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十年未曾说破的爱
更多内容
十年未曾说破的爱         ★★★
十年未曾说破的爱
作者:西域胡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77 更新时间:2009-6-26 9:20:06

    这是一个飘雪的夜晚,我给梅拨了一个长途。自从梅两年前结婚以后,我们就中断了书信往来,偶有电话联系,也只是嘘寒问暖,却从来没有交谈过爱情这个让我们都敏感话题。这一次是我打破了惯例。

    能告诉我,你曾经说过的那个你愿随他到天涯海角的人究竟是谁?我终于吐出了压在心底多年的问题,我如释重负。

    电话静默了许久,才发出声音:文海,你是一个男人,你不觉得问得晚了吗?你不觉得你很懦弱吗?梅,答非所问,但语气中有很多幽怨。

    又是静默。这种静默像针在扎我的心。

    我重重地靠在椅子的靠背。心已尘封已久,今夜却波澜起伏。往事不断浮现在眼前。

    那是在我上高三时,转学到市一中攻读。我与梅邻班。我学的是理科,梅学的是文科。梅是文科班全年级的第一,还是校报主编。有一天,我的同窗好友山谈起梅,说梅的母亲早逝,父亲前不久也下世。山与梅同村,从小与梅一同上学至今。山的话,使我对梅鲜有笑容若有所悟,于是便在梅路过时,偷偷读梅忧郁的眼神。

    临近高中毕业,梅的班上搞了一次毕业联欢会。我们班的许多同学都去凑热闹。梅的一位同学唱了当时很流行的《好人一生平安》送给梅。那首歌唱得我直想掉眼泪。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梅把她的手掌心贴在了我的手掌心。那是多么美的一个梦,让年少的我春心萌动。

    第二天,在回味梦带给我的幸福的眩晕感时,我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送给梅一份真诚的祝福。那个年代,实现这一愿望的途径似乎只有写信。于是,我给梅写了一封短信,祝福她好人好命,高考一帆风顺。信是一封匿名信。

    寄出信后,我像是做了亏心事,惴惴不安了好几天。但随着高考带来越来越浓的紧张气氛,我逐渐忘了这件事,也再没有寻找机会偷偷读梅忧郁的眼神。

    残酷的高考会战结束了。七月九日的那天晚上,我一个人独自坐在教室中,用口琴发泄内心的绝望。因为估过分后,我的高考成绩很是不理想。

    突然教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陌生的、孱弱的声音打断了我用心的演奏:文海,你出来一下。

    我起身走到教室门口,借着月光我看清是梅。我很是惊讶,梅怎么会认识我,又怎么知道独处于教室的是我。心嗵嗵地跳,既兴奋又紧张。

    我们来到校园边上的树丛中。梅主动询问:文海,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高考前你是不是写过一封匿名信?我没弄清梅是兴师问罪,还是心存感激,愣愣的,不知怎么回答。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收到的那封匿名信一定是你写的。我拜读过你发表的许多作品,曾叹服于那轻柔、优美的笔触。当有一天一只白蝴蝶飘然落案,我略带惊诧地读完信后,第六感觉告诉我那个隐君子是谁,因为那笔触牵动了我这根神经。文海,说真的,我很感激你,是你的关心温暖着我走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梅依旧直视着我说完了这段话。

    我惊叹梅的聪慧。我无言以对,同时一丝惊喜掠过心头,又旋即破灭。曾经我那么渴望认识梅,但当与梅不虞而识时,一种强烈的自卑感却涌上心头。

    梅似乎觉察到了我的沮丧。梅柔声地问:是不是高考成绩估分不理想?我默默地点点头。梅并没有安慰我,只是淡淡地说:我以为,能在沧桑中走出的的人,不该面对严峻的现实慨叹难为水。不幸使人痛苦,但它终会成为过去。我以这些话自勉,同时也愿与你共勉。

    我们一直交谈到深夜,大多时,是我在静静听梅的诉说抑或教诲。分别时,梅主动伸出手,竖起手掌。这让我感到十分惊异,曾经的梦竟变成了现实。只一瞬,我明白了梅的用意,她要与我击掌,以示互勉共励。

    高考的结果最终还是出来了,其实,我一直希望这个现实来的晚些。我最终只考取了一所中专。梅如愿以偿考取了她梦想中的重点大学。

    在父母的皱纹里我读懂了什么是艰辛,我打消了重读的念头,去读了那所中专。但我的心情长时间不能晴朗,直到有一天收到梅的来信。梅说她找我的信址找得很辛苦。从此等梅的来信成了我最美好的憧憬。我知道梅钟爱傲立于冬雪的寒梅,于是有一天,我耐不住对梅的思念,把自己仿填的一首词摘录在了给梅的信中:一剪梅.咏梅   多少笔墨咏尽了,冰清玉洁,莹晶剔透。谁在霜寒展风骨?重雪压时,思盈霄九。   人叹你独傲自恋,不可深读,难得温柔。自忖有三寸傲骨,才谙此性,才识那瘦。信发出后,许久未收到梅的复信。我有些不安起来,我怕唐突的表白,会扯断我跟梅交流情感的那根细线。

    终于有一天我等到了梅的来信。我忐忑不安地读完信后,我的心从此开始疼痛。梅在信中告诉我,她的性格基本成形于高中阶段,因为彼时心已有所属,这世上真正令她牵挂的人只有一个-----一个她爱也深爱她的人,她会随他到天涯海角。

    我与梅真正相识时,已到了高中毕业时,那个高中阶段梅心有所属的可以随他到天涯海角的人,一定不会是我。我这样想着,梅是在婉转地拒绝我的感情。从此,我再也不敢在给梅的信中表露一点爱的心迹,我怕连与梅的友谊也会失去。

    后来,我先毕业,在外省参加了工作。梅于第三年大学毕业,实现了她教书育人的夙愿,在本省一所大学教外语。我时常在怀念与梅那次的击掌,但我觉得梅离我那么遥远,像在天上。但越感到遥远,就越是思念。

    有一天,梅来信说她要结婚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的未婚夫竟是第一次让我知道梅的情况的山。我实在无法把山与梅说过的那个她愿意随之到天涯海角的人联系起来。从梅在信中表露的淡淡的无奈中,我认定山并不是梅曾经深爱过的那个愿随去天涯海角的人。我心存疑虑和缺憾,但我并没有在那时那刻探询梅的婚姻。从此,我中断了与梅的通信。

    在那以后不久,我也结婚了,并有了孩子。我以为从此过去的一切终将成为历史,会淡淡逝去。可在这样一个让人容易思念什么的雪天,我鬼使神差地打了那个长途,问了那个一直压在我心头的问题。梅的回答让我恍然大悟,许多感情就在一句话的误会上,或是错解中黯然错过。但时光不会倒流,即使倒流,那个在感情面前懦弱的男人,又怎能匹配梅卓立于寒霜的心格?

    十年未曾说破的爱情,今天也没说破,但它却曾存在于天地间。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