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战 友 情 深         
战 友 情 深
作者:始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08 更新时间:2011-8-2 0:14:28

    ( 此文是去年八一节写下的,本想昨晚发到网站,却未能链接上。好在现在可以发文了,尽管晚了一点。以此献给已经退出现役、正在服现役、将要服现役的战友们!)  

     正值八一节刚刚到来之际,有着几十年兵龄的我,脑海里浮现着一位老兵的身影,与之相伴的四个大字“战友情深”,不停地叩击着我那已不再年轻的心扉。  

    去年的八一节前,1976年入伍的部分老兵在烟台重逢了。其中一位来自齐齐哈尔市的老兵谌熙文无疑成为此次聚会受男女老兵关注程度最高的人物。  

    谌熙文个头不高,相貌普通,衣着平常,脸呈青色,寡言少语,神情安然。给来烟战友接风的酒席上,战友们的酒杯都斟满了酒,只有他的酒杯里斟满的是矿泉水。当时不明详情的我,尽管觉得这儿可能是事出有因,但仍感觉很诧异。为了不影响与战友相逢的喜悦气氛,消除大家的疑问,随行的战友告诉大家:熙文身体状况不允许喝酒。酒过数巡,轮到熙文敬酒时,熙文不顾大家阻拦,破例地给自己斟满了一杯啤酒,起立动情地说:我很羡慕各位战友能有个好身体。我肝移植已经五年了,我的命是战友给的,是战友将我从死神中抢了回来,并让我又多活了五年,但我从未说过感激的话。这一段时间,因身体不好,住院治疗。可当我得知这次活动的消息后,不顾医院的劝阻,提前出院,同大家一道来烟台与战友会面。我与大家见面,是见一面少一面,而大家今后肯定机会多多。因此我十分珍惜这次机会,更十分怀念我们过去的曾经。为此即便回家后我一旦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后悔、不遗憾。所以为表示我对大家的敬意和感谢,我破例干了这杯酒,大家请便。随着熙文举杯一饮而尽,在场的每位战友,也都将自己手中的各色酒水一饮而尽,不差一滴。而后熟知内情的战友向我详细的介绍了熙文的情况。                                                                                                     熙文六年前发现肝坏死,生命垂危。本想北上京城,去寻求解救的办法,可鉴于熙文的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状况,根本不可能离开齐市。无奈之下,战友们只好运用各种关系,看当地医院能否有办法,挽救熙文的生命。功夫不负有心人,根本不具备肝移植资质的齐市医院终于决定破例为熙文手术。手术方案拟定好了,来自于京、沪的主刀专家也落实了,可唯独供体却一失再失。就在奄奄一息的熙文及所有关心熙文的朋友们几乎绝望之时,供体有消息了。可谓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大家为找到供体而欣喜万分的时候,问题又来了,而且是大问题——供体的血型与熙文不匹配。为此,京沪两地的专家产生了严重分歧。一方认为:鉴于患者的危险情况,即便冒险也要对患者实行救护手术。而另一方则拒绝冒险。为了抢救熙文的生命,齐市医院决定冒险为命悬一线的熙文实施手术。由于准备充分,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也很成功。一个24岁的年轻生命链接到熙文近50岁的身体上呈现出勃勃生机,使熙文很顺利地度过了术后的排异危险期。从此,熙文重获新生;齐市医院则以超人的胆识与智慧开创了齐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先河。  

    然而,去年的八一节前,医院发现熙文体内有新的癌细胞并有加速扩散的可能,所以力阻熙文出院。可是,熙文为了能在有生之年与分别了数十载的战友见上一面,将一切风险都置之度外,并毅然踏上与战友聚会的赴烟行程。  

     熙文的行动感染了战友,教育了战友,使战友们深切感受到“战友情深”的真实含义。所以,烟台战友聚会结束时,将要离烟的战友都不约而同地来到熙文的房间,与熙文深情相拥、握手话别。大家都希望熙文能在与病魔顽强抗争的路上越走越远,并再次看到那张虽无血色,但却永远洋溢着灿烂笑容的脸庞。  

     烟台战友聚会后不久,便传来关于熙文不好的消息:熙文体内的癌细胞已扩散到其它脏器,医院将要采取一切可能采取的措施,力保熙文的生命。为此,战友们的心情很沉重,但仍希望熙文能得到上帝的眷顾,奇迹能够发生。  

    果真,熙文的乐观与坚强感动了上帝。经过数月的艰苦治疗,竟然收到奇效:体内脏器的癌细胞多数已经消失,所剩的癌细胞也得到有效控制。看来“好人有好报”,在熙文的身上真切的得到了应验。熙文的好消息令战友们十分高兴,战友们都为熙文感到骄傲与自豪,并希望能早日见到我们的抗癌英雄。  

     我有幸在刚结束的赴黑之旅的齐齐哈尔站见到了谌熙文。老战友重逢自然很高兴,紧握的双手久久不松开。我知道这是战友间才有的“心与心的对话,神与神的联通。”熙文肤色黑了,身体壮了,说起话来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沉稳。他告诉我:每天四点多起床户外运动,中午游泳一个多小时,晚饭后散步,九点多就上床休息了。看来熙文的生活非常规律,精力很充沛,很难想象他竟然还是个做过肝移植的癌症患者。7月16号早五点,熙文拎着一大塑料袋的香瓜来到齐市火车站为我们送行,我们很过意不去,想去接过他手中装着很重香瓜的塑料袋,可他不肯,执意要给我们送上车。我明白,熙文送的是香瓜,更是一颗昭示“战友情深”的拳拳之心。在熙文临下车前,我们俩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在车厢内。熙文用手轻拍我的背说:“放心吧,别担心我,下次咱们还有机会见面!”我用力地点点头。  

     五点十三分,由齐市驶往黑河的列车启动了,我们挥手向车下为我们送行的熙文等一行战友告别。  

     再见,敬爱的战友!再见,亲如兄弟的深情!  

文章录入:始登    责任编辑:古道西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