈夫的爱好,更别说支持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点也没有影响他对写作的热情,无论严冬酷暑他的写作都不曾中断,不管怎样的环境下他都笔耕不辍,这一点令人佩服,令人感动。他的勤奋换来了收获的果实,他的作品被《微型小说选刊》等报刊陆续刊登、获奖。他也成功的与一家文学期刊《农民文学》签约。

    老齐对人谦虚,毫无架子,也不善于打扮自己,花钱很节俭,尽管做教师的工资和经商的妻子让他的家境足以用富裕形容,可他的穿着怎么看都与他的教师和业余作家身份不相称。记得一位年轻的孙姓编辑私下半开玩笑的和我说,初识老齐很难了解他的知识层面,就像农村的房子,里面不管藏有多少金银财宝简朴的外表很难识破里面的内涵。

    老齐很木讷,不善言辞,更极少流露出人与人之间温情的一面。他就像有着粗糙外表的河蚌,深藏内心的珍珠需要时间和劈开河蚌壳才得以窥见里面珍珠的光彩。我们用了两年时间他才可以从容的坐在我的对面和我交谈,多数情况下是我在和他请教着什么,讲述着什么,听我说完他用简短总结性的讲评几句。

    一次,我不记得因为什么事,我在流眼泪的时候,老齐正好来我家,他看我在伤心地哭,他没有一句劝慰的话语,只是很不自在的坐在那里看着我,和妈妈有一句,无一句的说话,很晚了他也不告辞,直到等我平静 下来他才说了一句很长辈的话,不管多大,都是孩子啊。然后告辞回家了。第二天,他找了个借口又来我家了,我知道他是想知道我的情绪怎么样,看着他不安又没有问候的话语那样子,我几乎笑出来。 

    我和老齐的文友交往持续了四、五年,二零零零年我随父母迁居离开了老家,来到了吉林市生活,我和老齐的交往就中断了。在交往的时候没有觉得他的友谊有多么重要,一旦失去这份情谊就会明白那份友谊的厚重。我常常怀念我们在一起交流读书心得,求教与他写作时那些点滴故事。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记得我这个亲戚,我这个朋友,他曾经给我捎吉林两本刊登有他作品的两本书,我也回赠给他捎回去一本我喜欢的散文集。这些几乎就是我和老齐分别十多年的全部联系了。

    怎么也没有想到,前天认识一位做文学编辑的兄长,他拉我进了他的群交流,在这个文友群里,大家都是用真实的名字,我意外的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老齐。开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查看了一下资料,结果正是他,老齐。

    茫茫人海,几亿人的网络世界,我们竟然就这样重逢了,这真让人感到奇妙!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有当年读书学习时的那份虔诚,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交往时的那份真诚。但我会记住我曾经收获的一份友谊,我更不会忘记老齐曾经给过我无私的帮助。谢谢你!老齐。

文章录入:梓迎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