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即时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梦若心莲 >> 文学天地 >> 小说故事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五百年         ★★★
五百年
作者:稳住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98 更新时间:2009-5-26 7:44:53

  袖舞裙起,金丝覆面,浅眉吟笑间,神似流离。

  但是庄主你可知道,纵使有万千人的赞赏也抵不过你的一个眼角流盼。

  腮上红泽,额间眉黛也只为你一人涂抹。为着你的笑容,我跋山涉水寻过来,可你却无法知晓。

  夭胭在大殿上拔下头上的簪环,倾刻青丝垂腰,旋转起舞。

  扬名山庄的上亲下奴对这跟随少夫人一起嫁进来的丫鬟真是刮目相看了。

  但她的哀伤依旧蔓延出来,她疼痛的朝戏台前近在咫尺的杨家少庄主逐文微笑。

  可高高在上的他,眼里只有偎在他右臂内樱唇珠齿的苏戏。

  苏戏是庄主刚刚娶进门的苏家大小姐,是他明媒正娶的妻。

  而她只是一个卑微的丫鬟。 夭胭一垂眼帘眼泪便掉了下来。

  恍惚间,眼前的倜傥纶生变成了记忆里那个曾经总唤自己‘丫头’,纵容自己睡他床,抓他衣服,咬他鞋子的男人。

  如果不发生那起车祸。

  夭胭现在还应该是每天呆在他身边,吃他钓的鱼,陪他一起晒太阳的‘丫头’吧。

  眼前的他会不会就是他呢、、、、、、

  记忆里,那个喊她‘丫头’的男人,是她的主人,叫稳。

  她是他在路边捡的流浪猫,开始的时候稳本来是叫她‘小乖’的。

  后来发现她会撒娇,惹人怜爱,所以改名为‘丫头’。

  那时侯,每次他吃饭,她就在他腿边蹭来蹭去。他睡觉,她也窝在他枕边。

  他出门,把她锁在家里,她叫得凄苦,他回来,她就一刻不离的跟在他身边。

  后来,‘丫头’发现主人开始带不同的女人回家,因为稳已过而立,早该娶妻生子。

  都说万物皆有灵性,时间久了,会有心灵感应。

  ‘丫头’能感觉稳的寂寞,可是除了陪他走路,看他睡觉,不能为他做任何事。

  ‘丫头’恨自己只是一只猫,而不是可以给稳思想、爱情、还有身体的女人。

  稳带回来的那些女人,开始有喜欢‘丫头’的,也有不喜欢的。可是后来就都变成了不喜欢。

  因为吃饭的时候‘丫头’一直是跳到桌上和稳一起吃的,但是那些女人不允许。

  她们还不允许‘丫头’睡在稳的床上。她们不喜欢它总是粘在稳身边。

  她们甚至说它不是猫,是狐狸。她们会打它。

  但是如果被稳发现,他们的关系也就基本结束,因为稳喜欢有爱心的女人。

  也许是前车之鉴。

  后来稳在和一个女人交往之前都会想办法试探对方是否喜欢动物,比如猫。

  如果回答,是喜欢,甚至非常喜欢,稳才会试着交往,然后带回家。

  楚缕,就是稳第一个试探成功,决定交往的女人。

  第一次见面,楚缕就为‘丫头’买了专门的猫食。

  说话声音柔软,眼睛很细,但是胸大,男人都会喜欢的。

  楚缕看人的时时候,大部分用的是眼尾余光。

  这习惯让‘丫头’觉得她的身上隐藏着一种似曾相识。

  接下来的整个4月,楚缕都以女主人的身份出入稳的住所。

  看主人因为结识楚缕日渐发胖幸福,‘丫头’也开心快乐。

  后来稳出差,把‘丫头’交给楚缕,楚缕要稳放心,说她一定照顾好‘丫头’。

  ‘丫头’心生恐惧,可是‘丫头’不会说话,无法表达。

  谁也不曾想到。

  就在稳出差的当天晚上,一个似曾熟悉的男人来找楚缕。

  他们迫不及待的‘拉埋天窗’,凌晨方才离去。

  而那个男人正是当初夜不归宿,逼老婆离婚,致使‘丫头’无人喂养,流落街头的男人。

  ‘丫头’这才想起为什么第一次见到楚缕觉得似曾相识。

  因为楚缕是那个男人不回家的原因,楚缕曾不止一次的到过那个男人的家。

  想起这些,‘丫头’跳出窗户,发疯般的寻找稳。它要告诉主人这一切。

  在一个红绿灯的路口,一辆瞬间逼近的车,强烈的灯光使它瞬间失去方向,倒下。

  繁星闪乱。丫头倒下的瞬间,仿佛听到稳在叫她“丫头,小心啊!”

  便沉沉睡去、、、、、、

  “夭胭怎么还不醒啊?都已经昏迷三天了,真是急死人了!”

  “是啊,脉动正常,摔到的脚踝也只是小伤啊。”

  “呜呜、、、、、、夭胭要是就这样去了,以后谁伺候我那么好啊?”

  夭胭觉得头痛欲裂,耳边不时有人絮絮私语。脑子中仿佛风过般,簌簌的响着。

  时间似乎是静止了,疼痛和晕沉让她觉得仿佛躺了一个世纪。这一觉睡得好漫长。

  渐渐张开疲惫的双眼,夭胭看到檀木雕花的大床,流苏锦锻的床帐。

  还有一个似曾相识的红衣女子焦急的看着自己,是楚缕吗?

  难道真的变成猫了?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夭胭使劲的闭上眼睛,身体不自觉的发抖。

  “夭胭,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呜呜、、、、”红衣女子说着掩面而泣。

  夭胭似乎有点想起,那天在舞到俊郎的少庄主面前时,因为想起记忆里的稳,失神。

  被车撞过的左腿隐痛,旋舞失常,倒下,昏迷。

  没错,夭胭的前世是只猫。

  三年前,因为苦于对稳的爱恋,‘丫头’是故意撞上那辆车的。

  放弃了奢侈的宠物生活。成了五百年前那个男人前世身边的一名伺女。

  五百年的修行,只为一个能在他身边自由走动的身子。

  只是五百年前,他认识她吗?

  宁静、寂寥的夜。

  是谁让清冷幽怨的《白狐》萧声在十指间游离?

  是谁在光景流年中默恋过往的岁月?

  又是谁在无月的星空下倚窗痛哭?

  天快亮了吧。

  如果不是因为恍惚的咿梦醒来,我又怎么能知道这一梦跨越了我的前世和今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公安机关备案号:50011202501235 站长: 玉洁  皖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备案号:渝ICP备08101642号